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夜莺与玫瑰(5-8,童话AU,全文微修整理)

前文戳:

1-4

谢谢支持,以下正文:


chapter 5

「闭上眼睛,就阻止真相之花的绽放吗?」

花蝴蝶摆弄着自己的触角,他最近在尝试新的亮蜜,乐此不彼地把自己弄得亮晶晶。“你怎么闷闷不乐,难道是失去爱情的激  情了?”

“我也不知道,浩哥最近不搭理我了。”

“你一颗心都挂人家身上了,但你不说出来,人家能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

“嗯……我刚想起来,听说他要娶公主了。”






礼厅里到处都是粉白嫩黄淡蓝的花儿,缤纷琳琅诱人的菜肴酒水,还有各种五彩闪耀晃动的贵族。

白明明飞到一束花篮里,忍者呛鼻的味看着游走在宾客中的刘小爱。他客套的笑,眼角的疏离,目光的闪烁,都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地让白明明害怕。

公主出场太过华丽,像是从精美的画册中走出来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除了一直盯着刘小爱的白明明。

他看着刘小爱挽着公主的手,看着他为她戴上戒指,看着他亲吻了戴着面纱的公主。他觉得心里有个地方隐隐的痛,有个声音叫嚣着让他去阻止这一切,但又很快被自嘲压下来。他有什么资格呢,他只是只小小的夜莺。他们的关系可能还没他想象的那么好,连他的婚礼他都只能偷偷地看。

这不是他的浩哥。他的浩哥明明当着他的面拒绝了公主,他的浩哥是会温柔抚平他翘起的毛,喂给他亲手做的小饼干,偶尔还会嫌他胖戳戳他的小肚子,会在他唱跑掉或是唱破音时给他鼓励的微笑和始终不变的宠溺的眼神,而不是礼台上挽着女人的陌生的西装青年。

他又看了一会,刘小爱一直都没往这边看过。他心碎地默默离开,飞出了礼厅。他精神恍惚,并没有注意到随后里面出现了女宾客的尖叫声。






刘小爱内心很烦躁,但表面还是不得不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那天之后他不愿意再见小夜莺,小夜莺不明所以,次次都来敲窗户,趴在玻璃上好久好久,他差点就忍不住缴械投降了。于是这几天他干脆就一心处理这堆杂事,想着先把这边的危机解决了,有可以回旋的余地,之后一切都好说。

他不敢到处乱瞥,说不定就看到他家小夜莺了。他不敢保证不会动摇,他没有这个自信。他内心几近崩溃地完成了步骤,公主还挽着他,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一股黑色旋风出现在礼厅中央,继而不停旋转着,桌椅板凳菜肴酒水纷纷被卷起,宾客们尖叫着四处逃窜。

『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旋风中一个人影渐渐浮现,黑发黑瞳黑眼圈,面色苍白,像死去的鬼魂。

『不要犹豫,动手吧!』

还没反应过来的刘小爱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知觉了。







婚礼前夜。

公主正心情愉悦地比划着婚纱礼裙,突然从镜子后面看到一个黑影。她猛地回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黑袍人。开口好似沙哑的女声:『终于等到你了,我的继承人。』

“你是谁?什么继承人?”

『古老的巫术继承人啊,我的女儿。』

“女儿?!你……”

『不要怀疑,我的女儿。你乌黑的发在太阳下会闪出金色的光,你深紫色的瞳孔告诉了我一切,还有你柔软的腰后有朵玫瑰的胎记。一切都指向一个真相,那就是你是我的女儿,伟大的巫术的继承人!』

“……你要做什么?”

『我的力量不多了,要保证你能获得足以继承的力量。明天的婚礼就是拜祭仪式,是你获得力量的唯一机会。』

“获得力量?”

『力量,是多么令人渴望,有了令人畏惧的力量,就能拥有权力和金钱,拥有万人的仰仗!』

“等等!我还是没明白……”

『所有的一切都会出现在卷轴上,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说着黑袍人化为大片的黑羽毛旋转着消失了。公主捡起一根掉落的黑羽毛,插到桌子前的墨水里。她又拿出卷轴,展开一看,果然出现了以前没有的字迹。

〈承以玫瑰的诅咒正在慢慢失效,现需继承人以被除记忆者灵魂之力洗涤,可获新神力。〉

“被除记忆者?难道是……啊!”

