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爱客】雨林画歌(AU)

*送给J姑娘的文! 送给J姑娘的文! 送给J姑娘的文!重要的事说三遍~ 暖暖的小天使妹子么么哒!希望喜欢!
*艺术生设定,一发完结,声乐生!刘浩×美术生!白明明,文艺清新范儿~表达一下我对艺术生的崇拜(❁´︶`❁)【J别打脸就行hhh】
*圈地自萌,有些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最好了hhhh

以下正文:

『毛毛雨』

一笔一划,笔尖浸着清香的颜料,在白纸上盘旋。小小的上下挪动,就将光影尽数抛洒。阳光毫不吝啬地拥抱眼前认真的男生,在他头上留下柔软的金色,镜片反光中是一片明亮的绿林。
“嗨,明明,还在画呢?”画室中另一个温暖的声音想起,让人不禁联想到飘着清香的咖啡,宁愿捧在手间,就这么醉在窗前。
声音的主人也是一位英俊的男生,浓眉桃花眼,因为蓄了些胡子显得比一般的学生成熟些。嘴角总是有意无意地翘着,让人觉得很愉悦。
他好像在画室门口等了很久,看少年快画完的时候才开口打招呼。画室中间的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的很开心,又继续埋头在他的画上。
“马上就好了,浩哥。”
刘浩笑着靠在一边的墙上,看着那少年阳光下稍显白皙的手,灵活地转动着画笔,那细小的变化在画上被放大成阴影,提醒着眼前人并不是一尊雕塑。
“浩哥,你会不会太无聊?你都不玩手机啊。”作画少年白明明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看你就行。我喜欢看你画画。”
“嗯,我也喜欢听你唱歌。那你唱首歌,唱完我估计就画完咯。”
“成啊。你画的这是什么?”
“嗯,雨林啊。还有个小屋。下着毛毛细雨,漫步在雨林中,偶尔采两个蘑菇~是不是很有感觉?”白明明兴奋起来,挥着笔表情生动地描述着。
“嗯,不错不错。”刘浩抱起双臂,开口哼:

「毛毛雨 满天飞
意中人儿久不归
闷闷的守在这空闺
我闷呀闷呀悲呀悲
独自太伤悲
微微风阵阵吹
双双枕盖单单被
少个爱人偎……」*

声音低沉沙哑,扣人心弦。然而这歌词……他清楚地看到对方的手抖了一下。
“停停停!你嗓子好也不能这糟蹋呀!好了我画完了,咱们撤!”
刘浩笑着帮他把画板收好,清洗画具,放在窗台摆好等着晾干。白明明在衣摆上蹭了蹭手上的水,准备找包呢,刘浩抬手和他示意。
“在我这呢,走吧,你肯定饿了。”
他们俩把画室锁上,一起下楼。
“诶,浩哥,你刚刚唱那不知道多老的歌……你是不是寂寞了想找个伴儿啊?”白明明把包背好后用手肘撞了撞对方的胳膊。
“啊?没啊,看到毛毛雨想起来了。”刘浩平淡的回答,心里莫名有些小烦躁。他不喜欢白明明问他是不是寂寞啥的,有他还问什么问。
“哼,我就勉强相信你一次。”白明明伸出食指朝对方晃了晃。
刘浩头也不偏地伸手抓住那晃动的手指,然后拉下偏过身去。他看着对方因惊讶明显睁大的双眼,嘴角勾起轻轻地说:“你要去食堂吗?”
“随、随便……”白明明觉得两人的距离太近了,不禁往后退,然而后面是楼梯道的墙,他只好向后握住扶手抬眼看着对方。
刘浩突然松开他笑了起来,眼角都泛起了笑纹。
“哈哈明明,你真应该把你自己的表情画下来,就是新一代蒙克,呐喊大师哈哈哈哈!”
呐喊大师白明明一脚把刘浩踹下最后几节楼梯。

