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Dedications/全芯全意(半科幻AU,上)

*背景:架空未来世界,A国和B国为敌对关系,两条时间线交叉,科幻猎奇向Orz

*看了报告前两集,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好久好久之前看的一篇文,印象颇深,于是写了设定有些相似的这篇,致敬心中的经典吧~

*一发完结,二次修改!略微粗长,就分上下章吧……OOC有,慎入hhh

以下正文:

01/Dedica_709-B

罗宏明睁开眼,刺眼的灯光让他立刻又闭上。他躺在那儿,觉得自己大脑右侧隐隐地疼痛。他动了动手指。还能动。于是他吸了口气去摸自己的脑后。

“你醒了!”一个低沉沙哑微微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带着颤抖的欣喜。

他立刻警惕地伸手到腰间,像是去要去摸枪。

“冷静点,我不会伤害你。”那个声音看到他的防卫动作,声音变得异常温柔,带着安抚意味。

伤害。难道之前伤害得还不够吗?他皱着眉,慢慢回忆起,自己是谁,做了些什么,被做了些什么。

他是B国培养的优秀特工,在战争期间接受了任务,潜进A国机构中心获取情报。但他的身份意外暴露了,逃跑失败后被抓起来,避免不了一番严刑拷打。他只记得自己被一电棍击晕,醒来就在这里了。

他扭过头,看到一个人坐在那里。阴影里看不清面容,只有勾勒出下巴形状的胡须和整齐的高领灰色布衣。

“你……还记得我吗?”那人问得小心翼翼。他印象里没有这人。

“……你是谁?”罗宏明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异常。

对面那人好像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小声说了句什么“果然”之类的话,然后动了动胳膊,朝他靠近。

他警惕地缩了缩脖子。男人顿住。

“我叫刘浩。……你先喝点水吧。”

罗宏明听他声音温和,便慢慢坐起来,发现是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一侧墙壁摆满了书籍,另一处稍亮的地方就是有台灯的檀木桌,桌上有一些精致的,至少罗宏明是这样觉得的,物品,带有丝丝书卷气息。这明显不是他昏迷前待着的阴冷潮湿的地下室。

他也发现自称“刘浩”的人是坐在轮椅上的。

刘浩看他眼里的警惕消退了些,便不急不缓地递给他一杯水。

罗宏明接过,犹豫了一下。

眼前陌生的残疾男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威胁性,更何况他的喉咙干得难受。但特工的敏锐让他无法信任这来历不明的水。

刘浩很有耐心,一直沉默地观察他。他觉得那目光落在他身上有些太灼热了,像带能量的射线一样。他的头又开始隐隐地疼了,喉咙干得冒烟,只好小心地去啜水。

嘴唇一沾上水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咕咚咕咚迅速喝了大半杯。

咔啦——水还没喝完,他的手指开始剧烈颤抖,杯子从手中滑落,剩下的水随着杯子的碎玻璃片洒在地上。

只是很普通的水。问题出在他的手。他怀疑应该是昏迷前的电刑留下的后遗症。

“你没事吧?!”刘浩虽然坐在轮椅上,但还是很焦急地伸出双手来扶住他的手臂。如果罗宏明没眼花,对方眼眸里好似有蓝光一闪而过。

“这是哪儿?你到底是谁?”罗宏明捂着后脑,手指还在不停地颤抖,咬牙切齿。

他看到刘浩眉毛微皱,嘴巴紧紧抿着,眼里溢满他看不懂的悲戚深情。

“这是我的房间。你是……曾经是,我的室友。”





02/Dedica_709-A

罗宏明猛地睁开眼,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才反应过来,哦没错,他搬到这间双人公寓已经一个星期了。

他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出房间,厨房里飘来食物的清香。他翘起嘴角,坐到餐桌前。

“这么早?今天周六,不多睡一会儿?”刘浩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里面盛着鸡蛋煎饼和培根。他把盘子放到桌子两边,又去倒了两杯热气腾腾的牛奶。

“还是迟了,没看到你是怎么施魔法做出这些美味的东西。”罗宏明接过装着牛奶有些烫手的玻璃杯,嘴里已经嚼着培根了。

“没那么夸张吧,魔法?我受宠若惊啊。”刘浩笑着摇摇头坐到对面。“上次那本书看完了没?”

