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兄弟,这是你的纸条吗(半AU向)

*复健练习,考研后遗症,纯属乱七八糟脑洞,标题瞎起,小段子,ooc

*一个如果罗宏明去考研的半AU,绝不是映射什么(。)

*(特别不明显)双向暗恋设定,有原创角色出没

*小天使们圣诞快乐>3<!通宵很high!


以下正文:

【1】

刘浩把搭在眼睛上的手腕挪开,眯着眼适应窗户落进来的阳光。

他反应了一会儿,这是下午了。罗宏明早就出发了,没有叫他。

也是,他昨晚亲自帮那家伙复习到天黑。他拿着翘边儿的书坐在罗宏明对面,和公堂上黑脸的县官一样。罗宏明就是那受挞人,挨了上句的鞭子没下句,满脸冤屈,结结巴巴。

最后罗宏明把书一扔,为自己辩护:“不说了。不就是答题吗。我手动起来可不比嘴皮子慢。”

刘浩把桌上的文具盒一拍:“这倒是事实。退堂!”

罗宏明洗漱回来往床上一躺:“浩哥,我失眠。”

“正常。”

刘浩看都没看他一眼,专注中路。

罗宏明转头,在枕头上压了一个旋,半边脸陷了进去:“你还是不是哥儿们,明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你居然还在打游戏。”

刘浩终于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时间有点长,他差点被对方团灭。

“咋,戒指还没买?”

“没呢。”

刘浩手一抖在商店里合成了个水晶戒指。

他盯着蓝幽幽的戒指,心里叹了口气。

“我开玩笑的。你别紧张,不就是场考试,大不了明年再来。”

“也是。反正我也只是试试。我还是想创业……”

“哎呦卧槽这个辅助瞎啊!干啥玩意儿呢白白死一次!”

罗宏明摘了眼镜,看不清刘浩表情。但他知道肯定有三分抱怨三分无奈三分调侃,和一分期待。

罗宏明把脸转回里墙,肩膀耸了两下。

“不行,今晚不行。”

后来刘浩带上了耳机。今晚寝室里只有两个人,罗宏明睡觉安安静静,世界只剩下游戏里激昂的女声还有些温度。

刘浩大概打到凌晨三点。没有罗宏明的辅助他越发兴致缺缺。他关了电脑坐在床边抬头看月亮,突然觉得这样的夜色适合独酌。一个人戏多没办法,说多了就是寂寞。他在床底翻找,拉出了藏起来的半瓶酒。

竟然还有。他晃了晃,水声有点大。他停住看向对面床铺。没动静。
于是他扭开瓶盖。果然。被换成水了。
用瓶盖想都知道是谁换的。
他捏了捏瓶盖,仿佛上面还有某人残留的余温。

……

那只存在于言情小说,这个瓶盖透心凉,顶多只有残留的指纹。

半夜喝水可能是个坏习惯,不过熬夜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想来想去,找出笔和纸,留了张条子,塞进罗宏明冬天出门必戴的帽子里。

闭上眼前刘浩,他大概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是怎么升起的了。

【2】

罗宏明早上准时按掉闹铃,在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之后使出了所有打辅助必备的技能,例如闪现,一心多用等,终于成功在规定时间内到达了考场。

安检的时候他气还没喘匀,整个考场回荡着他粗重的呼吸声。他发现考场里被他吸引而没有及时写下信息的人竟然有一大半。

呵呵。罗宏明在心里暗笑。我又往前跨了一步。

当然一步也没多远。

罗宏明垂头丧气地走出考场,刚把手机开机,信息便轰炸开。他扫了一圈,没看到自己想看的。

正当他失了胃口,准备回寝室时有人拉住了他。罗宏明回头,一个戴眼镜的姑娘拉着他的袖子,递给他一个很熟悉的帽子。

“同学,这是你的吗?”

“哦,是和我的很像,不过你看我帽子……”

罗宏明尴尬地挠了挠头顶的黑发。

“谢谢你啊。”

“不客气。”

罗宏明有些慌张地拿过帽子,尽量让自己显得别那么冷漠。他抖了抖帽子,想把它带回头上。

一张白花花的纸条掉到了大理石地上,非常惹眼。

那个女生还没走,仿佛要确认帽子物归原主后是否又物归原处。不仅如此,她不瞎,甚至还很激进。

“你!你携带……”

罗宏明汗毛竖立,这太敏感了他承受不来。他一下子捂住女孩的嘴。用帽子。

“啊对,我,我鞋带散了,谢谢你啊又帮了我一次。”

“你……”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不是我写的。不信你自己看。”

女孩终于冷静下来,她在罗宏明弯腰捡起纸条打开之前迅速抢过,匆匆扫了一眼之后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揉成一团开始寻找垃圾桶。

罗宏明看她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把纸团吞下去。

他不好意思要回来,因为对方的性别,他只能尝试语言沟通:“你好,你能……呃,能告诉我上面写了啥?”

