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爱客】Wishes of Lazulite(AU)

*吟游诗人!小爱×精灵!白客

*可能带(强)点(行)翻译腔,是个尝(作)试(si),有原创私设,后期略狗血,不适请慎入【捂脸】

*中篇一发完结,希望GN们喜欢_(:з」∠)_

以下正文:

PART 1

白客躲过几个正在来回巡视的守卫精灵,弯腰沿着草丛——已经全变成灰白色的石头——一路穿行,来到一个低谷模样的入口。他小心翼翼放低身体,沿着石壁一路滑下去。

低谷里是他暂时的庇护所。现如今两大精灵族开战,波及面前所未有的广。宝石精灵大陆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冲击,许多生机盎然之地在残酷的战争面前只能被瞬间幻化成片片石海,漂浮着绝望。

所有不属于Amber琥珀族和Coral珊瑚族的精灵——尽管已经不多了——都会被两族统一关押起来,在离那个休战区不远的地方。白客也不属于两大族的任何一方,但他不愿意去那个阴冷潮湿的地方。他在巡查时伪装成Coral一族的人成功混了过去,又在快被发现的时候击昏守卫精灵(“嘿你看那天上飞的是什么?”“砰!”)逃出去了。

他属于Granite,最低能的花岗岩一族,能力里就有藏匿和穿越石头。他在从林里游荡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废弃的花岗岩低谷。他察觉到下壁有条裂缝,再一查看内部往里竟有很大一片空地(“哦石灵神在上,这真是走了大运了。”)。穿越石头对他们Granite一族不是问题,更别说是代表他们一族的花岗岩了。



他提着从很远地方弄回来的物资——现在都被两大族垄断,如果不想被关押,只能到很远的地方自己去找——精疲力竭地倒在铺着的草垫上。战争狼烟四起,他又因为击倒了守卫被通缉。但他还是要生存,为了不饿死,他不得不在外面四处担惊受怕,有时候他真想在这里一觉睡过去。
不过他不能这样。

他是他们Granite一族最后一人了。

年迈的族长躺在床上,握着尚且年幼的他的手。

“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他听不懂族长说的话,但他愿意去做这个从小养育他的人告诉他的事。

“咳咳……先祖预言,遇到命中注定的人,就把这个卷轴交给他……咳咳……”

交代完要说的事,族长微笑地闭上了眼睛,像是完成了一个一直以来的心愿,去往另一个极乐的地方。

白客拿着竹筒一样的卷轴趴在床边哭,等他哭累了睡着了又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

“诶诶诶?!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人?!”

而这时,Amber族与Coral族正式开战了。

白客迫于生存,寻找那命中注定的人更加艰难了。

不过他知道他一定会等到。先祖的预言从未出错,但先祖可能不知道会发生该死的战争。在完成使命之前,他必须活下去。


PART 2

谁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至少白客不清楚——让两大精灵族这样不停地斗争还分不出胜负,不过战争无非就是争夺地盘和资源,还有可能是女人?反正他是很久没见过雌性精灵了。白客胡乱想着,手上的力度不由地加大。

“啊!”显然正被他包扎的人——头发披散且凌乱,穿着麻布衫,裹着破旧的黑布披风靠在一颗粗壮的老树下——不满他的走神带来的痛楚叫了起来,声音却是悦耳的低沉。

“哦哦,抱歉,我刚才走神了。我一般都会同时思考着很多事情,这有时会让我很苦恼。”白客回过神,一只手抓了抓头发又眨了眨眼,放轻了力道,快速地绕了两下完成包扎。

受伤的人无语地看着腿上大大的蝴蝶结,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微笑着对面前黑发黑瞳的精灵模样的人道谢:“谢谢你救了我。”

精灵摆了摆手,小小地笑了下。
“不谢,我难得看到不对我举剑的人。”

然后他抿着嘴,酒窝深深的,那黑眸子看着自己,微下垂的眼角显得挺无辜。
“你是谁?看上去不太向宝石精灵族的,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吟游诗人,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白客想他知道他为什么会是吟游诗人了。他的声音无与伦比,音调优美,简直像唱歌般令人陶醉(“哦天哪真想让他唱一首!”),连说话的时候都觉得内心会引起共鸣。

“那就是人类咯!我听族长说过,他什么都知道呢。”

“嗯……可以这么说。”小爱不置可否。

不过白客还是对“遥远的地方”感到些许的好奇。他最远只来过这片地方——已经快要到宝石精灵地界的尽头了——他也猜想过,更远的地方应该会有更多的不同种族的人存在。只不过他的使命让他没法去更远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来这里?也是因为战争吗?”白客有些累,他坐到诗人旁边,抱着自己的膝盖,配着尖尖的小耳朵,看起来——从吟游诗人的角度——及其的温顺可爱。