“唔,”罗宏明又开始切鸡蛋饼。“差不多了。看完了这次我自己还回去吧。”

“你认真的?”刘浩的语气里都带上了笑意。“能找到图书馆?确定不会再跑到隔壁的博物馆里?”

罗宏明拿叉子的手顿了一下。他拼命忍住拿这个尖锐的凶器插进对方眼睛里的冲动,露出一个无辜的微笑:“你送我到门口,我自己还。”

刘浩撇撇嘴,露出个“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耸耸肩:“我送你到门口你都会跑错。”

在罗宏明露出更加难看的脸色后他急忙把自己的盘子推到他面前,不忘揶揄道:“我不饿你吃吧。吃饱点,不至于又在图书馆看书看晕过去~”

罗宏明瞪着刘浩,手起刀落,狠狠地叉进……喷香的培根。

————————————————

以下为罗宏明日记摘录:


(2061年)

2月12日

自我从前线负伤下来后,一直住单人旅馆。讲白了我挺害怕一个人,习惯了群体生活却还是孤独。所以写日记挺适合我,大概。

我去找了不少出租广告没几个满意的。有一次我浏览网页时突然就蹦出来一个,感觉各方面都挺不错。可能是天意吧,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看了。我当时还挺忐忑,战友归战友,室友归室友,这模式可不太一样。

我理想的,最好脾气好,家务活都能干,再烧的一手好菜,毕竟我只会叠个豆腐块……唉,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就算有,又怎么会被我碰上呢……

还真他妈给我碰上了。

哎呀,初次见面印象可好了。人彬彬有礼,主动帮我拉行李箱,还给我道歉说开门慢了。天哪我都不好意思了。整个公寓很整洁明亮,是我喜欢的风格。

在我看自己房间愣神的时候,他,我的未来室友,壁咚了我,说:“我叫刘浩,以后就是你的室友了,请多指教。”

妈呀吓得我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突然又笑了,说是开玩笑,还让我出去尝尝他的手艺。

嗯,根据香味来判断,一定还不赖。


2月13日

接昨天的,不是不赖,简直是超神了!!!!!!!(打感叹号以表示我内心的激动)

就为了这手艺,我也要住这里了,人搬走我也跟着搬!!哈哈,开个玩笑:)

我今天吃饭的时候(话说红烧茄子真好吃)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档案管理员之类的。我唆着筷子表达档案管理员是很高级的样子啊。

然后开始脑补了,因为他的眉眼很深刻。我想着他穿着制服带着手套整理档案的样子。啧啧,真是让男人都妒忌。可能是在军队里待过的缘故,我总觉得我想象中的有一股子正派的将军气息,皱着威严的眉眼……啊,我是多久没见过女人了……

后来他说哪有很高级,就是整理整理杂物,清闲不足,繁忙有余。他又说他比较擅长分析归纳这样子的话。

哦,那就是传说中高智商的人咯,不懂。但做菜怎么能这么好吃。可能也是长时间在军队里吃不到好的吧。啧啧。

然后为了显示我自己也是很有学问教养的,我问他,原话是这样:“那……我能去看看吗?我是说,我现在也不着急找工作……”真的,我现在有政府补贴,没有经济困难。而且,我挺想看他工作是什么样子。

他原话:“当然可以。我还可以给你推荐一些不错的书,用来消磨时间。”

呦,这哥们挺好心啊。我夸了他两句。不过我笑是真心的。从战场上下来,我第一次觉得这么开心。


2月14日

我她(划去)他妈是脑子进水了才跟他提出一起去看看的要(划去)请(划去)求。(一团乱麻)

唉,今天有点特殊,214情人节。我后来才知道的。但一开始我还兴致勃勃地跟着室友出去了。去看他工作的地方。因为他开悬浮车送我,我睡了一路,不知道路线。其实路线对于我也没什么用。对这个远离我很久的变化很大的平常百姓生活的城市非常陌生,而我正慢慢地去融入她。好嘛,室友把我叫醒后自己先下车了。

然后,我,大概,是没睡醒,还是他车里有迷魂药,反正下车后我就看着一古色古香的大门就进去了。一阵凉意把我吹醒,我发现我那帅哥室友不见了。其实下车后他就不见了。
然后谁来告诉我这墙上稀奇古怪的图案是啥?还有那雕塑,玻璃框框里的……茶壶还是啥,以前书上见过。诶突然觉得我知道的还是蛮多的。但重点是,这太不像,图,书,馆,了啊。