“你是刘浩的室友?”那个女孩突然反问。

“是啊。啊,果然,不是他是谁。”罗宏明小声哼哼了后半句。

女孩突然认真地打量打量了他,最后带了点同情又带了点愤恨说道:“有缘再见。”说完就转身走了。

罗宏明有点懵。他转头看了看考场安排表。下午是还能见啊。这是有缘吗?

果然下午女孩来的时候对他笑:“真是有缘。”

罗宏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喝了两口水压压惊,又拿出纸条看了一遍。

中午他回去想问刘浩弄清楚怎么一回事。结果刘浩不在。他打电话给刘浩,对方问他感觉如何。他说也就那样吧。然后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罗宏明刚想问纸条的事,刘浩就说他有些事中午不回去了,并命令他睡一会儿。

他当然要睡,不睡就是下午周公陪你答题了。

他醒过来时感觉有什么不一样。果然,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白花花的纸条。又是纸条,刘浩在干嘛?在玩什么侦探破案play吗?

罗宏明打开纸条:“加油,你是最棒的!”熟悉的龙飞凤舞,用纸条都能想到是谁写的。

好吧,我原谅你了。

罗宏明心情不错,抖擞着精神去参加第二场考试。

【3】

罗宏明又一次顶着自己温暖的织线帽走进考场。他对监考员示意,取下自己的帽子,抖了抖。
什么都没有。

监考员收起扫描仪,示意他去自己的座位。

他看到眼前这个头发因为静电炸开的考生在帽子里翻找什么。

最后他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监考员绷紧了神经,而这个考生仿佛松了一口气。

“老师,这是我朋友放的。我现在把它扔了。”

监考员半信半疑,看到那个考生打开纸条,微笑,然后毫不犹豫撕成碎片,雪花一般落进垃圾桶。

他更疑惑了。莫非是什么终极押题万能公式?

如果是那就不奇怪了。因为临考前最后一分钟是比黄金还珍贵比一个星期记的东西都多。

罗宏明其实挺愿意在最后一分钟记刘浩写的纸条。不过如果是终极押题万能公式就更好了。那种东西没有,有的是刘浩温暖的鼓励话语:“给你我的小心心,考的全对,蒙的全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坐在这考试而刘浩只能偷偷给我塞纸条的原因。罗宏明得意地想。

顺手在“如何更好处理人际关系”题后写下:看破不说破。

【4】

第二天早上刘浩竟然在7点就醒了。他看着仍睡得昏天暗地的罗宏明,想着去给他买份早饭。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给罗宏明留了张字条。

“我去给你买早饭了。楼下拐角第二家。”

罗宏明从被纸条淹没的噩梦中醒来,看到枕边白花花的折叠纸二话不说撕成两半。一半扔到垃圾桶里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刘浩留的。他有些沮丧,好像把早上的好运给撕裂了一样。

他捏起来另外半张,是一个地址。

果然是侦探游戏吗!!

楼下拐角第二家,啧,神神秘秘的,人还在考试呢搞啥幺蛾子。

罗宏明怀揣着十二分的好奇心下了楼。

“哎呦太失望了,竟然是家早餐店。不对,一点点失望,至少还能吃个早饭。”罗宏明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信步往里走。

他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是那个扔了他纸条的女孩!她也在这买没啥用的一油条俩烧饼,还有俩豆浆。

“吃得完吗这么多?”他忍不住,他本来就是带着好奇心来的。

那个女孩看到他明显慌了一下,差点把豆浆泼他身上。然后露出些许尴尬,衬着她冻得通红的脸,说不出的微妙。罗宏明没想太多,他直径走进去,看到一个不能更熟悉的背影。

刘浩。

还有他旁边坐着的姑娘。

这对于罗宏明来说冲击有点大。那姑娘把自己的韭菜盒子递给了刘浩,刘浩一开始拒绝,后来姑娘说了什么,刘浩还是接过去了。

罗宏明此时想得有点多。思绪瞬息万变,他在想他兄弟为啥在他考试的早上留纸条让他来看秀恩爱?这是为了刺激他倦怠的神经吗?

那差不多成了。

罗宏明把围巾拉到鼻子上面,呼出的热气立刻糊住了冰凉的镜片。他招呼老板来碗热豆浆,一根油条俩鸡蛋。刘浩听到声音回头,罗宏明转过身,轻轻跺着脚。

“没用,专业课一共300。”那个眼镜姑娘对他说,然后很自然坐在刘浩对面,把烧饼给那个女孩。

罗宏明心中愤慨,端着豆浆油条也坐在刘浩对面。他看着长长一根油条,把它撕成了三节,然后开始剥鸡蛋。

刘浩看到他一瞬间有些震惊,后来可能想到啥打算开口问,罗宏明低下头猛喝了一口豆浆。

刘浩旁边的姑娘开口了:“同学你别紧张,就一考试嘛,写着写着就结束了。”

罗宏明抬头看了她一眼,那姑娘接着说:“你是我朋友的朋友吧,你们关系挺好的啊。”

罗宏明还没接话,眼镜姑娘就急了:“我们不熟。”

那姑娘笑着对刘浩说:“你看她这是欲盖弥彰。”

罗宏明赶紧插话:“你怎么认识他的?”

