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爱客】夜莺与玫瑰(1-4,童话AU,全文微修整理)

*本文梗来源于王尔德童话《夜莺与玫瑰》,很早的脑洞,致敬向_(:з」∠)_文中有原创角色和剧情,cp主爱客(刘小爱×白明明),副煜墨,稍微有一点兽玉

*因为靠向欧美童话风所以人物应该有ooc,烂梗失忆梗有,整体略狗血精分,清水,慎入

*填坑攒人品(捂脸)全文微修了一遍放上来,略粗长,分成几部分,应该有番外……谢谢资瓷(趴)



以下正文:

chapter 1

「时间的洪流中,我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吗?」

刘小爱表面很正经,但其实内心是一名充满浪漫主义的大学生。

“她说过了,只要我送给她一朵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
跳舞,”他对着窗外轻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和女生跳过舞。” 

他又叹了口气,先捂住胸口,然后夸张地打开。

“可是这自从我有记忆起,这里就未曾开过一朵红玫瑰。更何况现在是飞雪飘天的冬天,更令人绝望!”

正在圣栎树上打盹的小夜莺白明明被吵醒了。“真是的,大半夜不睡觉,在感慨个啥呢?”

……

白明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只要在夜里鸣叫的夜莺。



刘小爱没听到夜莺“婉转”的鸣叫,继续他的浪漫主义感慨。

“唉,难道我的幸福竟要依赖于这么细小的东西吗?”刘小爱抹了抹脸上疑似存在的眼泪,“我读过热血少年们写的求爱文,甚至少女们写的怀春臆想,一切的奥秘就在我的大脑里,然而就因缺少一朵红玫瑰我却要失去唯一能脱离孤独滋味的机会!” 

“这人脑子有病吧。”夜莺同情地说,“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为了不让我一个人每夜每夜地听他糟心的感慨,我会把他的故事讲给星星听。”

天上的星星瞬时黯淡了许多。

刘小爱以为夜空也被他的真情感动了。他抬头,看见了圣栎树上的小夜莺。

那只是一只普通的夜莺。灰褐的羽身,肚子却是雪白的。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却像是盛满了星光。他仿佛听到命运齿轮转动的声响。

“嘿,你!对就是你!你这么可爱,能下来让我看看么?”

“啥?我?”白明明愣住了。

这个学院花园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比如绿色的小蜥蜴至尊玉,美丽的花蝴蝶子墨,金黄的雏菊柯达,还有蜥蜴捡到的闪闪发光的石蛋叫兽等等等等,每一个都看上去比他有意思,为什么要选他。

“你会唱歌么?”

说到唱歌,是夜莺的强项。这让他莫名地愉悦起来,忘记了严冬的寒冷,飞下他一直宅着的小窝,飞到刘小爱的窗前。

“会的会的。你愿意听我唱么?”

“唱来我听听。”

“好好好。你听着啊。”

白明明闭上眼。刘小爱觉得他仿佛听到了睫毛合闭的声音。



“ The wind was blow
【屋内阵阵阴风】
the mirror's shade
【镜面蒙上阴翳】
the fog’s spread
【雾气的味道在空中弥漫】
and blade was shine
【刀的锋刃闪着寒光】
the door was jammed
【房门紧锁难打开】
the bulb was flash
【灯光忽明忽暗】
and the kettle started to boil
【灶上的水壶也尖啸起来】
there’s all the sign
【这一切预兆】
like in X-file
【像在X激光中】
telling me there’s nowhere to run
【令我情知在劫难逃】
l know you all
【但我想你们都】
would want to know——
【想要知道】
WHAT DOES THE DEATH SAY
【死神现在怎么说】
you must you must you must die
【你必须必须必须死】
you must you must you must die
【你必须必须必须死】
………”①