然后我就在那博物馆(后来才知道)待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候室友才找到我。他说他找了一上午。本来我是相信的(我太傻),后来他带我出去,我才发现图书馆就在隔壁。就在隔壁你找一上午。不是他脑子卡了壳就是我脑子进了水。鉴于今天一天,我觉得是后者(划去)

室友说回家做饭来不及(我竟然信了)于是我们就在外面吃。吃就吃,找了一家店还不错,点了套餐。店家说今日特别推出情侣套餐,室友说可以。我本来想反对,但看了看价格,又脑子进水(划去)就妥协了。其实这时代同性情侣很常见,早已没有了歧视,和异性一样得到尊重了。挺好。但关键是,我们不是情侣,是才认识三天的室友啊!我知道在那里辩解是没用的,只好在日记里写写。而且情侣套餐真的挺好吃。我不会在刘浩面前承认的,因为他说我要是不介意可以经常去。挺尴尬的,还是在家里吃舒服。

下午,我终于走进真的图书馆。看刘浩笑的,我知道他要那这个取笑我好久。哼。
然而我还没抓住他的把柄呢,我又在图书馆睡着了。妈的真丢脸,我就应该拿本科幻小说而不是哲学理论。我就说脑子进水了啊啊啊啊!

又被他发现了。完了,这下要被扣的死死的了。想吃芝麻排骨了。

……

2月22日
今天终于把书成功还了。
刘浩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今早故意气我。
唉,不过我很大度的,不和他一般见识。
今天也没睡着,还看了几本书,觉得自己棒棒哒。还是没有进到他的工作室,他说一般人不让进。哼,我是一般人吗?有些不爽。

不过在这里认识了一位也是退休的老兵,以前没见过,叫宝木。挺好听名儿,我也想给自己起个,但一时想不出来。他也经常在这看书。他算是刘浩以外第二个认识的人。还有一个女孩,挺漂亮,坐在我对面。哪天我一定要去认识一下。

还有见到了刘浩的同事,张本煜。他个子好高,看上去像是搞科研的,带个细框眼镜。他看我表情挺奇怪,问我身体可好。我当然说好,一天能吃三碗饭。他点点头就走了。不会是我吓的吧。

一个多星期,我大概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了。噩梦还会有,就是断胳膊断腿啥的,不过少了,也淡了。挺好的。








03/Dedica_709-B

“室友?怎么回事?我们认识?我怎么没有印象?”罗宏明一手扶着脖子,皱着脸。

“你的记忆停留在哪一天?”刘浩的声音依然温柔。

“……嗯……休战快开始的时候……我作为俘虏被俘……我不是应该死了吗?”罗宏明不想回忆那些片段,胡乱地开口,带着些许嘲讽。

“……”刘浩没有说话,还是看着他。

“……好吧,我是在出任务,潜入你们那窃取情报,但身份暴露了被抓了。就是你们A国那该死的秘密机构,尽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天哪!怎么不直接弄死我呢!”罗宏明看着对方的沉默,开始激动起来,嗓音也变得又尖又高。

“我知道,他们——”那些行为。

“闭嘴!”罗宏明吼着打断。


他从未后悔选择了做情报工作,即使他在潜入对方总部那天被发现后扔进了秘密机构的地下室,对他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严刑拷打,他也未曾后悔。那些人对他进行了包括电击,棍击,踢打和噪音污染等毫无人性的拷问。尤其是对他受伤的胳膊。那段时间他觉得自己简直是整个人被重新改造了一番。

但即使这样他也只是默默承受,没开口吐出一个字。最后昏迷的意识里他好像被扔到一个冰冷的台子上,碎片般的灯光晃着他黑暗的世界,耳边远远近近都是巨大的轰鸣声,头痛欲裂,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仿佛听到一个透着清冷寒意的声音。


“Dedica_709,初始A型,
希望一切顺利。”

————————————————

过了一段时间罗宏明才勉强相信这个地方是安全的(那个男人反复强调自己不会伤害他,目前来说是没有),他要在这里被观察是否有战争后遗症,所以暂时住在这间屋子里。扯淡,都是扯淡,只有一个屋子的自由,他应该是作为恰好没死的俘虏被囚禁了吧。

“能不能把灯调亮一些,我感觉很不舒服。”罗宏明站在书架旁,看不清书脊上的字。

轮椅上看书的刘浩猛得抬头。这是这两天他主动和他说话,他难免有些激动。

“行,随便你,想怎样都行。”刘浩把灯光调亮了一些,看着罗宏明转过身投来的目光。“除了出去。”