“我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吟游诗人忍住莫名想要去抚摸对方的黑发的冲动,手在蝴蝶结绷带上蹭了蹭,“我从听说了就一直想要见到的东西。我走了很远才来到这里,没想真不合时宜,赶上了内战,还被误伤了。”

“没事的,还好你碰到了我,被抓起来就糟糕了。”尤其是你这种异族,估计活不久啊。白客这么想道但还是没说出来。

他觉得自己非常喜欢对方的声音,而且有些理解对方有些相似的执念。

只不过他是寻找,而他已经被迫沦为等待了。

他看着对方脏兮兮的脸,还有胡乱留长不打理的胡子,不过那一双略狭长的眸子流转出淡淡的金色。

他再一细看,又变为了暗棕色。他把一些奇怪的想法抛到脑后,伸出了手:“嘛,我叫白客,Granite一族的精灵,你可以暂时跟着我,如果不想再被弄出血的话 。”

吟游诗人的眼眸露出很久都没出现过的微笑,握住了对方白皙却有力的手。他对他有种莫名的信任,握上手的时候突然涌上心安的感觉,仿佛他找到了一直以来都在寻找的东西。

“你好,我叫小爱,很高兴认识你。”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在这一刻之前或是之后,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又有什么会在未来等待。

PART 3

在白客的石窟洞中休息了几天,加上白客可以称得上手忙脚乱的照顾后,小爱的腿基本上能走路了。

不过这个没有入口的洞——他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进来的。
当时他闭着眼睛,握着小精灵的手(“我建议你这么做!”)——谢天谢地他爱死了这让他如此心安的感觉——往前走,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进来了。

这里感觉像是临时避难的地方,不过根据白客的描述,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白客翻着自己的储藏柜,一个废旧的木板箱——据说是他爷爷制作的——里面还有一些存储,不过白客想他们两个人可能会不够。算了,一会再出去找一点,先把他的伤员安置好。白客好心情地想着。

“去哪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
小爱每一次看到白客自然地穿过石头进来都会觉得很神奇(“哦我们是宝石精灵嘛~”),但这一次他确确实实的担心了。
白客昨天下午出去后直到今天半晚才风尘仆仆地回来。他手里拎着一个鼓鼓的麻袋。
他露出了一个带着酒窝的令人安心的微笑,提了提那个麻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晃荡。
“为了不让我们俩凄惨地饿死。”



“你一个人,没有同伴之类的吗?”

小爱伸手接过白客递过来的木勺——现在唯一的盛用工具——不禁皱了下眉。里面是粘糊糊的黑色的东西,还冒着热气。

“没有,我们族就我一个了。”

白客背对着他往另一个木勺中舀着东西,语气中带着伤感和不易察觉的落寞。

小爱有些动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把木勺送到嘴边——没办法他已经很饿了——吞咽了一口。

“唔……这是什么?”
小爱差点吐出来,因为味道实在是很奇怪,不过这要比他最开始在外流浪吃的土啥的要好得多。

“哦哦,这个,我们精灵族都是只吃这种软石块的……你是人类我想大概吃不惯,所以就加点东西煮了煮……哎呀真是的从来没做过(小声)……味道……不是很好?”

白客抓着头发——小爱发现他一紧张就习惯这样——转过身小心翼翼地问他,脸颊上还蹭上了一抹灰,大概是刚刚煮石头弄到的。

“没有,这很好!让我想起了我刚出发的那段时光。”
小爱摇了摇木勺,仰头咕噜咕噜全部吞下去了。

“嗯,”白客好像松了口气,露出了带着酒窝的笑。

小爱走向前,伸手在白客的脸颊上一抹。
白客突然倒退了一步,差点打翻身后的炊具。

“你你你你你………”

“你脸上有灰啦,这么干净的脸(小声)……是我冒犯了。”

“哦……哦,没,没事,谢,谢谢你。”

白客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神四处躲闪着。小爱看到他尖尖的耳朵正泛着该死的可爱的红。

他转过头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带我出去走走吧。”

“嗯。”

白客的脸还是有些烫,他本能地点点头,又突然抬头看着他。

“不行,外面太危险了。现在在打仗啊!你还想受伤吗?”

“那……去休战区看看吧,那里可能有我要找的。”

所以你要找的是精灵?白客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和失落,又很快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难道他真的对他……

他本来以为他,就在那么一个瞬间他真的以为“他”出现了……打住打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好吧,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过去吧。

白客托着腮有些颓然地坐到草垫上。



PART 4

“你看他的眼睛,也是琥珀色的诶。”一个守卫指着那人类——对就是那个死死护着那异族的精灵的——对旁边小声地说。

领头的守卫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多看了小爱两眼,对死瞪着他的两人挥挥手。

“两个人都带回去。”

*

不久之前。

白客拉着小爱爬上低谷,蹲躲在石头丛之后。

“这片地方被Coral一族践踏过,你知道,珊瑚怪们。全都变成石头了。”

“所以你就把我们涂成石头了?”