“他为什么哭呢?”绿色的小蜥蜴至尊玉抱着花纹石蛋高高地翘起尾巴从刘小爱窗下跑过时,这样问道。 

“是啊,到底为什么?”妖娆的花蝴蝶子墨跟着说,同时正追着一缕轻烟在跳舞。 

“是啊,到底为什么?”雏菊柯达舒展着自己多而有力的花瓣,用低缓的声音对自已的邻居轻声说道。 


“……因为唱得太好听了。”刘小爱一本正经地抹眼泪。

“好听?!哈!真是好笑!”小蜥蜴不屑地笑着。

“天哪~~~这个人真是奇怪~”花蝴蝶惊讶得扇灭了轻烟。

“哦,如此有勇气的人。”雏菊摆动着有力的腰枝。

哼。刘小爱想。一群没品位的人。我的夜莺唱的最好听。有本事你们自己唱啊。


……

“又麻斯特带!怎么样?我唱的好听吧~咦,你眼圈怎么黑了?”

“……你嚎了一夜,嗓子不会疼吗?”

“原来天都亮了!唱得太忘情我都没发现,平时我都睡下了。”

“……”

“早安,我睡了……”

刘小爱一把捞住迅速睡着快要摔出窗外的小夜莺,一股异样的感觉从他稳重的双手流向心田,在这冬日尤其温暖。

刘小爱:“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夜莺怎么会有名字的啊,像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叫子墨的,不过我喜欢~”花蝴蝶飘过窗口,“他应该好像叫白日月吧。”

白明明:“胡说,我明明叫白明明!”

花蝴蝶:“怪我喽,我记得一半就不错了。②”

刘小爱:“你怎么醒了?”

花蝴蝶:“你又失眠了呀?”

白明明:“唱得太兴奋了。我还没唱完呢。对了少年,你叫啥?”

刘小爱:“嘛,你可以叫我浩哥。③”

白明明:“为什么要叫你哥?你也是夜莺?!”

刘小爱:“……”

刘小爱:“我修课去了。”

白明明:“哦好。浩哥……”

刘小爱:“嗯?”

白明明:“我以后,能不能还来给你唱歌?”

刘小爱愣愣的,夜莺的语气里有着让人心疼的小心翼翼。他脑海里飞速闪过似曾相识的画面,快得让他抓不住。再看向那夜莺,他眼里那逆光的小家伙发着光,温暖可及。他自然地笑了。

“当然,随时欢迎。”



①歌词摘自《报告老板》番外《订制死神》中白客唱的改编的《狐狸叫》

②蝴蝶记忆很差,后面还有伏笔。这里设定只有一半

③设定浩是小爱小名






chapter 2

「荆棘的种子种下,何时能破土刺向夜空呢?」


花园里的生物们都发现了新奇的事。

平日里好吃懒做夜里都时常睡觉的夜莺白明明现在竟然每夜都到那个人类的窗台前唱歌,而那个人类也不生气,静静地听他唱完,有时会打瞌睡,有时会带些夜宵,有时还会聊会儿天。

白明明也很享受这样的夜生活。他喜欢浩哥给他的点心,喜欢浩哥指尖的温度,喜欢浩哥听到他的歌声露出的笑容。那人让他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仿佛他们就应该一直一直这样。

这个晚上刘小爱看上去有些心事重重,他在他面前总是放松自然,不善伪装。于是白明明唱了一个欢快些的曲子。

“真好听。” 刘小爱对唱完歌的夜莺说道,然后叹了口气。 “王子要开舞会了,但我知道他的目的,他想找那美丽的公主和她在一起。”

“你是不是也想和公主跳舞呀?”白明明想起第一次听到刘小爱的话的时候。

刘小爱目光躲闪了下,脸也不易察觉地红了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小夜莺。

刘小爱:“我见过公主了,她很漂亮,就像闪亮的红宝石,不过我不喜欢她。”

白明明:“是因为她太闪烁了么?”

刘小爱:“不,是因为我的心另有所属。”

白明明:“这样啊。”

白明明:“我今天有点累,先回去休息啦。”

刘小爱:“诶,可你不是夜莺吗?”

