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狄白】秋浸雾(有H慎入)


注意!!

【本篇有H】【尽管是肉渣】,略ooc,请慎入!

四季那啥系列,我说是甜的你信么_(:з」∠)_

以下正文

秋浸雾

*

“怀英,醒醒,该起床了。”


朦胧中一道温柔不失清亮的声音闯入梦境,让梦中抓住凶手的狄仁杰手一抖,凶手一下子消失了,眼前一片晃白,白色渐渐化为白净一身的剪影,可狄仁杰就是看不清对方的脸。


“你是谁?为何唤我怀英?”

“你睁开眼,就能看清我。”

狄仁杰拼命睁眼,可是眼前人依旧雾雾蒙蒙。


“你去哪?”

感到眼前的白影似乎是要转身离去,狄仁杰突然涌起从未有过的悲恸和无助,仿佛下一秒他那些充斥全身的麻痛感就会喷涌而出,汩流成河。

“等你看清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轻飘飘的话语,却如重铁般砸进狄仁杰的脑中,震的生疼。

看清?看清什么?

眼前的雾越来越浓,浓得让狄仁杰眩晕,他本能地抵抗着。









双眼一睁,竟是天光大亮。

他眨眨眼,被明光刺痛激出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在粗麻布枕上晕开小片水渍。

他抬起手随意地揉了揉,黏沾在手上的湿润因蒸发而冰凉,他才后知后觉,天气渐寒,已经入秋了。

昨晚又是一夜无梦,可为何醒来却是浑身疲惫,似是做了一夜噩梦般无力。

平躺着的狄仁杰出神地看着月白的屋顶,身上薄薄一层细汗早被棉衣吸干,透着浓浓凉意。但床上的人丝毫不在意,发了一会儿呆才想起来,今日还有些事要做。




泡上一杯上等红袍,狄仁杰翻开眼前的文案。近来治安较乱,作案层出不穷,来求助他的人络绎不绝,不过狄仁杰倒也是一件件地解决了,攒了不小的名气,有些棘手的案子官府都会私底下来找他讨教。

他的侦探事务所从不缺乏人气。

但他有时会觉得缺了点什么,一切都毫无生机。







*

“狄仁杰。”

清亮的女声让狄仁杰的手停顿了一下。果然是她,又来了。

白洁踏进事务所,看见案前青衣低首的男子,热茶飘出缕缕水气,烟雾氤氲下他的眉眼柔和淡然,竟是快要消失了一般。

“今日有何趣案?”

“你啊。”

“嗯?”

“你为何常往我这跑,这便是一桩趣案。”

白洁却面无波动,走近端起狄仁杰的茶盏捂着通红的指尖。

狄仁杰觉得无趣,便继续低头翻看他的案子。

“你昨晚梦到什么了?”白洁突然发问。

“嗯?一夜无梦。”狄仁杰头也不抬。

“真的?”

“呵,我像是会欺瞒的人么?”

白洁放下已泛凉的茶盏,清脆的碰撞声和纸页翻动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竟让狄仁杰心里微微战栗了一下。

“你就是。”

狄仁杰抬头看她,她平静的表情似乎有了裂痕。

狄仁杰突然不敢回应她的目光,转过头看着窗外。

明明是初秋,怎么还有如此渗骨的凉意。







*

“放开我!”

他仍然是紧紧抓着眼前背对着他人的头发,听到怒吼声却是更用力向后拽了些,丝滑冰凉的触感让他不舍放手。

另一只手从下方向上,从硬朗的腰慢慢抚摸到裸露平坦的前胸,不轻不重地揉捏着。

“啊……”

压抑的呻吟让他靠的更近,手再次慢慢滑下,轻拢慢捻,拨抹勾弦。

感觉着手上的变化,他也觉得热流开始向下汇集,但烧不到他心里。

就像他身下的这个人,冰冷的如同断气般,连心跳都微弱至极。

“你到底是谁……”

他埋在对方线条分明的肩窝里,闻着散发寒凉的水气,喃喃自语着。

身下人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接着整个人都慢慢放松下来,向他靠近了些。

“你……不感觉到……熟悉吗?”

他沉默,缓慢地扩张入口,手指捻刮着悄悄有些温度的内壁。

“唔……你应该感到熟悉的。”

他仍然在不断扩张,动作温柔熟练,幽深处流出的蜜液润湿了他冰凉的手指。在他的安慰下,入口已经是一张一合,像是无声的邀请。

他觉得自己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于是环住身下人精瘦的腰,将自己填进去。

“啊……因为……这是你内心……最渴求的……不是吗?”

