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狄白】良心〈叁〉

*人物黑化设定,不喜慎入
*慢热

〈叁〉

白元芳喜爱甜食,尤爱桂花糕。

听说东市里新开了家糕点铺,非要拉着狄仁杰一起去尝尝鲜,顺带在市场里寻些吃食,购些用物。

“哎呀,那么大的商市,机会难得啊。”
狄仁杰倒是没明显的饥饿感,他一般思考事情饿乏极了才会吃东西,而且嘴还很刁。

不过今日正好想上街走走,繁闹的东市也不乏上等的烟草,想换换口味,也权当碰碰运气了。

东市白日里热闹非凡,车水马龙,白元芳少年心性,东跑跑西看看,很快就与狄仁杰分开好远。

狄仁杰却不担心,他看着白衣身影走进了一家刀枪库,便迈进了一家烟草铺。

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提着几包捆扎着的烟草,心想还没收上多少钱就都砸出去了。

“狄仁杰!你快来快来~”

听到清朗熟悉的声音狄仁杰转过头,白衣少年正朝他招招手。他走上前去,居然是算命卜卦的摊子。

狄仁杰对这一向不感兴趣,天命自有定数,若是先知,有何意义。

不过没想到白元芳会对这……

“我想测测我的桃花命缘。”

狄仁杰有点无语,这小子。


算卦摊前那人不像其他先生长髯浓须,竟是眉清目秀的小生,而他骨骼分明的手徒增了一股仙气。

“这位白衣公子,请与我您的生辰。”

白元芳凑上去耳语一番,年轻卜师轻敲木桌的手停顿了一下。

白元芳说罢,直起身看着对方。

年轻卜师闭眼沉默了一会儿,从旁边薄薄的一叠硬黄纸上拿过一张,在细润的表面上写下两行清隽有力的楷书。

桃花带刃

阳死阴生

“哇塞!咳,嗯……小生愚钝,不懂这是何意。”

“阁下,您出生武将之家,却五行缺金,今后应该要尽量寻有英气的女子啊。”

“哦哦这样啊。桃花带刃……会用刀的吗?哈哈,不过这阳死阴生,是指我会与她阴阳两隔?”

“不可泄露过多,否则命格变动,灾喜不定。”

“好的,谢谢先生了。”

白元芳掏出碎银子放在年轻卜师桌上的瓷碗里。

狄仁杰一直看着,一言不发。

他看着白元芳把纸折叠起来小心地收进怀里,转过来对他说:

“狄仁杰,我饿了,去吃饭吧!”

狄仁杰又看了年轻卜师一眼,才迈步跟上开始寻找饭馆的白元芳。

那个卜师除了第一眼,就再也没看过他。


“将军虎子命中有煞,所遇之人竟日年相并……二者命格相碰,除煞紫薇……哎,都是命吧。”

年轻卜师低头轻轻念叨着,摇着头。

刚刚白衣公子在他耳边不仅说了他自己的生辰,还有他旁边那位青衣儒巾的公子的。

他就看了他一眼,感觉这人命格非凡。

果然如此,这种人他不愿再多看了,像是这种能搅动天下的人,怕是都会影响自己的命格啊。

那张纸上写的,其实是他们俩人各自的命缘。



“唔唔唔,这里的饭菜就是唔唔唔,不愧是唔唔唔……”

“你慢点吃,别说话了,噎死了我可抬不回去。”

白元芳狠狠咽下满口的饭菜,不满地瞪着狄仁杰。

“你吃的比我还多,好意思说!”

“你吃的慢,怪我咯。”

“你还喝酒!”

“又不是我付钱。”

白元芳泄了气,拿着筷子继续在一堆青椒里扒拉着寻找牛柳。

“没肉了。”

“好了,吃得够多了……”

狄仁杰话音未落,旁边穿来了噼里啪啦碟碗破碎的声音。



白元芳压着一名褐衣书生模样的人按在桌上,狄仁杰正拿起他手边的酒器端详着。

旁边一位浅蓝色着装的人横在地上,七窍流血,巾帻脱落一旁,发丝散乱。

褐衣青年被反手压着难受,瞄着白元芳求饶道。

“啊哈哈,这位白衣公子,有话好好说嘛……”

“跟你这种杀人犯没话说。”

“我不是,我是被陷害的啊……”

白元芳丝毫不为所动。

狄仁杰瞥了他一眼,蹲下身仔细研究蓝衣人的巾帻。

“都散了散了!出人命了还吃什么饭,快回家去别碍事啊!”

地方捕快接到报案,急匆匆地赶来,见到狄白二人一副认真模样,不禁觉得碍眼。

“你们是谁?少管闲事啊!”

“帮你们抓凶手啊。”

“啊?就这白面小生?”

“那人是被毒死的,就他俩一起吃饭,不是他是谁?”

“好像很有道理……等等你们还没回答我问题啊!?”

狄仁杰站起身。

“的确,他有嫌疑,但不能确定。”

“……你们到底是谁啊!?”

狄仁杰拢了拢袖子,走到捕快前笑了笑。

“目击证人。”

TBC

*生辰八字查了爱总和明明然后瞎编的……其实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各位新年快乐啊咳咳……
新的一年继续爱狄白爱客●v●

评论
热度(23)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