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夜莺与玫瑰(9-12完结,童话AU,全文微修整理)

前文戳:

5-8

谢谢支持,以下正文:


chapter 9

「我的歌声,是不是唱给你听才有意义?」


等到月亮挂上了天际的时候,白明明就迫不及待地朝玫瑰树飞去。他选择了一根又尖又长的花刺,扑腾着翅膀,用自己的胸膛顶住花刺。他用胸膛顶着刺开始唱歌,他唱的是少男少女的心中萌发的爱情,歌声美妙婉转,就连冰凉如水晶的明月也俯下身来倾听。他唱个不停,花刺在他的胸口上越刺越深,吸吮着他身上的鲜血,沿着树的血管流向顶端。 

在玫瑰树最高的枝头上开放出一朵异常的玫瑰,夜莺的歌儿唱了一首又一首,花瓣也一片片慢慢地开放了。

起初,花儿是乳白色的,就像悬在河上的水雾--白得就如同早晨的足履,白得就像黎明的翅膀,白得就像命中注定的纯洁的初遇。他心里想到了和浩哥的初见,那是很平常,又很难以忘记的,是忘不掉的,是之后一切美妙的开端。在最高枝头上盛开的那朵玫瑰花,如同一朵在银镜中,在水池里照出的玫瑰花影。

然而这时树大声叫白明明把刺顶得更紧更深入一些。“顶紧些,小夜莺,”树大叫着, “不然玫瑰还没有完成天就要亮了。” 

于是白明明更用力地向前,更多的血溢出,他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了,因为他歌唱着一对成年男女心中诞生的激情。他想,这些美好的感情都是他心中出现过的,而浩哥会不会也是这么对他的呢?


一层淡淡的红晕爬上了玫瑰花瓣,就跟新郎亲吻新娘时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样。但是花刺还没有达到夜莺的心脏,所以玫瑰的心还是白色的,因为只有夜莺心里的血才能染红玫瑰的花心。 

这时树看着夜莺也是有些不忍心,不禁叹了口气。但已经不能放弃了,所以他又不得不大声叫他顶得更紧些,“再紧些,小夜莺!加油,”树儿高声喊着,“不然,玫瑰还没完成天就要亮了。” 

于是急红眼的白明明使劲扑扇着翅膀用力往前冲,玫瑰刺顶得更紧,直接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烈的痛楚袭遍了他的全身,眼泪不自觉的滑落,翅膀也在不停地颤抖。他现在整个穿在花刺上,他的心头血汩汩流出,流进了玫瑰树的血管里,暗红色慢慢爬上顶端,爬进玫瑰的心里。

白明明痛得越来越厉害,已经将近麻木。但他的歌声一直未停反而越来越激烈,因为此时他正歌唱着由死亡完成的爱情,歌唱着在坟墓中也不朽的爱情,歌唱着他最希望得到的不留遗憾的爱情。

最后这朵非凡的玫瑰变成了深红色,就像东方天际的红霞,花瓣的外环是深红色的,花心更红得好似一块圣洁无比的红宝石。 

不过白明明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他的翅膀从颤抖到扑打起来,一层雾膜爬上了他的双目。他的歌声变得更弱了,他觉得喉咙给什么东西堵住了。这时他眼前出现了浩哥温柔的面容和嘴角的微笑,无比生动,仿佛下一秒他就会伸手抚上自己的头。

白明明也笑了。他用尽力气唱出了最后一曲。明月听着歌声,竟然忘记了黎明,只顾在天空中徘徊。新生的红玫瑰听到歌声,更是欣喜若狂,张开了所有的花瓣去迎接凉凉的晨风。歌声飘越过河中的芦苇,芦苇又把声音传给了大海。所有听到这首歌的都沉浸在这其中真挚浓厚的感情中。

“快看,快看!”树叫了起来,“玫瑰已长好了。”可是白明明没有回答,因为他从心口穿插在那根暗红的花刺上,死去了。 






花蝴蝶的翅膀无意识地扇动了一下。

子墨一脸惊讶:“出现了。”

本煜不明所以:“什么?”

子墨看向窗外,一条细细的发着光的线一直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延伸。

“红玫瑰!有红玫瑰了!看这条线!”子墨大叫着飞出去。

“诶!等等!”本煜想追出去,他往窗外一望,绿油油草地一片,哪里有什么线。






chapter 10

「如果知道会失去你,是不是宁愿一直不要醒来?」



本煜赶到的时候,子墨正停在红玫瑰花前发呆。花蝴蝶当时有些激动,还好一路上留下了金粉让本煜沿着找过来。

“那只夜莺怎么了?”本煜看到蝴蝶后松了口气,紧接着看到了花刺上的白明明,不禁皱了皱眉。

“他用他自己的鲜血和真爱以及勇气让唯一的红玫瑰盛开了。”玫瑰树有些悲伤地说。

花蝴蝶突然上前摘下了树顶的红玫瑰:“走,我们回去解开诅咒吧。”