他抬起手扣住那人的嘴,磨搓着下排齿,卷绕着柔凉的软舌。身下的动作却不停歇,一下一下又准又狠,像是要钉到骨子里,楔进心坎里。

他觉得满腔说不出的情感涨在心头,又不知从何发泄,只能更加专注于此时的动作。

可就算他感到身下人也是情动难以自已,全身也是没有生机般的白,见不得一点泛红的血色,他沿着他脊背亲吻也是激不起身下人一点温度。

身上冰凉,身下似火。双重刺激让他们的高潮来的更快。俩人一起到达了顶端。他喷出的似是灼热的火,要将身下人熔化,噬尽。

他仍然伏在他身上,感到一阵阵安心。


他突然伸手扳过他的脸,模糊不清的,却紧紧盯着。

白——

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







*

“唔,今日睡得怎样?”白洁坐在桌案前,翘着腿,吃着她带来的桂花糕。

“挺好,都说无梦才最香。”

“嗯,那你黑眼圈怎么那么重?”

“不知,只觉最近越睡越累啊。有没有觉得这样看上去很深沉?”

白洁嚼了两下糕点,目光从狄仁杰脸上俊巡到他手上的纸张。

“哼,才怪。我看是最近案子太多了吧,用脑过度。”

白洁边说边打开桂花糕旁边的纸包,“喏,核桃酥糖,顺手买的,给你补补脑子。”

狄仁杰却拿起一块桂花糕。

“你好像很喜欢吃这个啊。”

“怎么,很好吃啊。”白洁无所谓地耸耸肩,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瞥着狄仁杰。

狄仁杰咬了一口,细腻爽口,清甜不齁,沁人的桂花香萦绕不去,回味无穷。

他莫名的,几乎是立刻就爱上了这个味道。

“好吃吧。”白洁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很想笑,但泛到嘴角却变苦了。“这是我……一位故人最爱吃的。”


“真有口福。”狄仁杰微微笑着,目光又回到案文上。“街角那边发生了命案,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不了,我还有事。”

狄仁杰愣愣地抬眼。没想到一贯对案子有兴趣的白洁这次拒绝了他。

“什么事让你对案子都失了兴趣……”

狄仁杰越说越小声,因为他看到白洁脸上罕见地泛起了可疑的红云。

啧啧啧,这真是稀奇啊。


这寒秋,也有待绽放的花儿啊。







*

“怎么样,桂花糕好吃么?”

他的手停顿了下,俩三根黑丝从手中滑落。

“桂花糕?我从未吃过啊。”稍有停顿之后他继续手里的动作,握着檀木梳的手稳稳当当,没有丝毫颤抖。

“那你一定要记得尝,味道会让你终生难忘。”

乌发的主人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和回忆中无意流露的,他不确定,那是幸福么。

他轻轻将他的发旋绕,绾起,用玉白色的发巾绑好。瀑布般的乌发绑起后露出的是英气有力的后背,属于练武之人的背。

他温柔的吻上,吸吮着细嫩的皮肤。

“你就有桂花的清香。我爱这味道。”

他一路向上,沿着侧颈吻过,舔舐轮廓精致的下巴,贴上对方的嘴唇。

他抬眼,泪水突然模糊了双眼,他只看清了对方黑色的明眸。







*

“狄仁杰!”

他睁开眼,眼眶涩的发痛。他一抹,湿润润的,竟是快干了的泪。

他昨晚哭了吗?看样子还是哭了很久。

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他床前。

他眯起眼,人影渐渐清晰。

是白洁。

莫名失落又安心,复杂的情绪归咎于外面刺眼的暖阳。

“日照三竿了,你怎么还睡。不破案子了?”

“呵,最近是越来越嗜睡了,一日起的比一日晚。”

狄仁杰揉了揉眉心。

“你眼睛怎么肿了?哭了?”白洁发现异常,不可思议地问。

“没什么,近来总是这样。”他放下手抬头看到白洁若有所思。

“倒是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日日往我这跑?”

他又看到白洁脸上有些崩溃的神色一闪而过又恢复正常 。

“你放心,反正我是不会对你有企图的。”

“知道知道,你有心仪的人了。”狄仁杰觉得些好笑。 “那是为何?”