*歌词出自《新毛毛雨》

『太阳雨』

“哎呀妈呀,你说这好端端的太阳,下什么雨啊!”白明明一手拿着个煎饼果子,刚出街边的早餐车,眼镜就被点点雨水糊住,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起来。
旁边过来一个人,熟悉的气息白明明即使看不见也知道是谁。他塞了一杯热豆浆到白明明手上,说了声“小心烫”,然后动作轻柔地拿下他的镜片。白明明就着吸管吸了一口,烫的直吐舌头。刘浩边擦着镜片边叹气:“都和你说了,你不听话。”
白明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等不及想感受一下浩哥的温暖嘛~”
刘浩把眼镜小心地帮对方戴上,用眼神警示对方别乱动。然后他脱下外套,一转就披在头上。一只胳膊撑开另一边,眼角嘴角都带着点点笑意地看着无意识咬着吸管的白明明:“怎么,还想不想再感受下?”
白明明立刻跑到他浩哥的外套下,咧着嘴笑:“太阳雨有时下下也挺好嘛。”
刘浩笑得更明显了,他感受着身边人的温暖,想到什么哼唱着:

「闪烁的一场雨
透明的忧郁
阳光没有恐惧
滴滴雨声都是旋律
焦作的思绪
就像这场太阳雨 
慢慢的远去……」*

“浩哥,心情这么好啊?”
“那当然,今天的豆浆挺好喝的。”
“诶,我也这么觉得~不愧是一对儿……”
“嗯?”
“没啥,到地儿了。”
“好,注意安全,别再打翻什么戳到哪儿了啊不让我省心。”
“嘿!你……”
刘浩一个转身就消失在楼道口了。
白明明还是傻笑着进了教室。

窗外阳光在雨滴中散射成丝丝缕缕,彩色的微小的虹落在他们踩出的脚印上,一路铺出幸福的痕迹。

*歌词出自万芳的《太阳雨》


『暴风雨』

刘浩靠在墙边,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在和导师交流的白明明,感受不到凝重的气氛,却看到他有些忧虑地皱起了眉头。
走出来的白明明心事重重,都没发现刘浩笑着朝他招手。刘浩收起笑容,他上前拉住对方的胳膊:“你怎么了?”
白明明像是才睡醒般眨了眨眼,随后露出了一个还不如不笑的笑容:“浩哥,我可能要去法国了。”
刘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压下心中异样很开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好事啊!这么难得的机会……”
白明明垂下头。“是啊,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太高兴了。”
刘浩还想说些什么,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
“浩哥,你快去上课吧,不然老师又要骂你了。”
刘浩只好往教室的方向走,不忘回头看白明明的背影。他有些勾着背,白衬衫干干净净,像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却显得是那么孤独。刘浩突然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奇怪了。是害怕孤独吗?
窗外慢慢黑了下来,刘浩也不知道讲台上的老师在说的什么一套套的理论,只觉得乌云压抑得难受,快快下一场痛快的雨。
风拍打着窗户,呜呜的像是哭诉。水泥地上斑斑点点很快被浸润开,乌云一桶一桶地往下灌水,大地陷入一片潮湿。
刘浩想起来白明明今天没带伞,于是飞速收拾好之后就往画室冲。打开门,白衬衫少年带着灰色的贝雷帽,手上托着的调色盘已经半干,另一手握着干净的画笔,面对着空白的画纸发呆。
他听到响声回头。“浩哥。”他轻轻的开口。这一声让刘浩恨不得冲上去抱住他,但他还是慢慢走过去,歪了半个身子和他笑:“怎么了,没灵感?”
“我……我不想去……我不想和你分开。”白明明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工具,转头对刘浩说。他说的最后一句极其认真,让刘浩没想到地愣住了。
刘浩心里仿佛漾起了水,也泛到了他的双眼中。他低下头,手抚上了白明明的颈侧,指腹摩挲着脸颊下方。“你一定要去的,就两年而已。我会在这里等你。”刘浩用气声说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差点就盖过了他的声音。
他拿起画笔,把它放进白明明的手里,从外面握住。“这是你的梦想,别放弃。”
“谢谢,浩哥。”白明明轻声哽咽,他就知道,他的浩哥就是他坚实的后盾。他拿着笔蘸了些颜料,毫无预警地在刘浩的脸上画了一圈。
“哈哈哈你现在就像那个戴黑帽的男人,脸上一个绿苹果~”*
“你小子,哈……”刘浩忍不住也笑出来,凑上去往对方的脸上蹭。
“现在是两个超现实主义的人了?”
“啊你这个心机boy……”
窗外的雨还是唰唰唰地下,但画室里却是令人干燥的温暖的,两人心照不宣地把无意间蹭到嘴唇的触电感藏进心里。

