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爱客】The two princes

超级可爱的文!!谢谢我砚宝小天使♬︎*(๑ºั╰︎╯︎ºั๑)♡︎

青方砚:

*(伪)童话风甜饼一枚
  (因为不会写(:з」∠)_
*(童话)常用关键词:看脸的世界,
   一见钟情,真爱之吻
*  女装预警!!!


自从高考结束就处于咸鱼状态什么都懒得干[捂脸]多谢珂的生日逼着我劳动产出......
不过实在对不起我的文笔已经退化到令人绝望的地步了[再见]我果然早就是只废砚了


但总而言之还是祝珂 @阿珂_是珂不是柯 生日快乐吖w新的一岁仍旧美腻+太太(等等,这叫个什么adj???





















以下正文↓


从前有个强大的王国,国王治理有方,国泰民安,人民也都很尊敬自己的国王。
可这位国王和他的王后却有个令他们极为头疼的麻烦,那就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小爱王子至今还没有成婚。
这位小爱王子已经逃了七十八次婚,而今天他逃了第七十九次。
在听闻王后已答应让自己和附近一个小国的公主成婚的当天,他就骑着他常骑的那匹白马,从他逃过七十八次婚的小道第七十九次逃走了。


小道沿途的风景很好,小溪淙淙地流淌过,高大的树木挺拔生长,绿茵茵的草丛中还点缀着小小的白色花朵。
雀鸟鸣啾,从小爱王子身旁飞过,他连缰绳都不握,坐在马背上随着白马缓慢的步子悠然颠晃。
他并不担心国王和王后派出的士兵会很快找到他。
他和负责找他的士兵头领是很好的朋友,头领答应不会急着找到他。
而他只和侍女们说句谢谢,侍女们就愿意尽可能久地帮忙延后国王和王后知道他逃走的消息的时间。
他现在只需要估算一下那位新来的公主大概多久会离开。
而这件事他已经做了七十八次,驾轻就熟。


从青天白日一直走到黄昏渐染,小爱王子下了马,放马儿去溪边饮水,而自己则去常去的那间小木屋准备过夜。
一靠近小木屋他就听到些因焦急而含混不清的话语,走近一看却见一位留着披肩黑发,身着缀着蕾丝花边的粉色宫廷舞裙的姑娘歪坐在地正用手揉捏着脚踝位置。
那姑娘原本华丽的舞裙裙角带着条条豁口,脑后绾好的发也散下大半,矮跟的舞鞋歪倒在一旁的草丛中,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
她破碎的裙边堪堪遮住大腿,露出的整截白而细的小腿配着她此刻的坐姿倒是意外诱人。
小爱王子不是个喜欢公主的人,却是个对姑娘很绅士的人。
因此他走近些矮身柔声问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这一问,正对上那姑娘一对水泠泠的眼盛满无辜。
姑娘两颊掠过两朵红云,一开口,声音尖而细,“我,脚扭伤了。”
“那我先带你进屋休息一下吧。”得到姑娘的点头回复后,小爱王子将她公主抱起,不动声色地向木屋中走去,心中却疑惑更甚。
这个姑娘的声音虽然尖细,却和他所听过的其他姑娘的声音有所差别。
这个姑娘虽然看上去瘦,抱起来却并不轻快。
可小爱王子毕竟是个很绅士的人,因而他选择装作毫不知情。
将姑娘安置好后,他便出了门。


掬着满怀的野果回到木屋,夕阳已沉下大半,天边橙赤交融,妖治美丽。白马还在溪边吃草,它受过王宫驯师的驯养,不怕走丢,他干脆也不去管它,径直进了木屋。
一进屋,那姑娘正试探着活动扭伤的脚。
“脚怎么样了?”他随口关心道。
见他回来,姑娘抬起头随意道:“回来啦,我好多了。”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在当场。
不为别的,只因这次她的说话声不像刚才的怪异,稍有低沉倒更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正对上小爱王子询问的眼神,她只挣扎片刻就认命般地扯下头上的假发发套,露出了干爽的短发。
“好吧说实话,我是男的,我母后找来巫师对我施了咒语,让我开口总是姑娘的声音,日落后才能恢复正常。”他无奈地扯出个笑,两颊现出两个浅之又浅的酒窝,边说着还干脆一把扯裂了粉色蕾丝裙的裙边,只留下裙身和打底的短裤。
小爱王子手一抖,两三野果从他手中滚落在地,“你母后?她为什么这么做?”
男生弯腰替他捡起滚落的野果,“我叫白明,是附近一个国家的王子,我母后希望能和这边的王族联姻,就把我扮成了公主的模样。我不想和那个王子结婚,于是就想办法逃了出来...”迟疑片刻,男生抬起头,泠泠双眼望着他,又道:“你...不会赶我走吧...”
小爱王子此时能说什么?
说我就是你要结婚的对象,而且巧的是咱们两个逃婚还撞在了一起?
说我从没见过如此清新脱俗脑回路清奇的王后可以把王子变成公主来嫁?
说我第一次见这么傻的王子身份随便就往外说,如果你面前的这个人是刺客不知道你已经被杀几回了?
可他毕竟不是刺客而是王子,而且是很有涵养的王子,更何况他对面前这个单纯到可爱的小王子印象很不错。
“不会,你放心,看起来我比你年长些,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浩哥。”小爱柔声道,像在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兽。
他担心白明听过他的名字,于是干脆随口编了个名字,也算是不知为何起意的安抚。
白明闻言惊喜地抬起头,眼中像落满星辰,明明亮亮。“真的?”
“当然。”小爱弯腰将怀中的野果放到木床上,回身,一双桃花眼中满是笑意。“不信我?”
“信,当然信。”白明忙不迭地点起头来。
“尝尝吧,虽然肯定比不过宫中山珍海味,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酸甜爽口。”边说着,小爱递过个青黄色的果子来。
白明接过只轻咬一口,“好甜!”他连眼角眉梢都带了兴奋,下意识把手中咬了一口的果子递上前去想让小爱也尝尝,刚刚递出才恍然记起果子已经咬过,再收回也已来不及了。
尴尬的局面到底没有发生,小爱探身毫不嫌弃地就着他咬过的位置也咬一口,一双桃花眼弯成了细细的月牙形,“很甜。”