卷轴上浮出一道黑影,突然钻进了公主身体里,公主仰头,嘴巴张大发出嘶哑的吼声,双眼红光闪烁不定。

她的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似是一个人的回忆。





chapter 6

「年少我们梦中种的花,你是不是还能想起?」



※二十二年前

“这真的是你的决定?”黑子女人表情平静地问面前的中年男人。

“是。拜托你,远离我的生活。”

黑衣女人却瑰丽地笑了。“你一定会后悔的。”语气里有咬牙切齿的狠戾。


满面温柔的女人抱起篮中的婴儿。“真可爱啊,也是男孩子呢。”

床上躺着的的女人虚弱地笑着,“小姐,太好了,这下小王子有人陪了。”

“是啊。”女人笑了,她转头把另一个摇篮里睡着的孩子抱起来,放到婴儿旁边。稍大点的孩子好像醒了,本能就伸过圆滚滚的胳膊,小巴掌轻轻抚在身边婴儿嫩嫩的脸上。“看他们俩,感情真好。”女人先微笑了下,又轻轻叹了口气。“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好。”

一个有着桃花眼的中年男人从背后按上女人的肩。“是啊,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他们能健康长大。”他望着床里的孩子们。“还好她没有再来了。”

女子柔柔地笑:“她也应该有孩子了吧。”

中年男人也宽慰地笑了:“是啊。对所有人都好。”










※十六年前

“浩哥哥,你等等我!”

听到稚嫩的声音刘小爱停下了脚步。“我不是拉着你么,又丢不掉。”

“不管,我要和你并排走。” 白明明摇了摇两人握着的手。

刘小爱无奈,但表情明显是愉悦的。“你走的慢,小心别摔着。”

“摔也是拉着你一起摔。”

刘小爱看白明明一脸认真,他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粉嫩的脸。“好啊,我摔没事,你鼻子这么瘪,再摔就没有了。”

白明明咯咯咯笑起来。“浩哥,快去教堂吧,去迟了母后要生气了。”

“她再生气也不会说你,说的是我啊。”刘小爱扶了扶额。

“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宝贵的。坐在绿树上看太阳驾驶着她的金马车,看月亮开着她的珍珠马车,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山楂散发出香味,躲藏在山谷中的风铃草以及盛开在山头的石南花也是香的。然而爱情胜过生命。 爱情是一件奇妙无比的事情,它比绿宝石更珍贵,比猫眼石更稀奇。用珍珠和石榴都换不来,是市场上买不到的,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更无法用黄金来称出它的重量。 ①”

教堂的神父缓缓诵读着,低沉稳重的声音对六岁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催眠曲。

正认真听神父诵读的刘小爱觉得肩膀一沉,紧接着传来熟的不能更熟的呼吸声。果然白明明睡着了,自然而然地靠在他肩上。

刘小爱嘴角弯起发自内心的的笑,他抬头看着教堂顶的壁画,那些神看上去都很开心。他突发奇想,很希望他和白明明能变成传说中那些神,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不过他从未考虑过他和白明明会分开。从出生起他们就是一直在一起的。以后也会一样。




“浩哥哥,我刚刚梦见玫瑰花了。就是花园里的那种,不过颜色是红色的。”

“花园里没有红色的玫瑰。你是不是特别想看呀?”

“嗯。不过梦中有个姐姐告诉我是她带走了玫瑰。”

“姐姐?”

“很可爱的姐姐,不过我忘记长什么样了。”

牧师合上书,目光缓缓追随着两个并排离开的孩子,带着诡异的波动。











※十年前

“浩哥,你在看什么?”白明明走到刘小爱身边。

刘小爱正趴在窗台上,看着满天星星。白明明觉得那些星星都前赴后继地跳进了眼前人的桃花眼里,漂浮沉溺,再也出不来。

“嗯,我总觉得最近有什么事要发生。”

“那是有,我快12岁了。”

“这么快,你都要成年了啊。②”

刘小爱其实说的是心里话。他一直都没和白明明分开过,和对方一起一点一点长大,真的没有特别注意到年龄。

“嘿嘿,浩哥,你要送我什么成人礼啊~”

“嘛,保密。”

“哈,是还没想好吧。”

他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头。“我长出来的胡子给你,你不会嫌弃吧。”

“一定会的。但你舍得么?”

“给你,我什么不舍得?”