白明明走的毫无声息。刘浩与他的最后一面就是在那天的画室里。暴雨连下了三天,风也不停地刮,新闻里有人被刮下的遮板夺去了生命。刘浩没见到白明明,心神不宁伞也没拿,环紧身子在学校里跑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最后回到了画室。他在画板后面发现了一封信。
刘浩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把手在衣服上蹭干净,才拿起信。信上有漂亮的花体字写的“浩哥亲启”。刘浩弯起嘴哼了一声。

我最爱的浩哥:
       原谅我不辞而别,因为我说不出来。我也不会让你来送,因为看见你我就可能会做出什么疯狂的决定。一直以来你很照顾我,我很感激也很珍惜,我相信我们的情谊地久天长,不管今后这两年有没有交什么生死朋友,当我回来,你一定要来接我。
       PS:画扳里那张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知道你也爱的白明明

“傻瓜,”刘浩不知道是不是头发上的水还是咸的泪打湿了信纸。“除了你还有谁这么傻。”
刘浩小心地把信纸叠好收起来,才到画板前小心地揭开外面的一张白纸。
里面画的是他。他戴着耳机靠着墙,上身前倾,睫毛染着金色下垂,整个人在阳光中无比惬意。画的右下角写着花体:初见。

*《戴黑帽子的男人》是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勒内·弗朗索瓦·吉兰·马格里特的代表作


『雨过天晴』

两年后。
刘浩在录音棚试唱着新写的歌。没有白明明的日子里他就一心在自己的专业上,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已经开始实习了。他找到的公司善于锻炼新人,他写的歌都有不错的反响,终于他能自己试唱自己的歌了。
“这首歌,送给我最重要的人。感谢他的陪伴和支持,今后也会一直如此。”

「想到阳光下初次遇见你
如电流中的圆舞曲
金色的睫毛 白色的衬衣
黑框眼镜浏览着全世纪

毛毛细雨落进咖啡里
红茶推拒着方糖的邀请
林中摇曳破碎的光影
你的画笔沾染都是好奇

倾盆大雨化成苹果的记忆
清脆地剖开超现实主义
唇角残留温暖的秘密
千里之外仍然携手共进

一点一滴的珍惜
你在我心里
未知路途的艰辛
有你我并行 」

(这个歌词是作者原创的XD)

白明明听着耳机里的歌,从传送带上取下了自己的行李。他拉着行李箱上了自动扶梯。来到出口处他走到一边,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递上了一杯咖啡。
“久违的温暖,不感受一下?”语气像是每一个平常的清晨,却让白明明无比怀念。
“来就来直接一点。”白明明不管咖啡,直接扑进对方怀里了。“啊,想死我了!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真是太高兴了。”
“我也是,明明。你瘦了。”
刘浩一只手环住怀里的人,感受对方毛茸茸的发蹭在自己耳侧。
“啊啊!那边连煎饼果子都没有,后悔死我了!”白明明有些不舍地分开,接过咖啡撇着嘴抱怨。
“哈哈,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刘浩握住了白明明主动递出去的手,另一只拉着行李箱,一起向出口走去。
外面的阳光是明媚又舒适,直入人心的暖。雨后又天晴,如同分开又相聚的二人内心。不论过去是怎样,也不论未来会如何,他们始终是并排向前,携手同行。

END

『(可以忽视的)小小番外』
“啪!”
白客把一叠文件摔在子墨面前,子墨夸张地被不存在的灰尘呛了好几声。
“咳咳咳,干嘛,造反啊?”
“阿玉写的剧本,我看挺不错的。”
过了三分钟。
“小白你过来。”子墨·销魂大波浪·导演对白客勾了勾手。
“干嘛?”白客一脸疑问。
子墨挥起文件就朝白客的头使劲招呼。
“叫你秀恩爱!叫你秀恩爱!”
白客立刻双手护头。“诶别打脸!谁秀恩爱了!日常互动啊!”
“日常互动!这么狗血文艺简直羞耻!我就知道阿玉那货写的没好东西!”
白客瞥到配音室出来的人影,立刻奔过去藏在身后,子墨停在小爱面前,拨了拨刘海,看了看小爱表情茫然却下意识护住身后人的动作。
“……算了,我去找阿玉。”
子墨转身就走。

阿玉在暗处咬着手帕。
“我就资道,这么好的剧本,尼不拍我想拍!”

真·END

【希望J菇凉喜欢hhhh】

评论(15)
热度(26)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