野果下肚溪水饮足,床却只有一张,小爱原本打算牺牲一下,把床让给白明,却不想白明倒是坚决的很,坚持同福同难。小爱半推半就,最后还是答应和白明同挤一床。
木床不大也不小,却恰好够他们两人睡在一处。
小爱出生至今也是第一次和初识的人同挤一床,闭眼侧身躺在床的一边一时心中升起些奇妙的感觉,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细思就觉胸口上压上了什么东西。
睁眼一看,睡着的白明不知何时已经已一个半搂抱的姿势压过来,胸口压来的正是他的胳膊。
白明清浅而均匀的呼吸声倒意外地像催眠曲,让小爱来不及细究刚才的悸动为何而起,只迷迷糊糊中将它当做新奇体验带来的满足感,渐渐陷入沉睡。


小爱清晨推开木窗的时候,四周雀鸟鸣啾声正起,沾湿花瓣的晨露正沿着花瓣纹络缓慢前行,一派静谧美好。
白明从床上坐起身,打着呵欠模糊地说了个早,声音果然又变得尖而细。
呵欠打完,白明却忽然一怔,记起自己在王宫卧室里睡觉总有环着身旁一切事物睡的毛病,只不过一切疑虑都在他抬头对上小爱的坦荡微笑后消散。
果然还是王宫有毒。
“醒了?”小爱的声音还带着初醒的倦意,略哑略低,却因音色中的磁性更加醉人。
“嗯。”白明应道。
“那收拾一下,等会儿出门。”小爱边说着,回身又看向窗外。
“去哪儿?”白明边扶着床沿下床,边问道。
“找巫师。”停顿片刻,小爱回头冲白明眨眼,“你不想变回来?”
“废话。”边说着,白明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