罗宏明又转回去,抽出了一本书。刘浩看到,他拿的是那本他很喜欢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你说,世界上会有仿生人吗?”罗宏明抚摸着封面,声音像是自言自语。

刘浩还是答了他的话:“当然有。他们是战争时代的产物,为了减少人类不必要的牺牲,他们就是机器,只是比机器人更加像人类而已。”

“那你觉得,仿生人会有感情吗?他们会不会害怕?”罗宏明握着那书,眼里却空荡荡的。

刘浩心里泛起凉意,难道……

掉落的书声打断了他的猜想,只见罗宏明颤抖着双手,面上满是惊恐。

“我的手……我的手……”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他的大脑里似乎已经失去对这双手的控制权。作为一个手执兵器的战士,这前所未有的失控感让他害怕,他张大嘴呼吸着,眼角已经通红。“你们这群无耻的混蛋,混蛋……”

“没事的,没事的……”刘浩转着轮椅向前,眼里蓝光流转,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合拢抵在额前。

他的表情,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难以言喻。






04/Dedica_709-A

2061年4月23日

“浩哥,今天吃什么吖?”罗宏明刚一回到家就闻到了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都是你爱吃的。先去洗手。我还没来得及问呢,昨天的约会怎么样?”

“嗯?!”正在冲水的罗宏明抬头。“你怎么知道我约会了?”

刘浩笑着揉揉他的头:“我刚好就在那附近吃饭,看见你俩了。”

“哦哦,这样啊……”罗宏明被摸着头,觉得刘浩的语气有些奇怪,湿漉漉的手蹭着衣摆。“那个……浩哥,我交女朋友没和你说是我不对……”

“没事,迟早的啊。”刘浩放下手,弯着眼看着他。

“……”罗宏明一时间说不出话儿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难过,就是觉得别扭。


于是吃饭的时候他们一直沉默不语,气氛有些尴尬。

“我……我只是试试合不合适……”罗宏明忍不住开口,没说完就开始后悔了。他干嘛要解释啊!!好像交女朋友是做错事了一样!!

“嗯,先看看再说。”刘浩看着后来一直低着头扒饭的罗宏明,给他碗里夹了块鸡肉,眼神若有所思。

————————————————

2061年4月26日

刘浩打开门,是一只兔子一样的罗宏明。

“怎么了?哭成这样?”

“浩哥,我分手了,难受,呜呜呜……”

罗宏明一下子扑进刘浩怀里,眼角通红,涕泪纵横,声音呜咽呜咽,很是令人心疼。

刘浩眼里一瞬间有淡淡的光闪过又恢复如常。他轻轻拍着罗宏明的背,轻声安慰:“一会儿我给你做顿好吃的。”

罗宏明抬起眼,泪光中他的瞳孔晶莹透亮:“真的?”

“当然,我还会骗你?”

刘浩拿过纸巾盖住他鼻子,罗宏明就着对方的手擤了一把,嘿嘿笑开了。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哦。”刘浩无奈,但还是笑得宠溺,捏了捏他的脸。

“嘿嘿,其实我也没那么伤心啦,就是不服气,她说我心思不在她身上。我明明可是很认真地去约会的!才三天呢,果然我们不合适!”

“哦,这样啊,也许你不是她的菜。”刘浩歪着头,摸着下巴的胡须。“嗯……我有个朋友对你挺感兴趣,是位挺不错的女孩,你要不要……试试?”

罗宏明愣住了。浩哥这是把他往外推吗?他看着刘浩的眼睛,居然是认真的。他突然涌上来莫名的焦躁,推开还在给他擦眼泪的人,退到门框处。刘浩刚一伸手,他就转身跑了出去。

刘浩收回手站在原地,握着手里的纸巾,一言不发。

————————————————

酒吧昏暗的灯光里,罗宏明又一口气喝掉半杯啤酒。

一旁的宝木——他在图书馆结识的朋友,还是有些担心地按着他的手。

“你不能喝这么猛……”

“你说,我多憋屈呀……”罗宏明被按着手,干脆趴在那儿了。“我分手是因为谁啊……还不是他……我约会的时候,想的是他的笑,总是看手机他又没有给我发短信……最后,我连……亲……都……看成……”

宝木无语,他只能默默地听着,把酒杯挪得更远些。

罗宏明突然伸手抓住宝木的衣服,凑到他跟前:“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他了?”