那姑娘一脸惊讶:“我们是好闺蜜呀。”

罗宏明捏碎了蛋壳:“闺蜜……?”

这时刘浩噗嗤一下笑了。姑娘这才反应过来,脸上泛起了红:“啊,你说这个帅哥啊,那就是一个缘分的故事啦。”

刘浩扶着额,余光去看罗宏明的表情。他很想说韭菜盒子只是姑娘要拿餐巾纸他就帮忙拿一下而已。

罗宏明脸上是及其的特别的夸张的惊讶。

罗宏明的反应让那姑娘很满意,她继续说:“其实一直是我在追,他说最重要的是要过他室友这一关……唔。”

那个眼镜姑娘往她闺蜜嘴里塞烧饼:“别说了,快吃。”

罗宏明竟然从刘浩眼神中看到了求助。这可有意思了。

罗宏明慢条斯理地剥另一个鸡蛋:“那你怎么不去找他室友?”

“我有呀,今天他本来要给他室友带早饭的嘛,我说让他再留个条让他和我见个面。”

罗宏明咬了口鸡蛋:“他要不见怎么办?”

姑娘有些愣:“不会吧,他室友应该是很好的人……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罗宏明打了个响指:“那必须是。”

那姑娘终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准备开口问刘浩。

眼镜姑娘突然叹了口气,说就剩十分钟了你们走不走。

走之前刘浩还是塞了张纸条给罗宏明。罗宏明夹着纸条朝姑娘晃了晃。仿佛晃塌了她的一些什么观。

罗宏明莫名开心,打开纸条一看:“把这个条留着回来补下早餐费,我忘带钱了。”

罗宏明面带微笑。我就知道。

他把纸条重新折叠好,放进在他的大衣内袋里的刘浩的钱包里。

【5】

后来罗宏明主动和刘浩说起答人际关系的令他——估计也令阅卷老师——印象深刻的题。

刘浩听了罗宏明的答案,说:“哦,看破说不破?你都看不破,说个屁。”

罗宏明:“你以为你就不会犯错,说实话你那个纸条要笑死我。”

刘浩愣了一下,也笑:“我当然会犯错,我错就错在不应该写纸条。”

“那张欠条的确不应该写。”罗宏明耸肩,随后横眉竖目:“怎么,你那些祝福不是发自真心?”

“我不应该写,我应该直接说出来。啊,都是那月亮惹的祸。”

“那你就说呗?”

“……我还是写吧,这样比较有趣。”

“看不出来有趣在哪儿,我还差点被当作弊抓了。”

“你不会在进去之前看吗?”

“我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背个万能公式。”

“是啊,尽管都没什么用。”

“对了,你到底为啥写那些纸条,神神秘秘的,弄得和老师眼皮底下互传小纸条的早恋生似的。”

“我们也不是早恋了。”

“也是,都应该结婚生孩子了。”

“所以你答应吗?”

“答应……啥?”

“我的求婚啊。”

罗宏明背靠宿舍门,觉得幸福你好歹敲敲门,让他有点准备。难道前几天他拜错神了,拜的不是文曲星而是红娘月老?

“我就说我应该说出来。就你那样估计也看不出啥。”

罗宏明在震惊中感受到了一股智商压制。这可不妙。

他努力回想。

[加油,你是最棒的!]

[给你我的小心心,考的全对,蒙的全会]

[我去给你买早饭了。楼下拐角第二家]

[把这个纸条……]

……

咦咦咦咦咦?还真是藏头。

嫁给我吧?

罗宏明找回了一点优越感,他环着手臂问出他一块心病:“所以第一张纸条到底写了啥?”

刘浩微笑:“那不重要。”

“万一是什么‘别’‘莫’之类的否定词……”

“那不重要。问题是你答应吗?”

罗宏明抬头欲望天,可惜只有天花板。

他提出了一个传统又古板的问题:“嗯……为什么是嫁不是娶?”

刘浩也很古板地回答:“哎呀以后就知道了……”他发现重点又偏了:“咳,不都是marry嘛!这样吧罗宏明你愿意marry我吗?”

“Marry,marry,marry very much!”

“……你就这样去考英语的?”

“YEAH!所以咱们一起北漂没问题!”


刘浩真不知道应不应该感到高兴。




【番外】

“亲,刘浩竟然是个……他和他室友在一起了!!”姑娘妆都哭花了,不停地抽泣,回想仅有的几个刘浩和她说话的完整片段,觉得自己是十级伤残受害者。

眼镜姑娘叹了口气。终于。

“……你早就知道了?”

“嗯。我不是劝过你,你不听。”

“我不相信啊……你怎么会知道?你们不是不熟吗?”

眼镜姑娘回想起当初看的纸条。

[你是我梦里的的白月光,愿你一切顺利,我的室友——刘浩]


呵呵,gay里gay气的。

END


感谢阅读!>3<

一个个人小合集,会更新,坑也会慢慢填哒,感谢天使们>3<!
戳我

评论(3)
热度(40)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