玫瑰树突然对他们说:“你们把小夜莺埋在他最爱待的地方,还有奇迹可能发生。”




子墨拿着红玫瑰飞在半空中,本煜打开怀里的瓶子,对准花心小心地缓慢地滴了一滴血出来。

血溅上花心的一瞬间,一圈圈光环散开,整朵花发出了颤抖旋转又亮眼的金光,紧接着整个世界一片空白。





刘小爱睁开眼睛的时候想着自己睡了多久一边就起身。他发现周围的装饰有点熟悉。这是他自己的以前房间。房间墙上挂着他十年来都没有见过但他现在无比熟悉的画。

画上的两个人笑靥如花,当时少年。

那是他和白明明。

白明明。

他怎么能忘记他,那个深入到骨髓里的人。即使他变成了夜莺,他也爱他的声音,爱他的呆萌,爱他的依赖,爱他的一切。

他正看着画上白衬衫的少年发呆。诅咒解除了,许许多多的回忆都涌上来,他一时有些发愣。但最让他开心的是,他对白明明的心意一直未变,甚至因为十年的失忆压抑,他的感情更加浓烈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再见白明明一面,然后告诉他,……

门突然被推开。刘小爱猛一转头。


本煜清楚地看到了刘小爱眼里瞬间暗下去的光亮和取而代之的失望,以及熟悉的很久之前的让人怀念的小畏惧的目光。

“本煜哥,你怎么来了。”

“你也都想起来了啊。”本煜的声音听上去挺轻松。从他后面走出来一个波浪卷发的男人,衣服稍有些花哨,刘小爱觉得蛮眼熟。

那个男人开口却吓了刘小爱一跳:“都是你,没保护好明明……呜呜呜”

本煜搂住他的肩。“好了子墨,他也不是故意的。”

刘小爱却睁着眼看着他:“明明?白明明?他怎么了?!”

子墨抹了抹眼泪:“我们本来准备把他埋在他经常待的圣栎树下的,但那可能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本煜补充道:“白明明夜莺的时候用他的生命换了一朵红玫瑰解开了诅咒,玫瑰树说葬在他最爱的地方可能会有奇迹。”

刘小爱听到“他的生命”就已经完全愣住了。他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那他现在在哪?”

子墨拿出一个精巧的檀木盒子。“明明可是我的好朋友,虽然十年之前你一直和他在一起,可这十年也有我陪他。”

刘小爱这才发现,眼前花衣服的男人就是经常和夜莺聊天的花蝴蝶。他看看本煜,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但他的全部注意力很快移到了盒子上。

“他……这……”刘小爱突然觉得浑身发冷,背上出汗一片冰凉,双手在刻意的压制下竟还在不断颤抖。

子墨把盒子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转身就出去了。本煜急忙跟在后面,关门前说了句:“我们觉得这是他最好的归宿。”

刘小爱还保持坐在床上的姿势,双眼空洞地望着桌子上。时间在此时仿佛静止了,因为他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他的心,正冰冷地躺在盒子里。

chapter 11

「真爱的指引下,我们命运会如何呢?」

刘小爱站在圣栎树下。

他的手里是一个精美的檀木盒子,他有些颤抖,但他的手却如此的稳以至于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那当然是他的全世界,那是他的白明明啊。

他回忆起他们“初见”的场景,是作为大学生刘小爱和小夜莺白明明的场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情景。

他的唠叨,他盛满星光黑溜溜的眼眸。一切是多么普通,又是多么地扣人心弦。

而他们自从出生起,就形影不离了。不论世间怎么变,他们总是会相见,而且,他认为,会相伴永远。

而白明明还是那么单纯,善良,质朴,用他温暖有力的鲜血拯救了一切,为了他也付出了一切。 而他就傻傻地站在这,连手里的温度也传达不到他冰冷的身体里。



刘小爱不知道脸上有没有划过眼泪,反正檀木盒子上晕起了深色的水斑。

他从回忆中恍惚出来,连忙胡乱抹着盒子上的水,蹲下身子把它轻放在地上,开始一捧捧挖土。

一滴一滴的清泪落到土里,消失不见。

他的肩膀颤抖着,眼神透过泪水仍是坚决无比。

他要带他到最有安全感的栖息地。

即使他不再咧着嘴微笑,露出酒窝,抑或是扇动整洁的羽毛,唱出动听的歌儿,他都会满足他的心愿,不会把他最爱的人分开。

‘我很聪明,我知道,你最爱的人是我。’

‘我也很傻,直到失去你,才意识到对你的感情。’

刘小爱一点一点地挖着,从双手一尘不染到泥浆纵横,从挖出的几捧泥土到堆积成山,从天光明亮到昏暗的夜。他挖了一个成年人都可以躺下的大坑。成型后他默默地站起,走出花园,走进城堡。

再次出来的时候,他显然已经打扮了一番,头发脸颊双手干干净净,像是即将出席婚礼的新郎一样,但同娶公主那一天不一样,此时他的脸上荡漾的是真心的笑容。

他一步一步走得沉稳,他可是真正的王子啊!谁也不敢上前拦住他。

刘小爱走到圣栎树下的坑旁,站定一会儿,然后弯腰捧起檀木盒子。轻抚了几下后放在胸前。

接着踏进坑中,缓缓躺下。

‘除了我这里,还有你最爱的地方吗?’