白明明:“我很懒的。”

其实白明明心里失落落的,只是想一个人安静一会,但不知道原因。他想,等黎明出现,睡一觉就好了。

但还有漫漫长夜啊。他靠在树枝上,强迫自己闭着眼睛。感觉真奇怪。但困意还是泛上来,他睡着了。




睡了一觉起来就是第二天,王子本煜举办舞会的日子。

舞会很气派,王子为了追求公主,不惜展现他拥有的一切。公主穿着碎花雪纺晚礼裙,举止优雅得体,但表情淡漠,静静地环视周围。

王子来到她身边。“我亲爱的公主殿下,若是得到您的允许与我共舞一曲,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公主默认般与王子旋舞到舞池中,她疑惑地抬头。

“这里怎么没有红色的玫瑰花呀?”

“怎么?公主喜欢?”

“是啊,鲜红的玫瑰耀眼夺目,让人无法拒绝。这里一朵儿也没有,真是很奇怪。”

“啊,让公主失望了,实在抱歉。这里一直都没有红玫瑰呢,传说是学院里的一个诅咒。”王子表情凝重起来,脚下的步伐却未停止。“传说中这里原来有很恩爱的一对青梅竹马,女孩很喜欢红玫瑰,男孩子就在花园里种了很多玫瑰树。但后来那个女孩子消失了,花园里的红玫瑰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这样啊,”公主的眼里闪着泪花,“好可怜。真是有情人不得眷属呢。”

“但我对公主的爱可不是这样。”王子在公主耳边轻声说着,“传说中只有真爱出现的时候才会有红玫瑰,我相信她会为我们盛开的。”

公主在王子的臂弯里向下倾倒,笑道:“那我等着。”




刘小爱正端着玻璃酒杯,杯中暗红色的液体流动出水晶灯的光泽。他今日穿了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将平日里隐藏的成熟气质托显出来。在友善地拒绝了几个女孩的跳舞邀请后,他靠在一边看着五光十色的舞台中央。

他突然很想念小夜莺明朗清脆的歌声。

正闭眼怀念歌声的他睁眼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准备给公主端酒的王子,手在杯口不自然地一晃。

这都可以。刘小爱心里鄙视了一下外表光鲜的王子,放下酒杯走过去。

正当王子拿着两杯酒面对公主准备开口的时候,左手那杯突然被出现的一手夺走了。

“哎呀,本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你是王子,但我这老朋友来这好久了你都不表示下。”刘小爱挤眉弄眼,拿着酒杯碰了一下王子的另一杯酒,仰头就喝了大半。

然后又递给公主一杯倒好的酒。

“公主今晚真是明艳动人。一起干一杯吧。”

一开始就愣住的公主这时也笑了,抬起酒杯微笑。

本煜没什么生气的迹象反而也勾起一个微笑。他默默抬手,旁边有人出现给他换了杯果汁。“刚刚想起近来不能饮酒,抱歉了。”




刘小爱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回去他的小夜莺会等着急。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本煜叫住了他。

本煜:“老朋友,你知道你做了什么。”

刘小爱:“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哦,还有,我和你不熟。”

本煜:“好吧,是我看你面熟。不过你还是很敏锐,你想知道么?”

刘小爱:“不想。”

本煜:“我就知道你想。是宝藏。”

刘小爱:“……”

本煜:“唉,其实我是为了……”

刘小爱:“不约,再见!”

刘小爱心里惦记着小夜莺的歌声,没等本煜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chapter 3

「甜蜜的香气弥漫,是爱还是未知的危险?」

“那个王子肯定不简单。”刘小爱对白明明说道,“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有什么阴谋。”

白明明歪着头,“他说宝藏,肯定是公主家的。”

“你怎么知道?”

“公主有说过,我当时在窗外睡了刚醒。”白明明用翅膀抹抹头上的翘毛。“她翻到了卷轴,说宝藏只能等她嫁出去才会出现。”

“原来如此。王子也太阴险了,亏我还和他称兄道弟。”刘小爱打了个寒颤,摸摸小夜莺的头。

白明明:“喂!我刚整理好的发型又被你弄乱了啊!”

刘小爱:“噗。发型。”

白明明:“笑个鬼啊!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夜莺也是有尊严的! ”




刘小爱打开门,门口的人竟然是公主。

刘小爱:“公主驾临寒舍,真是……诶公主你冷静点!”