宝木被他的酒气熏得头疼,正摇着头准备推开,罗宏明自己又松手了。

“是啊,他那么好,我早就应该意识到的……”

“……想一直住在那儿……吃他烧的饭……看他笑我会开心……他皱眉我会难过……我不想和其他女孩子约会……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宝木松了口气,托着腮翻了个白眼:“想通了?”

罗宏明眼里闪亮亮的,他点点头,然后仰头喝光剩下的半杯酒。

“啊,喝酒果然精神,思路都清晰了!”他放下杯子,转头看着宝木笑。

宝木在他眼前晃了晃:“真没事?”

说完罗宏明两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宝木无语了,决定下次再也不陪这种间接秀恩爱的人喝酒了。他烦躁地抓着脑袋,想要怎么把罗宏明弄回去。通知他室友?他也不好在人家身上乱搜联系器啥的啊,弄得和猥亵一样。他在自己的眼睛框边按来按去,想找图书馆的工作人联系下,但酒吧的网像是被屏蔽了一样,太差。有些不对劲儿。这时一位带着耳麦,酒吧服务生装扮的人来到他面前,递给他一张电子卡。

“先生您好,这位先生是我们这里的常客,这是他留在我们这的地址。”

宝木接过电子卡,有些疑惑地看着服务生。对方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开了。

宝木军人的警觉性让他觉得有人在看着他们,还不止这一会儿。他心里越来越不安,架起罗宏明急忙离开了这个有些诡异的地方。







05/Dedica_709-B

罗宏明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刘浩坐在书桌后不动生色地观察着他。

“你们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我应该早就死在空旷的废弃场,和那堆俘虏一起!!现在你他妈让我在这里待着,整天看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一个字也不懂的书!!”

刘浩没有说话,他从桌子右侧下方的木抽屉中抽出一本天蓝壳的笔记本。

“你看看这个吧。”刘浩伸手递过去。

罗宏明踱步到桌前,慢慢接过去。眼中带着疑惑的光看着刘浩。

他翻开笔记本,目光挪到上面的字迹。


2月12日

自我从前线负伤下来后……

……

2月13日

接昨天的,不是不赖,简直是超神了……

……

这……是他写的日记?

刘浩看着他渐渐泛白的脸色,不自觉蹭着自己的鼻头,目光复杂。



不,这不可能。

罗宏明猛然往后翻,翻到最后写着字的一页。


11月25日
扯淡,不相信那个混蛋说的是真的。
不写了。

12/25
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  再见

Christ带我走吧




罗宏明清楚得认得那是自己的字迹。最后一行字歪歪扭扭,周围还沾满了血迹,仿佛是在用生命留下最后华丽的遗言。

“2月……11月……25号……不可能……这是什么?我被抓的时候还是1月,天上还下着雪……时间倒流?还是我失忆了?”

刘浩摸着自己的鬓角,声音低沉:“实际上,现在是2064年,距离你被抓……已经过了将近三年……就是你现在记忆缺失的那一段。”

这些话像是被揉成了一个团钢铁,狠狠地打了罗宏明一拳,打在脸上,打在腹部,打在心口。

他忽然没了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

三年……他少了三年的记忆?他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他看着笔记本上那熟悉的钢笔字迹,和反复出现的“刘浩”这个名字。

他的头又开始剧烈疼痛。






06/Dedica_709-A

2061年4月27日凌晨

刘浩打开门,是一个陌生的带着眼镜的男子架着醉酒的罗宏明。

眼镜男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看到他好像有些尴尬,像是面对黑社会老大一样轻声问着:“你……是罗宏明的……”

刘浩笑笑,伸手把罗宏明结果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对一脸“还好没送错”放松下来的宝木说:“谢谢你把罗宏明送回来,我就是他室友。”他拍了拍罗宏明的头,对方好像嘟囔了下。“电话也不接,害得我担心。”

“我们……”本来宝木是想说他们好像被人跟踪了,但看着那两人依偎在一起就啥也不想说了。算了,也许是他杯弓蛇影,不管如何在一起就好了啊。

宝木离开的时候对着刘浩眨了眨眼,说下次记得要让罗宏明记得还酒钱。

————————————————

刘浩把人挪到沙发上,拿过湿毛巾给对方擦脸。罗宏明的脸蛋儿红通通的,眼睛紧闭,睫毛一颤一颤,嘴巴还不安分地动着。

“浩哥……”罗宏明突然握住刘浩的手,毛巾掉到他锁骨处。“我……我喜欢上你了,我不想和……别的人约会……”

刘浩没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你……喜欢我吗?”