小爱笑着跟在白客后面,又不自觉地瞥了瞥对方的小尖耳。

他们两个脸上都抹着石灰,如果蹲在石堆中不动,还真的看不出来是两个活物。

“这叫隐蔽术,是我独创的。怎么样,很厉害吧。”

白客得意地笑着,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小爱忍俊不禁。自从他遇到他以来,仿佛一直都是笑着的。那种来自内心的喜悦,他想,他可能,不,是一定喜欢上他了。

他天真,纯粹,善良,可爱,怎么能不让人喜欢上呢,也许,还是爱呢。

白客拉着他东绕绕西跑跑,来到了一块石头后面。不远处是一个古堡状的石山,隐隐约约能看到入口有很多粗壮的铁栏杆。

“那里就是休战区,异族的精灵都被抓在里面。”

他回头,看到小爱的眼神有些恍惚。
“你怎么了?”
“没事,有点头晕……伤口有些疼。”
“别着急,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

白客扶着小爱,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慢慢让他坐下来。

小爱呼了一口气,恢复了一小会儿。之后他伸手进里衣,拿出一个用精致细绳系着的布袋——一看就是一直非常细致小心地保存着的——他递给白客示意。

“想知道我在找什么吗?”

精灵有些不解地接过,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叠的羊皮纸。

“这个是我的先祖流传下来的,据说上面记载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天蓝石的传说。”
“我是为了寻找这个天蓝石而来,据说只有在这片宝石精灵大陆上。”
“它可能会是某个精灵的传家宝,但我不认识这些文字。”

白客看着羊皮纸上的精灵语,一时间有些震惊。

Lazulite,传说中美丽晶莹的天蓝石,代表的是和平与希望。

很久很久以前,拥有天蓝石的精灵首领统一了宝石精灵族,让子民们免于战争,享受和平。

可是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想要取代精灵王位置的势力,渐渐积攒自己的力量。终于有一天他们夺走了天蓝石。这些吞噬了和平与希望的恶魔们让大陆陷入一片混乱。

原来Amber和Coral两族的战争只是纷纷攘攘的战争史中的一片而已。

谁也不知道天蓝石的下落。没有了和平与希望,恶魔就会永远存在,而战争与苦难就永远不会结束。

“哦石灵神!这根本不只是美丽的宝石,也是结束战争的关键……”

白客看着那些精灵语喃喃道。

他注意到纸的右下角有几句话,像是被反复抹擦的痕迹,显得模糊不清,他勉强看出两句,念了出来:

「如果没有开始,哪里会有结束

是爱的萌芽,是悲剧的序曲 」

他没看到小爱的眼神闪了闪。

“那么,”白客把羊皮纸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回布袋,微笑了下。“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是终于对我敞开心扉了么?”

“嗯,我其实……”是喜欢上你了。小爱有些好笑地想,但他怕吓到对方,还是没说出口。

看他欲言又止白客也不好再纠缠,心里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这个所谓的天蓝石会存在呢?”

小爱无所谓地耸耸肩:“去看看那些异族精灵,问问才知道咯。”

白客交叉双臂抱肩:“那只是个传说,多久之前的了,不一定……”
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爱扑上去把白客搂在怀里,翻了一滚,险险躲开飞来的羽箭,那羽箭只好深深地插进身后的石头里。
“你没事吧?”
白客缩在小爱怀里,两只尖耳朵一颤一颤的,令人怜惜地想要亲吻抚摸。
“没,没事。”

小爱心定下来,这才抬头,发现好几个金黄铠甲身材高大的精灵把他们围住。有一个持着弓箭,其他都是配着剑。他们的眸子都如琥珀般清亮。

“我猜,你们是Amber一族,琥珀精英们。”
小爱站起来,但还是死死搂着白客,无视周围对他们举起的剑刃,瞪着那个领头模样的精灵。

“你看他的眼睛,也是琥珀色的诶。”一个守卫指着他们小声地说对旁边说道。
领头的守卫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多看了小爱两眼,对死瞪着他的两人挥挥手。

“两个人都带回去。”


PART 5

小爱一直保持着半搂护着白客的状态,直到来到了琥珀王宫的门口,被迫与白客分开。

“你们干什么?!他是跟着我的,不能和我分开!”

小爱冲着那守卫大吼。
但他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精灵被金盔甲带走(“不!小爱!别分开我们!”)。

白客被押着往前走,一想到他要被送进休战区那潮湿阴冷的地方,他失去那人的温暖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

刚刚小爱搂着他躲过了差点夺取他生命的箭时他的心脏从未有过的激烈跳动,在抬头看到他眼眸中深切的关心的那一刻,他就认定了,小爱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反正先祖没说是男是女是精灵还是人类——他就是上天把他送到他身边的那个人。


“那你在游历的时候有什么好玩的,和我说说嘛~”

白客抹抹嘴,小爱做的东西实在是太美味,他从来没有想过普通的石头能被他像施了魔法般——如果小爱告诉他他真的会魔法他绝对不会怀疑——那么可口。他心满意足地坐到小爱身边,仰头看着那人完美的侧脸,不停地往他身上蹭着。

小爱惊异地发现,这该死的不会是撒娇吧?!

