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狄白】四次狄仁杰想亲吻白元芳一次他成功了



(一)

抄袭案现场。

狄仁杰的嘴角略微上扬。

“可惜这个剑客不是凶手,或者说,没有凶手!”

众:!!!

“因为凶手是自杀的。”

“自杀的?”

“白元芳,上房梁看看,不出我所料房梁上会有使用过白绫的痕迹。”

“好。”

……

“白元芳,”

“嗯?”

狄仁杰撇过脸,盯着地上某本书以掩饰他此时无法言说的复杂心情。

“你就不能用轻功上去么……”

“哦,我恐高。”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仿佛此时才是最令人窒息的时刻。狄仁杰继续撇着脸,以掩饰大家看他的大概是同情之类的目光。

有什么好看的!长的帅的没见过啊!白元芳你还不下来我脖子都快扭啦!

毫不在意地暴露自己的弱(cao)点,白元芳很努力地爬上房梁仔细观察。

发现了什么意外有用的东西呢。

下来后迫不及待地奔到狄仁杰身边,此时狄仁杰已经把脸转过来了。

白元芳以手掩嘴,靠向狄仁杰耳边汇报刚才的观察成果。热气在耳边萦绕,元芳离开时狄仁杰下意识微微转头,正好瞥到白元芳的唇,在被还没拿开的手挡住光线的情况下,原本红润的唇隐隐现现,透出无形的诱惑。

狄仁杰觉得面上微微发热,立即转过头来。

“原来如此。”


(二)

“试想一下,如果你嫁给像我一样帅气的男子,你会舍得杀了我么?”

“舍得。”

白元芳毫不犹豫。

卧槽!白元芳谁给你的勇气和胆量撒谎?!

……淡定淡定这是凶案现场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了我们要抓重点……

“那这样吧,如果我嫁给像你这样帅气的男子,你觉得我会舍得杀了你么?”

这样够明显吧!很显然不会啊!

白元芳明显地面上一惊,表情呆滞,嘴唇微张,显然是陷入了什么惊人的脑补,比如上天为何要把自己生的如此之帅来承受这些痛苦云云。

狄仁杰说出疑似表白宣言的话之后一直盯着白元芳看,眼神不知为何飘到了对方微张的嘴唇上,又看着它们缓缓动起来,竟开始想象着它们柔软的触感。

“天哪,我有危险了,不行,必须赶快行动。”

狄仁杰不动声色地把视线移开。

我也有危险了。


(三)

“你你你…把白白元芳……还给我!”

狄仁杰很不爽地瞪着眼前的结巴守卫,伸手指点着对方表达抗议。

我用你们的语言和你交流,总得有点亲切感吧!好好说话干嘛老是砍来砍去多累多伤感情啊!

“你—们—都—得—死—”结巴糙汉子举起大剑,“一—剑—下—天—山—”带着特效的冷却技能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朝狄仁杰呼啸而去。

妈妈呀救命我还不想死在这么挫的招式之下早知道带点白洁的蓝特效好歹还能冷冻一下别打脸我这么帅气真的舍得么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

一道剑光出鞘,一声哀鸣巨响,狄仁杰从袖子后慢慢伸出头,见到白色身影的那一刻,心头盈满了欣喜

“白元芳,你可算回来了。”

白元芳你就算被关了这么久没洗澡还是帅了我一脸啊!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狄仁杰想起前段时间无意间听到的大妈时代的成名曲,还真合适啊。

白元芳毫不留情地杀死结巴爆出苦命的复仇宣言后,头晕目眩,转身看到狄仁杰肯定是因为光线暗而看不清表情的脸后,终于体力不支倒下,理所当然地倒进某个怀抱。

狄仁杰心疼地揽着白元芳,不禁伸出手摩挲着对方本应是白净的脸,拇指不小心擦过了干裂的嘴唇,心漏跳了一拍。

呃……这算不算乘人之危?

正在狄仁杰纠结的时候,白洁拯救了他。“狄仁杰,我们快把我哥救出去吧!”