‘你最爱的,必须是,也只能是我。’

刘小爱双手紧握,仿佛感受到了对方的心跳,和他合二为一。他满足地闭上眼睛。

然后泥土温柔地覆盖上来。圣栎树摇悲伤地摆着树枝,几片深绿的叶子跳着伟大的颂歌,落在那一片泥土上。

世界只剩下那春泥的气味和声音了。



本煜扶着树干,一手抹着额头的汗。树干旁靠着一把金色的锹。子墨换上了黑白纹的衬衣,倚在本煜旁边。

他们看着那树叶飘落,互相对视了一眼。

“对他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住在对方心里,死亡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chapter 12

「天意如此,难道还有比我们更美好的感情吗?」

刘小爱猛地睁眼,发现他身处于一片花海中。

雏菊,月季,薰衣草,紫丁香,白罗兰,郁金香,来青花,胡枝子,血红桑……

奇怪又美艳的花儿们摇摆着,像是要焦急地对他诉说着什么。

刘小爱正疑惑呢,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眼前飞过。

是他的夜莺!!白明明!!

他连忙往前跑,跑到了一棵树下。正是夜莺最常待着的圣栎树。他朝夜莺伸手,但夜莺只是睁着圆溜溜的眼望着他。

刘小爱渐渐放下手。他直直地望进夜莺的眼眸,缓缓开口。

“我知道你可能不记得我了。甚至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但我记得你。那双清澈的眼眸,第一次见就永远忘不掉。它像玻璃棒,总是能搅动我心中平静的水,掀起波浪。

“从我记事起,你就在我身边了,你给我带来欢乐,温暖和感动,我一直感谢上帝让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直到那可怕的诅咒出现……

“但我们注定再相遇,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一直在我心里啊。我相信你心里也是有我的,因为我记得你的眼神……

“我怎么就那么迟钝,我们是如此默契无间,如此心意相通,但就是没有从口中表达出来。如果我说了,也就不会这么痛苦……”

刘小爱深吸了一口气。

“我爱你,明明,一直都是,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夜莺的眼眸里波光荡漾。它扇了扇翅膀,仰头开始唱歌。

一首一首,都是刘小爱爱听且听过无数次的歌。其实只要是小夜莺唱的,每一首他都爱听。




歌声中圣栎树开始伸展,慢慢变化成一棵巨大的玫瑰树。

一朵一朵的玫瑰在树上盛开绽放,舒展着自己的身躯,随着摆动的频率花心的深色渐渐晕开,沉醉的红铺满整朵花,瑰丽且妖冶。

绽放后的花儿花瓣开始脱落,无形的风把她们旋起。漫天飞舞的花瓣渐渐形成了漩涡,吹起了刘小爱的衣角。

花瓣形成的漩涡从下往上,慢慢旋绕着,簇成一个少年的模样。

当少年的面容出现时,刘小爱才吐出了憋着的一口气。


花瓣渐渐消失了,少年被吹起的额发也乖顺地落下。他整齐的睫毛微颤,刚刚睁眼,就觉得眼前一闪,下一秒就落入一个无比熟悉无比温暖的怀抱。

“小夜莺,欢迎回家。”







本煜和子墨十指相扣,看着朝他们走来的刘小爱,和怀中睡着的白明明。

本煜:“太好了,玫瑰树果然会有奇迹。”

子墨:“啧,白埋了。”

刘小爱:“……”

本煜:“……”

本煜:“还好没有失去你。”

子墨:“……”

刘小爱:“还好说出口了。”

白明明:“……”

本煜:“咦,你脸红了?”

子墨:“……红的是白明明吧!”

刘小爱:“别吵。睡着了。”

子墨:“……”

本煜:“……”

白明明闭着眼,但嘴角微微翘起。

本煜:“好吧,至少,是标准童话结局。”

玫瑰树摇曳着发出沙沙声,一只夜莺旋转着飞向夜空。


正文 FIN











*可以无视的碎碎念:

希望姑娘们能留下些感想……之类的?

好吧,其实我自己都觉得挺渣……ಥVಥ

我什么时候也能放下浮躁,去追寻一些想要的东西呢……

评论(9)
热度(26)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