他大风大浪大难不死,却栽在眼前这只呆萌的精灵身上了(“咦你怎么不说话了?”)。

“哦哦……游历啊……”

小爱任由这个挂在他胳膊上的精灵蹭来蹭去,目光柔和起来。

“ 春天,我会在茂翳的花园中欣赏万物回春,感受生命的萌芽绽放;冬天,则会在广阔的沙龙里找寻等待的意义。有时候,我会游行到郊原,在青翠的牧场上,那些休息着的牧女,松散了农事的附近的田夫农妇,都簇拥着来,直听到我的故事吟诵完,收拾起提琴,在晚风斜日中步履踉跄地向前村去投宿,他们方才惆怅地散去。* ”

“啊……我也想和你一起,去看那大陆外面的世界,秋天飘香的野果,夏天薄蝉的轻鸣……”

白客在诗人天籁的声音和惬意的想像中靠着身旁人睡着了。

所以没发现,温柔的吟游诗人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难得美好安逸的时光,就想这么一直一直下去。




“我们王有请。”首领护卫声音冰冷,面容僵硬。

小爱怀中余温未散,此时此刻被锋利的剑指着,无奈之下只好随着那人进到大殿。

殿堂里淌漾着金色的流光,如琥珀般美丽,如琥珀般温柔。

站在中间的那人有一头金色的发丝,打着波浪卷,精灵耳又大又尖。而他却穿着简单样式的淡琥珀色衣衫——一般皇室才不会那么穿——既随性又高贵。

Amber王回过头,笑意盈盈地走过来——身姿无比的妖娆——凑上去直视他的双眼。

“真的是亮晶晶又暗沉沉的琥珀色,不仔细还看不出来。”王开口,声音却带着少年的稚气。

“你就是当年离开族群很久很久没有消息的那人的后代?呵呵,没有精灵的特征居然还继承了Amber一族的血统?”

小爱垂在身侧的手握起了拳。

“先祖是伟大的Amber精灵,而我只继承了一点点,瞳色是其中之一罢了。”

“嘛,那你大概不知道琥珀之眼是能看透人心的。不然你早就看出他了,是吗?”

小爱有些惊讶于琥珀瞳的能力,但很快又集中注意力到对方提到关于白客的问题:“没有,他是很普通的精灵,但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们别伤害他。”

“哦,很普通,是吗?”Amber王半仰起脸看着他:“小可怜,我告诉你吧,我们发动战争就是为了……嗯,也可以这么说,争夺他,因为他很重要。我一直以为他在Carlos那里,却被我意外发现了,他居然能躲那么久。哦顺便一提Carlos是Coral的王。”

“什么?”小爱有些发愣。突然什么东西闪过他的脑海里,他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了。

“啊,没错,大概就是那样。”Amber王扫了他一眼,琥珀色瞳光色流转,轻轻笑道,“那么,听个故事如何?”

(*参考吟游诗人的百度百科描述)
(PS乱入:Amber王和Coral王人设可参考子墨和柯达,也可随意,并不是柯墨)


PART 6

宝石精灵大陆孕育着无数美丽的宝石,每一类宝石都蕴含着灵力,敛藏不同特质的含义,逐渐发展出各个族类,是宝石精灵族们景仰的源。

而美丽又晶莹的天蓝石是上天赐予的宝贝,是无与伦比的馈赠。它给精灵们带来的是和平与希望,只要存在,就很美好。

它独一无二,没有族群。

她独一无二。

对,天蓝石是个美丽的精灵,而这个独一无二的精灵知道自己是个会带来希望与和平的精灵,她也努力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她在这片宝石精灵大陆与命中注定的人相遇了。她纯真善良,他温柔刚毅,他们产生了纯洁的爱情,但在爱情的火焰就要熊熊燃烧之时,觊觎她能力的精灵族浇灭了所有希望。
那正是当时快速崛起的Granite一族。

单纯的天蓝石精灵被与族长所欺骗,为了宝石精灵大陆的和平和她以为身上所承担的使命,只好与之结合。Granite一族统一了大陆,换得了短暂的和平。不久后精灵产生了后代,自己却在后代出生后消亡。

因为天蓝石只能是唯一的存在。

Granite野心过大,终于自食恶果,被其他几个精灵族围剿,几近灭族。当时族长的弟弟偷偷抱着天蓝石的后代,拿着他母亲临逝前交给他的卷轴趁乱逃走,四处躲避,暂得偷生。