在有默契地安静了一会后,白明明先出声:“浩哥,我给你唱首歌吧。”

刘小爱笑:“好。我听听,你和夜莺谁唱的好听。”

……
you’re grace and might
【你优雅而强大】
like king from hell
【如同地狱的君王】
I can just play seek and hide
【我只好暂时东躲西藏】
but there’s one thing
【但有一件事】
you’d realize
【只怕你未曾留意】
that you’re now in my——
【你现在正处身于我的】
hea-he-he-eart
【心心心心中】
hea-he-he-eart
【心心心心中】
and i have a wish——
【而我有个希望】
be-be-be-with you
【和和和你在一起】
be-be-be-with you
【和和和你在一起】
……③



刘小爱撑着头,歪着看身边人:“好听。”

白明明:“这是我给你写的歌。”

刘小爱:“我的明明这么有才啊,我甘拜下风。你以后就专门给我唱歌吧。”

白明明:“那得我开心了。”

刘小爱:“那你要怎样才开心呢?”

白明明:“你唱歌给我听。”

刘小爱:“……”


“其实,浩哥,”白明明又开口了,“我又梦见那个带走红玫瑰的姐姐,我想起来在哪见过了。”

“哪儿?”

“本煜哥的房间里。有一次我去邻国玩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念念叨叨,一直在找的那个女孩。”

“喔,你怎么会梦到……”

白明明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父亲!”刘小爱推开侍卫破门而入,房间里一个黑衣人正背对着他。

女巫回头看到了刘小爱和他身后的白明明。她又转过头,突然大笑了起来。

“你儿子这么大都没有心仪的女孩,你知道原因吗?”她在国王耳边轻声呵气,话语里满是挑衅。

刘小爱听到女巫这么问,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白明明。

中年男人面容严肃。“你不是承诺过不再出现吗,王子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承诺?哈哈哈,我太开心了,你竟然会信我!你竟然会信我!为了奖励你,我送你一份大礼吧。”

她又走到刘小爱面前。“就是你,你流着他可恶的血。啊,还有你这个小尾巴,今天你成年了吧。那我顺便也送你们一份成年礼物吧!”

黑衣女巫突然旋转起来,黑色的羽毛四处飘飞,整个王国都晃动起来。

国王化成了乌鸦,在女巫的操纵下融进了女巫的身体里。城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了刘小爱,其他人都消失了。

但刘小爱也失去了了之前所有的记忆。







※七年后

“大家欢迎转学生。”

“大家好,我叫本煜,是邻国的王子。请多多指教。”





①摘自王尔德原文

②这里私设男子12岁成年

③歌词改编自《报告老板》中白客唱的改编版《狐狸叫》



chapter 7

「玫瑰开出心底的悸动,会不会温暖心灵?」

花蝴蝶看着失魂落魄的夜莺,忍不住安慰道:“白日月,没关系,你看,公主结了婚,太阳也没消失,新的一天月亮也会出现。你的歌声还会是那么美妙,会有人欣赏的。”

“我不会再唱歌了。”白明明把头埋到翅膀里。“不会的,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有浩哥那样的人了。”

子墨扇了扇翅膀:“你还可以去给他唱歌啊。”

“浩哥不愿意见我,他把窗户上了锁,就像给我的喉咙上了锁一样。”




“哎,固执的夜莺啊。希望他能想通。”子墨在花丛中飞着,寻找自己需要的花蜜。

“咦?那个人也在采蜜吗?”子墨看到前面玫瑰树前站立着一个人。他飞近了发现,那个人正看着树上的一朵白玫瑰发呆。

他停在一根荆棘刺上。“你好,你是王子吗?”

那个人好一会儿才注意到花蝴蝶,他礼貌地微笑:“是的,我是本煜。你就是传说中花园里唯一的一只蝴蝶吧。啊,真如传说中一般美丽动人呢。”

“啊,谢谢。”蝴蝶已经忘记他前半部分的话了。他想,他怎么不告诉我他的名字啊。

“王子,为什么不是你娶公主?”蝴蝶摆弄着亮丽的触须。

本煜:“……我此生只会娶一个人。”

子墨:“哦?她在哪?”