刘小爱:“公公公公主……有话好说,别壁咚啊。 ”

公主:“刘浩,你娶我。”

刘小爱:“啊?”

公主:“别废话,快答……啊!”

公主:“谁啄我?!”

刘小爱:“啊,是我的夜莺朋友,白明明。他平时很温柔的。明明你也冷静点,坐下来好好谈。”




公主呡了口茶,看着刘小爱肩上貌似对她一身敌意的夜莺,稍稍皱了皱眉。“本煜想用药逼我就范,是你救了我。我有无穷的宝藏,娶我就能得到。”

刘小爱无奈:“我只是好心,并不想要宝藏。”

公主:“就算不要宝藏,你也不能拒绝我。我可是公主,有很多人排着队想娶我呢。”

刘小爱:“插队是不对的。”

刘小爱:“我们认识时间很短,为什么非要选我?”

公主竟然有些脸红:“因为你……比较帅。”

刘小爱愣了一下,还没有人当着面这么直接地评论他的样貌,虽然他一向是很有自信。

白明明也愣住了,他偏过头看刘小爱。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皮肤像黑巧克力,现在因为夸奖泛出了点点红酒的光泽。

他的小心脏怦怦地加速了,眼前的人仿佛发着光。这就是歌曲里常常歌颂的英俊啊,真好。他觉得室温是不是比外面高了些,有着莫名地发热。

他不禁在刘小爱的脸上轻啄了一口。

“别闹。”刘小爱轻声说道。

刘小爱的耳朵似是红烧过了,他抬手摸了摸白明明,掌心的温度一直传到白明明心里。

刘小爱:“抱歉,我不会娶不喜欢的人。”

公主:“娶我,你就会喜欢我的。你不是还想和我跳舞?我可以天天陪你跳。”

刘小爱:“真的很抱歉,我想……我不会喜欢的。而且我现在爱听歌。”

白明明挺了挺胸膛。

公主站起身,刘小爱觉得她的目光突然变得苍老了许多。 她伸出手指轻轻抬了抬夜莺的喙,又轻轻地笑了。

白明明突然感到莫名的寒意,浑身都颤抖起来。

“若是再能见到红玫瑰,就不会再承受痛苦了。可惜啊可惜。”

她放下手,又看着刘小爱。

“像你这样有勇气的人不多了,希望你未来能给我带来力量。”




白明明:“你说她是不是有病啊?”

刘小爱:“嗯,应该是公主病。”

白明明:“别管她啦,我唱首新歌给你听。”

刘小爱笑得宠溺:“好。”




等刘小爱睡着后,白明明在树上望着夜空。只有花蝴蝶在草丛中流连。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他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从未亲吻过任何生物,但他刚刚亲浩哥像是本能一样,他既陌生又熟悉。他觉得可能太突然,有些害怕浩哥的反应,但他的浩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怎么一脸陶醉,难道是尝到爱情的滋味了?”花蝴蝶飞到他身旁,开口问道。

“爱情?诗乐里常常歌颂,但那个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子墨扇了扇华丽的翅膀,“那些招展的花儿们告诉我的。她们为我陶醉,可我却没有感觉。”

“可能你还没有遇到让你陶醉的人吧,那感觉真是……”白明明也扑棱了下翅膀,“从心底传来的呼唤,无与伦比的美妙。”




公主躺在色调粉嫩的丝绸床上,手中是打开的卷轴。

“母亲到底给我留了什么?这上面只有一朵玫瑰,是什么意思?”

她正想着,突然眼前的卷轴上浮现了一个人的图案,清晰的上半身,下半身却似幽灵般模糊,公主看着,突然微笑着伸手抚上那人的脸。

“果然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那个人,正是穿着西装的刘小爱,笑的一脸温柔。




chapter 4

「缱绻在血液里的花香,是否能传达到你的心底?」

“你好,你是夜莺吧。”

夜莺听到了声音低头,一个穿着白衬衫吊带裤,梳着西瓜头的小男孩站在树下望着他。

“你真可爱,我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唱歌,听说夜莺的歌声是世间最美妙的,你能唱给我听吗?”