然后一点一点地把他养大。

然后对他交代了遗言。

然后Amber和Coral的战争爆发了。

然后白客遇见了小爱。


与天蓝石精灵命中注定的人是Amber族的精灵。他们美丽透彻摄人心扉的琥珀色的眸子常常光华流转,而且还能看透人心。

而他是Amber的王族。在第一次见到天蓝石的时候他就爱上她了,而且永远只会是她一个。幸运的是他们彼此相爱。但她还是因为大陆的和平离开了。

他求之不得,思念至深,带着他的善良勇猛,离开了族群和这充满悲伤的宝石大陆,去寻找更多未知的东西。

他阅历无数,成了吟游诗人,他不再受到宝石精灵大陆的晕染,精灵耳朵慢慢退化,他也有了自己的后代。

他忘不了她,他写了很多游吟诗,他把最喜欢的写在有着她的传说的那张纸上。

他没事的时候就会摩擦,吟诵,好似看到了她的面庞。

他把它折叠进布袋,交给了后代。

多年后他的后代回到宝石精灵大陆。

然后小爱遇见了白客。


PART 7

(本章有部分R情节,慎)

小爱一直在沉默,唇上的胡须也是安静的,看不出表情。

Amber王还保持着高贵的微笑,但眼中真如千年的琥珀般冰冷。

“你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重要了吧?而且只有他才能停止……”

“让我见他。完整的。”

小爱低沉沙哑的声音硬生生截断了对方的话。

“好吧,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不过你要听我说完。”Amber王绕着自己的金发。“最开始袭击你的,并不是精灵吧?”

小爱猛地抬头。









“白客。”

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惊,下意识地转头,却又自嘲看不见还这么敏*感。

小爱看着那被黑布蒙住双眼绑在椅子上的精灵忍不住心疼,上前查看他是否有伤口。

“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呃,没有,只是把我的眼睛蒙起来了。”

小爱的声音沙哑温柔,黑暗中白客忍不住想像对方暗色的桃花眼盯着自己,脸上竟有些发烫。

肩上落下了温暖,热气在他的耳边萦绕:“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白客心里被那温柔狠狠震了一下,鼻头泛酸,突然转过脸凭感觉就胡乱亲下去。他刚刚触感到酥酥麻麻的胡须,就感到脸被捧住,紧接而来的带着浓*重吐*息的吻,攒着狠劲压在他的嘴唇上。

失去视觉让他的其他感官更加敏*感,他觉得他的脸他的耳朵都发红发*烫——那团火很快就蔓延至全身——让他忍不住轻声呻*吟。

小爱的感情太浓厚,像是常年黑暗的洞穴里投入了一束光,将他熔化,热烈又无法抗拒。

他的眼角应该是流泪了,他的感情也无法控制了。小爱早就解开了他被绑在身后的手,他搂住眼前感情强烈但动作依旧轻柔的人,紧紧贴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在这个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刻,他们只拥有彼此。

小爱猛地将白客压在旁边一大块滑石(*一种很软的石头)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鬼地方会有这鬼玩意儿——一边游*走在他全身,一边把他的腿 分 开。

白客一直蒙着眼,他也没问为什么小爱不把它拿下来。他向后仰着头,唯一的想法就是他现在经历的这些真是太疯狂了而他又该死的欲*罢不能。

太美妙了,他爱的人,正在肆无忌惮,敞开心扉地爱他。




“小爱是你的化名吧?”不知过了多久,蒙着白客的黑布早就不知所踪,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某人还在不要脸地舔舐他的酒窝——问道。“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当然。”小爱已经帮二人穿好了衣服,简单清理了下,搂着他躺在早就变得不成形——小爱不知道它主人看了会不会脸红不过可能不会因为那根本就是他故意的——滑石上面。

“我叫Liuhowl 。”

“这个cool啊!嗯……我可以叫你浩哥嘛?”

“随你。”

小爱笑得宠溺。

他刚刚得到了在这世界上他最想要的和最爱的人。
更美好的是,他也是如此地爱着他。

“嗯嗯,浩哥,浩哥,浩哥!嗯,其实白客也是我的化名,你可以喊我……明明。”

“好啊,明明。”

天哪!他性感的嘴唇温柔地开启,喊只有族长和他自己知道的名字,仿佛包含了世间所有的爱意,简直让他又一次差点高*潮……

温存了一会儿,白客伸手到他的左边尖耳朵旁,歪着头拍了拍,有什么东西掉到了他的手上。

“呵,原来你藏到耳朵里了,难怪我刚刚把你扒光了都没找到呢~”

“什么啊!你这个……”流氓色鬼!