“因为……我那个故人,托我照顾你。”白洁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口。

“故人?”狄仁杰思考了一会,头还是隐隐作痛。“那个爱吃桂花糕的啊。”

想必是哪个案子里他救了人,人家来感恩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狄仁杰想想也就想通了,毕竟,有个白干活的助手也挺好。





“你说,”狄仁杰穿戴好从里房走出来,白洁正在他案前望着窗外枯零的树枝出神,案前的茶盏飘渺着白气。“我会不会哪一天一觉睡过去,醒不过来了。”

白洁回过神,她望着狄仁杰有着自嘲的嘴角,突然觉得,就这样,是不是对他们都好。

明明为他抱不平,也曾想过报复他,可是她遇到雷轰后,慢慢居然理解了这样的感情。

她甚至开始佩服狄仁杰,爱别离,放不下,最难。

他狄仁杰居然做到了。还有什么他做不到呢。

“肯定有那一天。而且我觉得,你是在期盼那一天早点到来。”

“真的吗?我可舍不得我的宝贝案子。”

白洁撇撇嘴,递给他一个鲜红的纸笺。

“喏,我要成亲了。你得给我准备双倍贺礼。”

“哎,双倍?为什么?”狄仁杰觉得面前这个精灵古怪的女孩比他的案子还头疼。

“不为什么。”白洁又看着窗外,枯叶快被寒风扫光了。“或者说,你要看清,成亲是两个人的事。”

狄仁杰觉得一股悲伤笼在白洁身上,连带他也觉得神伤,手上的似火的红笺却冷的冰凉。

“另一半,不能忘记。”










*

再次高潮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真真切切,触感入心,有着让人落泪的温度。

“元芳,元芳,元芳……”他一遍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好像一停下就会忘记。

身下人眼角微垂,带点嫣红,难得顺从乖巧的模样。

“元芳,是你,为什么不面对我呢?”

他用指腹摩挲着他的眉眼,目似桃花盈水,荡漾泛滥。

“我一直在看着你啊,”白元芳覆上他的手,带点依赖地轻蹭着。“你要看清我。”

“可是我为什么觉得,”他俯下身子,环住还有带着情欲余韵的少年。“我要失去你了。”

他紧紧地抱着他,头深深的埋进他颈窝,不断吸吮他的气息。

白元芳听见隐隐的抽泣声。

“元芳,”他侧过脸,泪水从脸庞划过,润湿了他稀稀拉拉的胡须。“我害怕,我怕我再也看不清。”


“没事的,怀英。”白元芳捧起他哭得将近麻木的脸,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我会一直等你。”


“等你永远看清我的那一天。”









*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情不知所藏,深至而痛。


“哥,狄仁杰过得很好,被武皇再三启用,现在可是不小的官了。”

白洁又拿过一叠蜡黄的纸,一张张放入火盆中。

“你说他完全忘记你了,但又不愿意手下与他太亲密。他既像他,又不像他,”说到这白洁笑了下,看着纷飞的灰屑,“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样,最了解他的人……”

这时一阵风刮来,刮走让白洁熏得流泪的烟灰,也刮走她手上粗糙泛黄的纸片。

满天飞舞的丧纸中,石碑上的楷体白字骨节分明,像极了它的主人。

“白……元芳?”

白洁身后寻声而来的青衣中年人抓住一张飘飞的黄纸,捏在手心。

“你的故人……是你的哥哥罢。”

白洁没有说话,睫毛沾着点点水珠。

“很抱歉,我……”

“没什么可抱歉的。”白洁声音有些沙哑。“你终究是太胆小。”

“胆小?”

“害怕看清,不是么?”白洁笑到,继而叹息。“终究是我哥,他的心愿,我不舍不去做。”

狄仁杰不明所以,于是抬头,便愣住了。

白洁也觉得有些异样,她抬起头。


白洁湿漉漉的眼睁大,在一片淡雾中她看到白元芳俊逸的面庞,笑得甚是温柔。



FIN



【谢谢大家(○´∀`)】

【嘿嘿嘿就是想写一个狄大人现实里忘记小白只在梦里记得的故事2333】

【我居然还在火车站´_>`雾草回家怎么那么难】

【快来吐槽我!想不想看番外(肯定没有Orz)】

评论(11)
热度(73)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