本煜突然苦笑了下:“我也不知道。我找了她很多年。”

他又看着那白玫瑰:“但我不会放弃。已经很接近了。公主给我的预言里说只要红玫瑰出现,她就会回来。”

“红玫瑰?我曾经梦到被红玫瑰包围,她们很美。”子墨也望向白色的玫瑰。“你别放弃,一定会出现的。”



“我想回去看看公主的婚礼,好回去和夜莺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子墨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的样子。

本煜点点头:“我和你一起去吧。”不知为何,他从心底很喜爱这只美丽的蝴蝶。他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心情了。

他们来到礼厅,可是出乎意料,礼厅内一片狼藉,像是婚礼结束了,但现场又乱的不合常理。

“哦我的耶稣基督!”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本煜冷静地观察现场,发现了一片黑色羽毛。他捡起羽毛端详了一会。

“哦这个味道,”子墨闻了闻羽毛,“一路传出去了。”说完他就飞出窗外,本煜急忙在后面追出去。





本煜拿着羽毛,站在公主的城堡门口。

“是这里?”

“就是这儿。”

本煜的脸上突然有些不自然。“刚刚举行完婚礼,这么打扰人家,不太好吧。”

子墨想了想:“也对,不能随便打扰人家,要先敲门。”

本煜:“……”

本煜:“你不是会飞吗?你悄悄飞进去看看。”

子墨:“对,正好我会飞。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真是个好主意。”

子墨围着城堡转了一圈,看到一个美丽的碎花窗帘。应该就是这里,这个公主和我一样爱美。



公主望着床上躺着的人,忍不住伸手想抚摸对方的脸。突然手半途停住,接着她的双眼泛出红光:『哈,都长这么大了。真是越长越像他啊。』

红光消失,恢复了公主的声线:“能不能不要老是附我身。”

红光出现:『我力量虚弱,只能这样。我教你的你忘了吗,怎么还不开始?』她的手伸向昏迷不醒的刘小爱。

红光突然消失,她的手又收回来:“……你让我多看一会。”





花蝴蝶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了公主自言自语,眼睛还时不时发红。

‘天哪!一定是恶魔上身啦。’

‘床上那个人不是白日月的那个什么哥吗?看上去是生病了吗?’

正当子墨想不通准备回去问问本煜的时候,公主刷的一声站起来,双眼红光大绽。

『不要再耽误了,否则一定会后悔!!』

公主的双手举起一把奇怪的匕首,对着刘小爱的心脏就要刺下去。

“恶魔杀人啦!”花蝴蝶看到这一幕,尖叫着准备俯冲下城堡,一转身眼前一黑,本煜破窗而入,一脚踢飞了公主的匕首。公主惊讶地“啊!”了声,瞳孔恢复原色,瘫软在地。

花蝴蝶趴在本煜的胸口,听到了对方有力的心跳声。他突然不想离开,从心底传来的声音告诉他这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地方美妙许多。他想起夜莺说的,无与伦比的美妙。这就是夜莺唱过的歌谣里传颂的爱情吗?他是不是遇到那个人了?

本煜听不见子墨稀里糊涂的想法,但他也没让人家离开自己的胸膛。他觉得蝴蝶趴着的那块地方温暖了起来。

不过眼前的事让他有些吃惊。公主的房间现在就像黑魔法屋一般阴森,满地的羊皮纸和碎玻璃片泛着诡异的暗光,公主头发凌乱,坐在中间低着头。匕首插在另一端的墙上。

本煜:“你没告诉我你要杀他。”

公主声音异常沙哑:“他是我获得力量的关键。”

本煜:“你已经是公主了,你要力量做什么?”

公主哈哈哈笑起来,双眼霎时变得通红:『复仇。』

『那个男人的父亲抛弃了我,以为做了国王就能把我驱逐了,我要他一直痛苦,他的孩子也是!』

“杀了我。”公主短暂地恢复了清醒。“老女人疯了,杀了我就能杀死她。快!”

本煜皱着眉,闭上眼抽出了剑。




公主嘴角流着血,她看着本煜:“ 原来的诅咒只有红玫瑰才能解开……取我身上玫瑰图案部分的血,滴在红玫瑰上,一切诅咒就能解开了咳咳……”

她望向床上。“我不想伤害他的……我真的喜欢他。”

从八岁那年,偷偷看到了那个树下条纹衫的少年开始。他的笑是那么暖,只是只属于那个蘑菇头白衬衫的小少年。

后来她得到了女巫的记忆,原来那夜莺就是……原来一切都没变,就算有了诅咒,就算什么都忘了,他的笑容还是属于他。

她微微笑着,呼出最后一口气。

就让她为他做最后一点事吧。



chapter 8

「荆棘刺穿灵魂,是否有勇气让真挚的爱绽放?」

白明明望着昏睡中的刘小爱。他轻啄着对方黑夜般乌黑的发,巧克力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增添魅力的胡茬,和此时苍白的薄唇。