出屋牵回白马,小爱担心白明的脚伤,便扶他上了马。
白明显然是第一次骑马,被小爱一顿好言相劝勉强劝上马,一握住缰绳就死死不放,弓着腰几乎令上半身整个伏在马背上。
他忽然觉得左手手背一热,微微直身才知是小爱附掌上来。“别怕。”小爱又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它很乖,别担心。”
一句简单的话却奇怪地像颗定心丸,一下让白明平静不少。随着白马前进,他也慢慢得了要领,放松不少。
毕竟走在林中,少不了些树藤枝蔓的阻隔,小爱便总先伸手去替白明挡,碰到软藤还好说,可碰到横生的硬枝就免不了在掌心添两道口子。
小爱一握拳就把由伤痕渗出的血珠攥了回去,正巧白明正对刚取得的骑马方面的成就得意不已,一时倒也没发现小爱的伤。
“说起来,你的裙子是怎么回事?裙角烂成那个样子。”小爱先挑起话题。
“裙子?”白明抿抿嘴,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并不愉快的事情,“逃出来的时候被逼到无奈爬了几棵树....”
小爱失笑,微微仰头去看他,“这些侍卫还真是真心实意地要抓你啊。”
“嘁。”白明撇撇嘴,“说起来浩哥你是为什么在这边啊?”
小爱被问的一怔,干咳两声道,“我?我就是一吟游诗人,恰巧路过这边。”
“哦?诗人,没看出浩哥你还会写诗啊。”白明挑眉问道。
“当然...”小爱面上挂着笑,心底却暗暗庆幸这么假的谎居然没被拆穿,要是吟游诗人待遇都好成这样,那怕是人人都要转行了。“我觉得你的名字就很适合一句诗。”
“嗯?什么诗?”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一言既出,两人都有些沉默。
这句本是求才的诗,此刻倒更像是深情告白。
一时无话,却忽然窜出个矮人立在马正前方。
白明急忙勒紧缰绳,让马停下。
矮人仰头看他,他也低头去看矮人,大小眼瞪了半天,还是小爱先开了口,“朋友,有什么事吗?”
矮人也不应声,仍盯着白明看,终于看得白明先败下阵来,“怎么了吗?”
“你,是男是女?”矮人蹙起眉头。
“当然是男的。”话一出口,白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嗓音似乎毫无说服力...
“是这边的巫师对他施了咒语,你知道巫师住在哪儿吗?”小爱道。
“所以他真是男的?”这句话是问小爱的。
“对。”小爱眉眼含笑,仰头去看在马背上撇嘴生闷气的白明。
“这样说起来的话,这咒语你们不用去找巫师,找我就能解了。”矮人抬手揉着红肿的大鼻头道。
“那请问怎么才能解咒?”
“很简单,你亲他一口就行。”矮人看发怔的两人,不耐烦地继续补充道:“这是个很简单的恶作剧咒法,同性的亲吻就能解。”
“恶作剧?”白明不解。
“你娶了一个姑娘,亲她一口发现他变成了个男的,懂了?”矮人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趁白明还在愣神的功夫,小爱一踩马镫,竟也翻身上了马。
马背上载两人总是有些拥挤,小爱一时没把握好平衡,歪身差点摔下马去,慌乱中伸手倒是搂住白明的细腰才勉强稳住身形。
这一搂白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小爱却好像并没满足,还顺带在撤手的时候在白明腰间地软肉上轻捏一把。
白明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哎呦一声,侧身去躲小爱的魔爪,末了回头,装出个愠怒的模样说:“帮你一把,你还动手动脚。”
小爱自然知道他并非真怒,笑嘻嘻地问道:“怕痒?”边说着,还边伸出手像是想再捏一把。
白明一把拍开他的手,也不接茬。
“好了不闹了,那个矮人说的法子,咱们试试?你这种声音总是怪怪的。”
“啊.....”白明迟疑地发出些啊嗯的声音,不接受也不拒绝。
小爱却不再等他迟疑,向前探身在白明的唇上留下个浅浅的吻。
白明脸颊腾起了两朵红云,一时有些慌乱。
“明明,我爱你。”小爱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温热的气团在耳廓散开,为他带来些酥痒的奇妙感觉。
“王子....不是说好在木屋等着吗?”不想这时穿着铠甲的士兵模样的几人骑马走近。“公主没来,我们就先来接您了。”为首的人继续说道。
小爱歪头正对上白明诧异地目光,他勾起嘴角,也不解释,踩着马镫下了马,“知道了,走吧。”
骑着士兵让出的马前行了几步,他才又记起什么似得,回头对白明道:“我等着你。”


七日后,小爱王子大婚,迎娶了邻国的明敏公主,举国齐欢。
国王王后大摆宴席,庆祝小爱王子终于没有第八十次逃婚了。


“怎么这么早就进来?才刚给咱们父母敬完酒。”白明扯着头上的假发。
“外面人多,哪有咱们两个单独相处舒服。”小爱冲他眨眨眼,替他把假发摘了下来。“刚才在外头学女声学的不错啊,父王母后还真以为我终于肯娶公主了。”
“那你打算怎么解释你娶的其实是个男人?我可不打算一直穿女装,裙子太难受了。”白明掀起裙边抱怨道。
“放心,他们在经历七十九次被告知逃婚后,已经觉得只要我能找到伴就够了,其他的都无所谓。”小爱停顿片刻,继续道:“倒是你,我还真没把握你一定会来。”边说着,他眉眼弯弯,伸手去揉白明蓬松的发。
“你别多想哦,一是我母后逼得,二是.....”
“二是什么?”
“二是...我们国家有一个规矩,亲吻过的人,就一定要在一起的...”白明抬起头,“所以即使不是我的本意,你也要对我负责了。”
“负责。怎么负责?”小爱一双桃花眼弯弯。
“我愿与你携手走过每个春夏秋冬,直到地老天荒。”
“这样,算不算负责?”
                                    End



















知道为什么穿公主裙的小白王子会脸红吗?一是女装被看见很丢人,二是眼前这个人真好看,一见钟情明白嘛w(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强行解释
逻辑问题尽量再改了,如果还有问题的话....这是童话,就不要和他深究啦!(滚
这篇童话也是很久以前就有的脑洞,记得珂喜欢童话的风格,想说正好写这篇...但是第一次尝试写童话,果然失败....这么大白话看的我自己也很绝望........希望珂不要嫌弃[捂脸哭]


最后还是祝珂生日快乐w
(灬ºωº灬)♡耐你哦

评论
热度(48)
  1. 阿珂_是珂不是柯青方砚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可爱的文!!谢谢我砚宝小天使♬︎*(๑ºั╰︎╯︎ºั๑)♡︎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