尽管刚刚这个那个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白客还是被小爱的话弄的脸红心跳。

他把卷轴递给小爱。

“你可要收好了,而且关键时刻才能打开。不然我可要找你算账。”

“放心,这可是定情信物。”

“……不要脸。”


“嘿,看这个,这是我要送给命中注定之人的。”

他们在草垫上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白客好像想起来什么,拿出一个卷轴,一对尖耳朵微微颤抖着,眼睛亮晶晶,向小爱炫耀着。

“所以,是要送给我吗?”小爱半开玩笑地伸手去拿。

“诶?!”白客立刻心虚地收回去。“只是给你看看,一般人我还不给他看呢!”

“哦,除了拿剑指着你的那些家伙,你不都一直是一个人吗?难道你还要给别人吗?”

小爱心里突然一阵失落,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一些话没经过考虑就说出来了。

果然白客的眼神黯淡下来,还带着丝丝难过和委屈。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你有你寻找目标,那……不会是你的,不会的。”我又何曾不想给你,但我不能误了你。

白客的语气令人心疼,小爱就算有再大的火气也都瞬间消失了。他只想把那人搂紧怀里,抚摸他柔顺的黑发。

“好好好,都随你,都听你的。”
“……”
“我错了,别难过了啊……”
“……”
“……我唱首诗给你听吧?”
“好哒!”
“……”

那个卷轴,是给他命中注定的人的。他知道,就算他不是他的,白客也是他命中注定之人。

从遇上他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所以,他可以等,只要让他陪在他身边。

幸运的是,他终于等来了。没有比他们此时此刻心意相通更令人意外又幸福的事了。

可是,他想到要迎接的命运,心中涌上不舍和伤悲。他吻在睡着的白客的额头,轻声说着:“等我……”
过了一会儿他也觉得非常疲惫,慢慢地睡过去。

白客睁开眼,目光渐渐带上了依恋和悲伤。




PART 8

“怎么样,你还愿意去吗?”

“当然。就算为了大陆的和平,而且你们还有别的人选吗?”

白客看着暂时沉睡的小爱轻声反问,目光胶着流连,情绪万千。

Amber王轻轻笑着,手里把玩着的却是一块珊瑚。

“突然好羡慕,哈,你们感情真好,你们都愿意为对方牺牲一切。”

“那当然,他是我最爱的人。任何事物都在变,我的爱,不会变。只要他还在。所以这种得到的愉悦和分离的痛苦……”

“我何尝不懂。”Amber王抚摸着那块珊瑚——奇怪的环形的非常像一个手镯—— 接过话,出声竟显得沧桑不少。“我们本来是心意相通的,奈何不能只考虑自己的自由与欢愉啊,为了这片大陆的未来,我们……身不由己。”

白客抬头愣愣地看着他,看到对方金色眸子中荡漾的悲伤,内心也不禁柔软起来。

比起他们这种天生的——感情永远不会是第一位的——首领,他能得到相守的爱情是何其幸运。

他默默地从Amber王身边走过,还是没忍住拍了拍对方突然就显得瘦弱些的肩膀,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躺在那昏睡的人,迈步离开了。




此时的宝石精灵大陆已完全失去了原有的——作为一片属于精灵地宝地该有的——模样。显然,两大精灵族又开始战争与较量。天空暗黑,琥珀与珊瑚不停地碰撞纠缠,各种奇花异树不是变为灰石就是化为灰烬。

但精灵们的面容是疲惫的,他们好像早已厌倦了战争,却似乎被操纵着厮杀。

白客看着这一切,心中满是震惊。爱好和平的精灵们也有互相厮杀的一天,这都是因为什么呢?看着他们疲惫的面孔,他想可能远远没有争夺地盘那么简单。

“王!是Amber王!”琥珀族有人看见了Amber王,激动地叫了起来。没有什么比本族首领出现在战场上更加令人激动的事了,尽管他们也不是那么斗志昂扬。

对方也减弱了攻势,向后退却着,把他们的王迎了出来。

“Amanda,你怎么都出来了?”
Coral的王,Carlos,深邃的眼神,俊朗的五官,灰黑的发披肩,一身亮黑色的铠甲带着厮杀的痕迹,高大的身躯勇猛威武,透着强大的王者气息。

Amber的王,Amanda,一向不怎么露面的神秘首领穿着少见的金色的修身盔甲,提着琥珀琉璃色的长剑,带着淡淡的笑面对着Carlos。
“好久不见,Carl。”

Carlos听见这亲昵的称呼微微蹙了下眉,他观察着许久不见的人,发现容貌并不曾变化。

白客打量着Coral王,不同于Amber王的精致,他历经了战争的折磨,已经充满沧桑和疲累感。
但他发现他的脖子处有琥珀色的链子若隐若现,并且从对方灰褐的眼中看到了属于首领者的亮光。

希望的亮光。

“你找到他了?”