但刘小爱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



“你这么啄他,他也不会疼醒的。”花蝴蝶还准备多说两句,看到白明明眼中已经泛起浪花,于是飞到本煜的肩头坐着。

本煜轻声说:“解诅咒的方法只有红玫瑰,还有我手中的这瓶血。”

白明明又看了一会他的浩哥,扑棱棱飞走了。他像个影子似的飞过了学院,又像个影子似的飞越了花园。




“给我一朵红玫瑰吧,”白明明对草地中间的一株玫瑰树说道,“作为回报,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任意时间都可以。”

可是树儿摇了摇头。 

“我的玫瑰是白色的,”他回答说,“白得就像大海翻起的浪花沫,白得超过山顶上的积雪。很抱歉,它们虽白,但对你没有帮助。不过谁不喜欢你的歌儿呢?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古日晷器旁的兄弟,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 

于是白明明就朝那棵生长在古日晷器旁的玫瑰树飞去了。 

“请问您有红玫瑰吗?它对我很重要。”

“我的玫瑰是黄色的,”玫瑰树回答说,“黄得就像琥珀宝座上美人鱼心爱的头发,黄得超过了稻草人心头上那根麦穗,可惜它们也不能帮助你。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荆棘丛最中心我的兄弟,他偏远又神秘,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 

于是白明明就朝那棵生长在荆棘中心的玫瑰树飞去了。 

“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但一定是很远很远。祝你好运,可爱的鸟儿。”玫瑰树摇着他的树枝。




荆棘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一路上白明明不停地飞啊飞,有时饿了就吃树上的野果,渴了就啄一点小溪的清水,其他时间都在不停地飞,他的心里很焦急,根本顾不上睡觉。

终于最后来到了荆棘丛。这时候他已经疲乏无比了,翅膀用不上劲,上上下下地漂浮。

这样不行,我不能放弃,浩哥还等着我呢。白明明心里咬咬牙,朝着荆棘的尖刺撞去。翅膀上尖锐的疼痛顿时让他清醒了些,顾不上点点血珠的掉落,扑腾地继续向前。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他终于来到荆棘丛的中央,终于看到了像快把天刺了个洞的荆棘玫瑰树。

“给我一朵红玫瑰吧,”他大声地说道,声音夹杂着隐隐的哭腔,“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任何歌,或是其他什么,什么……什么都可以!” 

可是树儿摇了摇头。 

“我的玫瑰是红色的,”它回答说,“红的就像醇香的葡萄酒,红的就像瑰丽却剧毒的蘑菇上的斑点。我的花儿是有勇气的人经历千辛万苦,才能窥见她的模样。她是真爱的化身,但自从失去了真爱的滋润,这里长出了一片一片的荆棘,加上常年的严冬已经冻僵了我的血管,霜雪已经摧残了我的花蕾,风暴已经吹折了我的枝叶,再不会有当年那么大片盛开的玫瑰花了。” 

“我只要一朵玫瑰花,”白明明哀求道,“只要一朵红玫瑰……那是我唯一的希望了……难道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 

“嗯……有一个办法,”树看了看夜莺身上快干涸的血痕,“但我怕你没有勇气,听到就会晕过去。” 

“告诉我吧,”白明明说,“我不怕,到了这里,我已经不惧怕任何事了。” 

“如果你想要一朵红玫瑰,”树儿说,“你就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

“用我胸前的鲜血?这么简单?”白明明扑扑翅膀。

“不,不。我知道你很焦急,但一定要听我说完。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你最好还要唱歌来表达你心中的真诚和挚爱,而且要唱上整整一夜。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你的鲜血一定要流进我的血管,并变成我的血。这样,你的勇气和真诚和你跳动的血会才可能让我绽放一朵你要的红玫瑰。”

“好。月亮马上就出来了。”

玫瑰树有些诧异于夜莺的干脆:“你不会惧怕疼痛,惧怕死亡吗?”

“我会,但一想到要失去浩哥,疼痛和死亡就轻不可言了。他是我的一切,我也会为他付出一切。一想到这我就充满了勇气。”

玫瑰树摇了摇树枝。“这是真挚的爱情啊!你一定会实现愿望的。”


TBC

评论
热度(23)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