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若与无期(民国AU,第一卷)

这是一个长篇AU,很早之前的脑洞,突然心血来潮码了一些,试阅下吧~

(本来第二章都码好了,因为软件崩溃全没了我是心累的……如果今晚能重新弄出来就放……估计没啥人看Orz)

*OOC有吧,慎

*本文CP含有:爱客、煜墨、柯洁,其他待定

*民国背景啥的都是套路,如有bug请指出,谢谢




以下正文:

第一卷   竹马成双轻别离

第一章

北方天气给人的印象,总是干燥又闷热的,然而生活久了大概就会发现,这天也是善变的。上一秒还是阳光暖人,下一秒云就被吹卷来铺了半边天,积得厚了点还会憋不住来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润润干燥的石板,降降院落的火气,为大地带来些许清新。只不过一会儿,云都懒懒散散飘走了,太阳便憋不住出来晃荡晃荡,抛些暖暖身子的阳光。

今日暖身子的阳光明亮却不灼热,穿透林叶蒸发着水渍,在挂有镶金“刘氏”二字的深色牌匾的门前投下稀稀疏疏的树影,摇摇晃晃,绕起慵懒又平乏的困意。

偌大的刘家庭院里,一位褐布衫的少年牵着身旁只到他腰部的小男孩,缓缓地穿过还有些水渍的前院。他脸上虽是青葱稚嫩,但仍然泛着宠溺。

“哥哥,我们去哪?”

小男孩穿着呢绒背心,一手的拇指还在嘴里嗦着,抬起头含糊地询问着他的哥哥。

“去看即将来到这世上的……弟弟,或者妹妹?”

少年心情愉悦,忍不住微笑道。

“真的吗?我希望是妹妹诶。”

弟弟也觉得很兴奋,一字一句地说着,说完转头发现哥哥嘴角含笑却望着前方,对他没有理睬,拉了两下又没什么反应,于是伸出小手,意图明显,是要他的哥哥抱。

少年正望着前面墙角开的小白花出神,缓过来看到弟弟伸出的手小小叹了口气,无奈又宠溺地把幼弟抱起来,虽是费了不小劲,还是顺手捏了捏他的脸。

“重了不少哈。你最近怎么经常撒娇啊,和隔壁家那小子似的。”

弟弟一听到哥哥提到“隔壁家那小子”,就一把搂住哥哥的脖子,鼓着腮帮子哼了一声。

少年哈哈笑了两声,拍了拍弟弟的屁股,话里还带着笑意。

“怎么啦小子墨,想人家了?”

“才没有。”是哥哥你天天提,我都烦了。

虽然今年才六岁但已经鬼灵精怪的小子墨机智地没有说出后半句。

“一会儿我们过去看看他吧。”

“嗯。”才不想去。

“现在先去看看……嗯……我们家新的……小宝贝儿……”

“……哥哥,我还是下来走吧。”

“唔……子墨真懂事……呼……”

“哥哥,有那么夸张吗?”

“我才比你大几岁,又不是爹那样力气大,而且真的挺重的……”

子墨没等他哥哥说完,就牵着他的手跨进了石门。

通过石门就是后庭院,几片银杏叶飘落在后院平整的青石地上,刚翘着尾叶跃了两下,随即便被来往匆匆的人踩碎在脚下。


“快快快!清水呢?清水!”

“这盆满了,快去换!”

“人呢?都出来半个身子了,快拿抹布来啊!”

不同于前院的清冷,后院此时忙得热火朝天,来往匆匆的仆人们脸色焦急但手脚麻利,不停地从里屋接过一盆盆污红的血水,取而代之送进干净的清水。



少年被弟弟拉进到后院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匆忙的景象。

“哥哥,母亲在那里面……?”

子墨好奇地张望,伸手问着,慢吞吞的话还没说完,里屋里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吓得他立刻从身后抱住哥哥的腰,露出小半个脸张望。

“哎呀,大少爷您也来了,还有二少爷。老爷在那边呢,您可以过去。”

有家仆看到他们,匆匆弯腰打了个招呼,指了指里屋门口,又奔走了。

少年还没见过这般匆忙的景象,显然也有些怔愣,不过作为长子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摸摸弟弟柔软的发以示安慰,再看了看不远处来回踱步的父亲。父亲一脸焦急没看见自己,他便决定还是站在原地等着。

他隐约知道现在母亲正在生弟弟或是妹妹,父亲无暇其他,他和弟弟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牵紧了好奇四处张望的幼弟,摸摸他的头,在心里希望一切顺利。




屋里,一位妇人躺在垫着厚底的木床上,手指攒着布料已经苍白,黑发也早已汗湿,散乱的好几束紧紧贴着狰狞的脸上。她咬着牙使着浑身的劲儿,时不时吼出一两声痛苦的呻吟。

“夫人加油啊!已经见到头了!”

“夫人憋住,一口气!”

“出来了出来了!”

“哇——!”

清亮的哭声从半掩着的门后传出来,屋外众人皆是一惊,纷纷望着那半掩的门,进不去而只能焦急地等待着。

时间在此时仿佛停止了,汗水在人们脸上划过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不知过了多久,里屋的门终于打开,有个家仆出来兴奋地对当家的说:“恭喜老爷,生了!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离门最近的老爷刘鸣海,刘家现大当家,忽略一片众人的恭喜之声直接激动地冲进屋。他的夫人正看着自己怀里刚刚降生的孩子,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双眼温柔。
他上前握住床上妇人的手,抵在额头处:“燕儿,你辛苦了。”

凌双燕虚弱地喘着气,微笑着侧过头道:“老爷,看,我们的小公主。她真可爱。”
刘鸣海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此时已经不哭了,黑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刘鸣海忍不住把她抱起来轻轻晃着,嘴角泛开微笑。

“太好了,这是我们第三个孩子了。名字先前就想过,是小公主的话就叫玲玉吧。”

“不愧是老爷,我刘家名儿都是文艺的紧啊!”

一旁的仆人忍不住夸赞起来。

小玲玉眨眨眼,好像露出了一个笑。







刘鸣海抱着女儿出了里屋,就看到大儿子刘亦浩站在那儿眼巴巴地望着,怀里抱着次子刘子墨。也不知道等了有多久,子墨趴在哥哥的肩上,眼皮都快阖上了。

“爹,是妹妹吗?”

刘亦浩看到刘鸣海出来,往前跨了一步问着,刘子墨揉揉眼,就着高度优势伸头往爹爹怀里打量。

刘鸣海此时心情愉悦,平日里严厉的面孔也柔和下来,他往前给两人看怀里此时静静闭眼睡着的玲玉。

“她就是你们的妹妹,玲玉。你们可要好好对她,不许欺负她,听到没?”

“真可爱……”刘亦浩盯着胖软软的妹妹发了呆,“玉儿,这名字好听。”

而后他又颠了颠身上的子墨:“妹妹这么可爱,怎么会欺负她,爹放心,不会的。”

刘子墨仍咬着手指,眼神充满好奇。他伸出手想碰碰妹妹的脸,结果刘亦浩和刘鸣海同时转过身,他一下子被转移到另一旁,有些气鼓鼓地嘟着嘴。

“子墨别欺负妹妹哦。”刘亦浩把刘子墨放到地上,揉了揉酸胀的胳膊。

“我就是……”想捏捏脸嘛。

——哼,现在不让我捏,以后有的是机会。




刘子墨不曾想到,在以后妹妹长大的日子里,最经常被捏脸的那一个反而是他,也不曾料到,他最后一次捏妹妹的脸,竟成了永别。

评论(9)
热度(19)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