罗宏明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他看着刘浩的眼睛,好像有着蔚蓝色的星辰大海,他溺于其中无法自拔。他握着的手用力一拉,另一只手环上对方的脖子,嘴就贴了上去。

刘浩收紧了双手,眼里淡淡蓝光流动,阖上了羽翼般的睫毛。

———————拉灯分割线——————

刘浩吻着罗宏明的鬓角,笑道:“感觉怎么样?”

罗宏明本来想说这简直太刺激了,他快三十年的处男生涯就这么结束了,刚一张嘴眼前就白光一闪,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嗡嗡地在震动。

“怎么了?”刘浩看着他捂住耳朵。

“唔……好像耳鸣了……”

“嗯……有没有别的不舒服?”刘浩看着他的表情继续问道。

“没有了……”

“嗯。”刘浩在他额头落下一吻。“睡吧。”


————————————————
以下为罗宏明日记摘录:

(2061年)


4月29日

真不敢相信我和浩哥在一起了。我喜欢喊他浩哥,因为每次感觉内心会传来共鸣。

前天真是酒精上头表白了,没想到真的滚床单了。现在才有力气写点字。

真心话都就着酒劲儿说出来了,好像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催着你说一样,哈,我也是恋爱中的人了。感觉不错。再去补觉。

……


5月28日

交往快一个月,其实和之前没多大差别。起床洗漱,吃浩哥做的早饭中饭晚饭,去图书馆看书,偶尔做做户外运动,复建下手臂。

不同的是多了一项床上运动。啧啧,不得不说,我挺享受的。还有随时可以来一个的亲吻。他那张帅脸真是百亲不厌啊。

……


6月4日

……

这一个月来还是会半夜被噩梦惊醒,不过次数已经可以用一只手数过来了。

这时浩哥总是睡在我身旁的,让我无比安心。他会用他有力的胳膊环住我,用他灼热平稳的呼吸安抚我躁动不安的心情。只是有些太热了。

……


6月6日

浩哥给我房间装空调了。因为我说想怀旧。扯淡,因为先进的制冷设备太贵。

空调制冷不太好,所以我还是在他房间睡。

……


6月11日

……

每次我感到害怕,或是有其他负面情绪的时候,他就会狠狠地占有我,那种疼痛和快感让我觉得真实,觉得自己还活着。他也不是不温柔,只是我每次都这么要求。啧啧。他只是偶尔会满足我恋(划去)变态的需求,一真(划去)直很温柔。刚刚开小羞(划去)差了……

只是每次浩哥都会询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除了耳鸣,最近手脚还有些不听使唤。有的时候还会忘记钥匙在哪。简直是间歇性失忆症啊!还好我有写日记的习惯。

不过我永远不会记错图书馆和博物馆了。浩哥已经拿这个笑了我快四个月。他是不是要笑四年啊?好吧他说要笑一辈子。MD再笑分手!!
呵呵,开玩笑的~

……

(2062年)


4月27日

一年啦!!!!!!!!皆大欢喜!!兴奋,超级的!!这一年里有太多的感动,唉,只有我能体会,这本子都写了一半了哈哈哈!

再写下去就可以出版了!不过现在还有谁像我一样用钢笔写字呢?都是老古董啦……要不要继续写呢?当然要啊!我们可是要一直走下去的!

浩哥又送我一只新的钢笔,2012年的。我去,50年前的,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博物馆的吧,啧啧。不过还是很开心啊。

我觉得我太幸运,让我遇见了他。

刘浩我爱你♡

……

……


11月11日

今天是浩哥的生日。哈哈哈光棍日,四个棍子杵那儿,真傻。第一次听说就忍不住笑了。看来我内心还是个年轻幽默的少年啊。

不过浩哥昨天说最近工作有些多。我是能看到他加重的黑眼圈,心疼。

等会准备出门买点东西。顺便看看有没有安神的花茶。我唯一会的只有泡茶这门古老的技术了,而且这一年来这技术还有所进步,至少喝了不拉肚子了。

还没想好生日礼物。算了,等会路上想吧。


(TBC)

评论(6)
热度(31)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