“嗯。他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我相信你,我也在尽量做我能做的。”

“是啊。我们争斗了这么久,却也是为了结束争斗。到底是什么这么折磨我们?”
Amber王伤感地看着对方,手腕上的珊瑚镯子轻轻晃动。

“哈哈哈哈,愚蠢的精灵,是我啊!你们都发现不了我吗?!”
Amanda的话余音未消,一个尖刻刺耳的声音回荡在空中。

两方精灵对阵的中间卷起了一阵狂风,战场上的精灵们身上漂浮起黑色的悬浮物——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下一瞬间就飞出卷进了狂风里,渐渐凝成一团黑雾状的物体。

“嘶嘶嘶——天蓝石又出现了!哦!
“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大陆唯一的首领将要归来!”


PART 9

一团黑色的扭曲的雾状物体在天空漂浮着,精灵战士们已经倒下了一大片,白客站在中间——穿着金色盔甲和黑色盔甲的两个精灵在一左一右——抬头对着那黑漆漆的东西。

小爱出来就看到这么一副诡异的场景。
“天哪?!这都发生了些什么……”
他胡乱捡了套散落的盔甲套上,又找了把干净些的匕首,直直往白客那边跑去。

“呃,浩哥……”
白客扭头看见小爱一脸凶狠朝自己快步走来,本能地缩了缩脖子,有些心虚。

“明明,你……”
小爱看到他抬头看向他,眼里是一直未变的无辜的依恋,也不管刚刚是不是对方把自己弄昏迷的,上去就把那人搂到怀里。

“你没事就好。”
白客感受着温暖的怀抱,眼眶湿漉漉的,然而下一秒他就落下泪来。

“让我们一起面对,别再
丢下我了,好吗?”
小爱贴着他颈后的发,声音温情似水,流入心田而荡起波纹。

“……”

对不起。

小爱挪开看着白客,精灵却已经转头对着那一团黑雾。

黑雾慢慢向下,化成了一个人形。
“Granite……”Carlos喃喃地说道。
但四人都做出了防备的姿势,毫不惊讶,仿佛已经知道对方会出现。


“最开始袭击你的,并不是精灵吧?”Amanda问道。

小爱猛地抬头。

“看来我的想法可能是对的。我和Carl是打过几次仗但都是小打小闹。然而奇怪的是他们越打越欢根本停不下来,都快要脱离我的控制,就好像被什么魔法操纵了一样。”

“……我只知道那是一团黑雾一样的东西。”

“我觉得,那是残留的Granite。他们怨念太重,又是好战的一族,他们四处袭击,刚好被你碰上了。”
Amber王拨了一下金色的卷发。
“唉,都是命运。”

“……那……是不是只有白客……?”

Amanda看着小爱的眼神,突然有些不忍心说出真相。

“让我去,我也可以。”
小爱已经知道答案了,但他不愿意接受。

“我知道的,我在那些游吟诗里听过的。我的精灵血统不纯,我也能让那该死的玩意消失。”

但是白客不能消失,不能。





“……”

“别担心,那大概只是Granite王的残念。”

“那,只有我能解决它吧?”
白客此时才从自己就是天蓝石这件事的震撼中缓过来,心里出现的是庆幸和希望。因为他就是那代表和平和美好的天蓝石啊,是他,也只有他,是结束这苦难的一切的关键。

不过很快他的庆幸就消失了。

Amber王淡淡地说:“如果不是纯正的精灵血统,也有可能……”
“不!”
白客立刻打断了他——他知道他说的是谁——而且不停的摆着手,尖耳朵也在颤抖着。

“不行!我求你,我求你!让我去吧……”
白客瞪着双眼,那微下垂的眼角已经泛红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Amber王,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他已经知道了是不是!哦石灵神啊……”
Amber王转过身,看不清表情。

“你们啊……随你们好了。”





白客闭着眼,感觉额头上的温暖和浩哥轻轻的低喃“等我”,心中又是柔软又是酸涩。

不,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如果是我离开也只是暂时的而已。我们不会分开。

他指尖转了一下,绕起的是并不熟练的催眠术。


“你们灭我Granite族,我还被困在这片焦土上上前年……我是不会罢休的。”

黑雾化身隐隐约约头戴皇冠的人形的模样,声音低沉而怪异。

“你是自食恶果,真正向往和平的人不会像你这么做的。你只是一团残念而已。”

“哈哈哈,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消失吗?因为你!因为你也算是半个Granite族的!只要有Granite一滴血一块肉在,我就不会消失!”