“明明,你又在和鸟儿说话啊。”稍显成熟的声音带着不自觉的温柔,穿着条纹衬衫的少年现在白衣少年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是夜莺啦!还有,不要弄乱我的发型!”

“噗。发型。”

“笑个鬼啊!发型很重要诶!比我大一岁了不起嘛!”

“那当然,大一岁就是大一岁,你注定是要被我摸头的。夜莺怎么会睬你,你不如听我唱歌?”

“哼,听你唱还不如我自己唱。”

“那你唱来听听?”

“真的?你想听?”

树上的夜莺看着这对少年,白衣服的开始唱起了一段歌谣,它也哼出了曲调应和。

“真好听。”条纹衫的少年微笑着看着他。

“浩哥……”白衣少年直直地望着翘着嘴角的熟悉的脸,忘记了自己刚刚撒娇般的“赌气”,竟有些小心翼翼,“我以后,能不能还来给你唱歌?”

对方显然愣了一下,然后不禁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当然,随时欢迎。”

突然树上的夜莺俯冲下来,张开嘴,竟然是无底黑洞。他被吸进去,耳边传来飒飒风声。

“你们都应该受到诅咒。”







白明明醒来的时候已经黄昏将至,他用柔软的羽毛抹了抹额头的汗,回忆刚刚做的诡异的梦。他只记得稀稀拉拉的片段,还有浓浓的疲惫感。他怎么会做这种梦啊,他变成了人,而且捏他脸的的少年很像浩哥啊。

他低头,发现刘小爱的窗户竟然是紧闭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让你和公主结婚。”

“你想的太简单,我已经拒绝了她。”

“但你没拒绝我。”

刘小爱一拍桌子,指着门口。“现在我狠狠地拒绝你,你出去。”

 “我以为你和那只夜莺的关系很好。”

刘小爱的瞳孔迅速收缩,他一把揪住本煜的衣领。

刘小爱:“你说什么?你要做什么?”

本煜:“我只希望能合作愉快。”

刘小爱:“……你这个混蛋。”

本煜被摔到地上,他低头看着地上绒毯的花纹,像是在回忆什么。

半饷,他低低地说了一句:“抱歉。”





白明明觉得这一天真是糟糕透顶。

当他用爪子敲打刘小爱的窗户时听到里面传来不小的动静,像是摔物品的声音。然后他听见刘小爱的低吼:“滚!”

他觉得这肯定不是对他说的,于是他又敲了敲。这时突然安静了,他感到对方正朝他走过来。

他明明都听到对方扭动窗户扣的声音,正当以为对方要开窗户的时候,传来了低沉无力的声音:“对不起明明,我今天累了。”

哦。白明明感到有些难过,他盯着磨砂玻璃发了一会儿呆。就算再累,不能再看我一眼吗?他张开双翼整个身体都贴在玻璃上。不知道磨砂玻璃的另一面的浩哥能不能看到。

刘小爱看到窗户上那个一滩模糊熟悉的剪影不禁笑出声,又很快压回去,心里一阵痛悔和酸楚。

对不起明明,王子手段狠毒多端,你太单纯,斗不过他的。我没能力,只能这么保护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本煜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照镜子的公主。

“怎么,你这态度变化得太快了吧,在舞会上还急不可耐地献殷勤呢。”公主转了个圈,拉着本煜的领带让他低下头,挑衅地看着他。

“不知公主的兴趣是我失察。”

“哼,”公主松手,“你的目的没那么简单吧。”

“公主明察。”本煜还是半弯着腰低头。

“秘密都在母亲留给我的卷轴里,宝藏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公主抚摸着那卷轴,突然站起来。

“我就快成功了。”

本煜抬眉,这公主的气场突然不一样了,但一瞬间又恢复如常,好似刚刚只是错觉。“只希望公主能兑现承诺,不要叫我失望。”

TBC

评论
热度(30)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