“好。”

人都救下来了,来日方长嘛。


(四)

“好,我听你的,你说该怎么做。”

白元芳压抑住一直积蓄的戾气,看着狄仁杰。本来就是信任,而现在我也只能信你。

狄仁杰看着白元芳微微咬着有着泛红的唇,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

刻意避开视线,靠向耳边,就像第一次办案元芳凑过来那样。

原来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

“我能不能活着,就看你能不能活着回来了。”

我还想和你一起,守护希望。

“放心吧,我们白家虽然智商不高,但信誉高。我一定会活着回来。”

好,我也相信你。

……白元芳你刚刚在看哪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看我的嘴,我可是有经验的!

狄仁杰不可察觉地笑了下,等这次的危机解除,绝不会放过你了。


(五)

最帅名侦探靠脸能吃饭

除了会破案别的我也干

三人出现在狄白侦探事务所门口,感慨万千仿佛回到了刚开张那天,那个白衣少年举起佩剑直指苍天。

“从今天起,惩恶扬善,为民申冤!”

一脸正气,英姿飒爽,意气风发。

狄仁杰温柔地看着如今依旧让人留恋不已的白元芳,“白元芳,你可算是回来了。这狄白侦探事务所,你打算如何呢?”

“狄仁杰,经历了这么多,我发现这个世道还是有很多罪恶存在的。”

他转头看向狄仁杰,脸竟微微泛红。

“我还需要你的一点点协助,来帮助我铲除罪恶。”

“怎么样,有兴趣么?”

狄仁杰会心地笑了。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再和你组合一段时间。”

到时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嘿嘿。

白元芳心下愉悦,转身推开门,正准备跨进入,就被推得一个踉跄。

“呯!”门被狄仁杰关在门后。

“诶?你们俩怎么进去了?开门啊!”

“白洁,我和你哥有事要商量,你先去东街那边找雷轰玩吧。”

“……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恋我哥,是不是要表白了?原地踏了几步装作走远,白洁静悄悄地扒在门上偷听。

里屋。狄仁杰盯着不知所措原地傻站着的白元芳,招招手。

“过来。”

“嗯?”

狄仁杰先下嘴为强,偏过头在自己朝思夜想的泛着红润的唇上印下一吻。

一如想象中的柔软,但心出乎意料地狂跳不止。

白元芳明显当机了,不可置信地看着狄仁杰慢慢离开自己,嘴唇附近还残留着胡子刮过的痒麻。

“咳,以后我还住这,这个就算是住宿伙食煤气水电费……”

“这么点哪够?”

“啊?”

这回轮到狄仁杰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白元芳红潮未褪的脸,竟觉得风情万种,世间万般风月不及眼前之人咧嘴一笑。

白元芳垂眸躲过狄仁杰过于直白的眼神,笑着开口。

“刚刚那个就算之前的了。以后还要交啊,不然我把你打唔……”

再次封嘴的狄仁杰觉得浑身都要被幸福填满了。

“明明,你真好。”

屋外的白洁听了半天,原来这两人在讨论房租啊,果然够狄仁杰的,真无趣。我还是去找有趣的雷轰少侠玩吧。

盈满粉红泡泡的里屋。

“咳……狄仁杰,其实我妹一直在外面偷听……”

“怕什么,她又看不见。再说,你妹知道我暗恋你。”

“……不是暗恋……”

白元芳小声嘟囔。

“嗯?明明你说啥?”

“没,没,狄仁杰你饿了么?我们去吃东西吧~”

狄仁杰刮了一下白元芳的鼻子,宠溺地笑了。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和你一起,勇敢冒险,守护希望。

无畏这世上任何艰难险阻,只因你在我身边。


END


啊哈哈其实是贴吧吧刊的征文……作死地先放出来这里大概可能也许没有关系……

小学生文笔,看剧的脑补,梗也是欧美同人常用的23333

贱笑贱笑('▽'〃)

狄白赛高!狄白大法好!狄白一生推!


评论(13)
热度(118)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