小爱看到白客的脸色苍白起来,他扶住对方的肩,给他自己的支撑和安慰的力量。

“你也是这一切的源头!你本属于我们!只有我们才有资格统领这片大陆!”黑雾怪还在恬不知耻地咆哮。

“不!我和你们不一样!”白客握住了小爱的手。“我是和平与希望的存在。”

小爱看着白客说完就被蓝白色的光笼罩,接着化成了一把天蓝透明线条优美的宝剑,仿佛用世间最美的蓝宝石锻造而出。

小爱伸出手握住了剑柄,温和而清凉的触感,就像抚上了那人微笑的脸颊。
小爱的脑海里响起了白客的声音。

“浩哥,我永远与你同在。”



PART 10

Amanda和Carlos并肩作战,帮小爱抵挡着一团团小黑雾的攻击。

小爱抹去嘴角的一点血,瞳孔已经绽出金色,握着晶蓝色的剑,王者之风不可阻挡。

最后一击了。

他利用宝剑上白客的隐蔽的力量,躲过对方一道攻击,随即消失在战场上。

下一秒,一簇蓝白色的光贯穿了那人形黑雾。

Amanda和Carlos都回头看向空中。

那邪恶的恶魔般的家伙使劲地垂死挣扎,发出愤怒的怪叫,结果却是越来越扭曲,裂纹般的光从贯穿的地方向外伸张蔓延。
“砰——”
爆炸,四分五裂,无数的碎片化为黑砂,慢慢游荡,消散在空中。
乌云散开,新生的阳光照耀大陆,如梦初醒。


小爱却来不及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他举着剑,让他的明明快变回来。

美丽的晶蓝色的剑从小爱手上浮出,渐渐化成了精灵的模样。

只不过是半透明的,没有实体的。

小爱彻底懵住了,眼角不知觉地划下了眼泪。

空中蓝色透明的白客低下头,在小爱划过透明泪痕的侧脸上下几乎没有感觉的一吻。
小爱甚至能感觉到他尖尖的精灵耳从他脸颊划过。

“浩哥,你知道我爱你的,永远。”

然后他露出了带着甜甜酒窝的笑,满足地闭上眼。

“明明!!!白客!!
“不!不要!!!”

然后他带着淡淡的白光,渐渐消失在放晴的大陆上,消失在小爱的眼前。

“我们会再见的。”




小爱眼眶通红,干涩又模糊的泪不断掉落。他捂上心口,那里撕心裂肺地疼。
有什么扛着他的手。是卷轴!是明明留给他的卷轴!

他连忙掏出来,颤抖着打开。里面记载着一些文字,他一个字也看不懂。

他有些绝望地拽住身旁的Amber王:“这是什么?!快告诉我!”

Amanda看了看,皱起了眉:“我也不认识。”
Carlos也看了看,摇了摇头。

小爱颓废地坐到地上,眼角落下一滴泪,落到他手上的那一刻发出了光晕。
光晕消失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块美丽透彻的蓝色宝石。
他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女声。

“如果你能听见我,那明明一定很爱你。

“我想你也很爱他。你一定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因为我们命中注定的人一定是相似的啊。

“我有带来和平与希望的力量,却没真正发挥作用,Granite是有野心的一族,我觉得大陆总有一天会遭受灾难。

“庆幸的是,还有,我未出生的孩子,他一定会给大陆带来和平与希望,完成我的心愿。

“而你,就是最后的希望。有爱在,有你在,天蓝石就不会消失。

“因为这是我对他最后的祝福,他的灵魂会被保存在石头里。

“总有一天,你们会相见。”



Amanda和Carlos看到小爱手里突然出现的蓝宝石,又看着他紧紧攥住,嘴角泛起的温柔的笑,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转身去处理自己族的事情了。

反正有和平与希望在,暂时的分离算什么呢。


小爱抬起头,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柔缱绻,他微微启唇,轻声耳语般。

“老地方见。”

温柔的风抚着他的发,他的手,他微笑的嘴角。

心中有彼此,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



PART BEGIN

如果没有开始,哪里会有结束

从远方的海湾漂到宝石的彼端

有多幸运,我遇见了你

是爱的萌芽,是悲剧的序曲

你如夜的黑发,是我内心的温情

你甜美的酒窝,是我世界的辰星

思念让我如坠地狱

命运让你再次出现

以英雄的姿态

感化世间的纷乱

泪水模糊了双眼

现实让人眩晕无奈

为了和平与希望

你选择了牺牲

为了忠诚与回忆

我选择了守护

在夜深人静的石窟

面对真心无法回避

用爱情的烈火燃烧彼此

越过一切樊篱前进、前进

脚下

是幽深曲折的秘道默默记录着过去、现在、未来

我们经历的这一切

在千年之后也无人记得

只要你我心意相通亘古

只要你我灵魂相濡以沫*

(*改编自一首古老的中世纪欧洲游吟诗)


PART END

他滑下低谷,直直走进了他们曾经的栖息之所。

尖尖的精灵耳晃了晃。

“浩哥,欢迎回家。”

FIN


*(可以忽略的)后记
一万两千多字的正文完啦!看的过瘾不?好吧这么正经(?)的文我写得还是很过瘾的2333

●▽●欢迎吐槽评论呀hhhh

这篇文完了我也暂时停笔啦,匿(窥屏)一段时间,等三次元有空了再玩耍!不要忘了我哦(忘了也没关系我会回来的)(更何况还有好多坑)(躺平)


评论(20)
热度(26)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