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班比】可乐威士忌(戴姆X比利)

*一个关于原著里那个疯狂舞夜的脑洞,有隐污描写

*一发完,文笔不知飘哪儿了,待修_(:з」∠)_还是爱班比~♥



以下正文:

汽水里的气泡们在舌尖跳动着,威士忌酒精里的火辣烧到了舌根,仿佛那里连着神经似的,一路烧到了脑后,最后噼里啪啦地在太阳穴跳动。

有些太甜了。比利想到。

“技术兵林恩,喝酒还在发呆?”

戴姆走过来随意靠着吧台,打个响指要了杯苦艾。

比利摇了摇头,灯光下他天生粉亮的嘴唇好像沾上了白磷沫,戴姆的眼光再稍稍灼热些就能烧起来。

“这不是训练,中士。我只是想让思想放空些,酒精帮了不少忙。”

“那顶多算是饮料,小孩子才喝。”戴姆目光向下扫了一眼比利的可乐威士忌,伸手就拿过来喝了一口,咂了咂嘴。“还真是十九岁啊。”

比利瞪了戴姆一眼,不过没什么威慑力。他伸手想抢戴姆的杯子,戴姆直接递过去了。比利接过,喝之前还不安地瞥了戴姆一眼。

“看来二十四也喝不了什么好酒。”比利吐了吐舌头。真苦。

戴姆伸头就着比利拿着的杯子去喝剩下的酒,比利下意识地抬高杯子顺着他直到喝完。戴姆看着比利放下空杯子,有些得意地笑了。

“谢了比利,味道挺不错。”

“应该的,中士。”

“那些姑娘们身材真火辣,是吧?今晚她们就是为我们来的,有看上的吗?”

戴姆扭头看那些扭得忘乎所以的火辣姑娘们,余光落在比利耳边短平干净的金色碎发上。

比利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汽水进入地太猛,他顿了顿打了个气嗝儿。这让戴姆笑了出来。

“对不起,中士。”

比利的脸有些红,他抹抹嘴角,也扭头看向那些五彩聚光灯下活力又魅惑的姑娘们。

比利想,他这是在做什么呢?那些姑娘也知道她们在做什么?她们应该知道,但她们就是身不由己,还尽量让自己愉悦起来。就像自己,就像班长,就像B班。他们被安排到体育馆参与演出,看似合情合理又理所应当,但比利知道自己是身不由己,就像被捏好形状要被放入烤箱的饼干,班长和其他人也应该一样,虽然他们一群都不如饼干香甜和招人喜欢。人们关心的是表面是影响力,不关心他们什么成分什么心情。所以,他们到这来找乐子,看似及时的发泄渠道。既然来了,就没有什么可在乎的了。

比利仰头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其实也没多少,薄薄地盖了层杯底而已,但那架势像是喝了大半瓶。

“都挺不错的,中士。”比利晕乎乎看着她们,做出毫无意义的评价。

“这是你今晚最后一次叫我中士。”戴姆摆手示意吧台给比利再倒上酒。“咱们是来享受的。直接叫我大卫吧,比利。”

“好的,中……大卫中士。”比利睫毛一颤一颤,开始觉得面颊有些发烫,舌头打结。他抱着胳膊,脸就快贴到像镜面一样光滑冰凉的吧台台面上了。

“技术兵林恩,酒量不行啊。到底是不是十九岁?嗯?”

戴姆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是,中士!今年十九岁!”比利大声喊,可惜在这吵吵嚷嚷的舞厅里就像一颗石头落进大海顿时没了影。


这时其他人向他们这边招呼,让他们来一起疯狂。每个人身上至少都挂着一个柔软的比基尼辣妹,塞克斯甚至已经脱下了裤子。

“这是干什么呢!”戴姆边大声喊一边扶起昏昏欲睡的比利朝他们这边走过去。

其他人听不清班长喊什么也从他表情上看出来知道他要喊什么。“这些风骚的女士们要伺候我们,躺下就行了。”

“萨克斯积点口德吧,你看克拉克……”

“哦去你的你看他一定是爽晕过去了。”

“蠢货我看你也不行了,想女人想疯了吧?”

一群人叽叽喳喳叫骂着,同时又很享受女人给他们带去的快感,发泄着自己浑身上下的情绪。

戴姆架着比利到靠后的一个长沙发上,有个靠背微妙地挡住前面一些人的视线。不过没什么用,沉浸在快感里的人压根注意不到他们。有几个金发美女款款走来,一个直接跨坐在戴姆的腿上,两个去脱比利的衣服。

戴姆掐了下美女的腰,在她耳边说:“女士们,太心急了。”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长官。”那女人想去亲戴姆的嘴,被他避开了。

“让你们失望了,”戴姆推开那女人,扭头看向还昏着的比利,领口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线条。他觉得嗓子有些干。“我想试试处呢,比如他。”

戴姆说着伸手解比利的裤子皮带,一只手就伸进去了。美女们有些失望地离开,不过很快就投入到新的玩乐中去了。

比利模糊中感觉有人脱了他的裤子,他伸手抓住那人的头发。怎么有些短……?这个舞厅的辣妹真是特别。那个辣妹开始口他了,温暖的口腔,还带着喝了加冰酒的清凉。技术有些生涩还有些粗鲁……就好像一个男人,虽然他并不知道男人口是怎样的。

比利也懒得睁眼去看了。他的脑袋里正充斥着可乐威士忌,酥酥麻麻的气泡在他脑子里不断炸裂,然后酒精又在各个神经末梢消毒麻醉,让他整个人一团乱麻,最后快感和倦意一起袭来,他只来得及模模糊糊地感谢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接收到了没。

戴姆抹了抹嘴边白色的东西,又轻轻拍了拍比利的脸。

“辛苦你了比利,味道挺不错。”






“嘿,昨晚那些姑娘们怎么样?”第二天在车上,曼戈凑到比利身边悄悄问他。

“还行吧。”比利低着头。他只记得当时有个人在自己腿间上上下下,说实话那感觉还不错,要是看清对方模样就更好,虽然也不怎么重要。他看向戴姆,毫不自在地撞进对方的眼里。突然有什么念头也撞进他脑海里。

不。不可能吧。

“下次不能喝那么多酒了。”比利扭头,想找找有没有布洛芬。

“不许再喝酒了先生们,昨晚应该喝个够了。”戴姆说。

听到戴姆的声音比利不自觉地轻颤了下。

“酒永远喝不够,尤其还在那种地方,简直不如不喝。”有人抱怨到,不出所料的得到班长的喝止。

“当然,除了小孩子都能喝的。”戴姆笑起来,大家都看着他,仿佛他说个笑话都是稀奇的。

“看来脱衣舞娘让班长都爽到了……”

“闭嘴吧你!”

比利也听到了小声的议论。他抬起头看到戴姆的眼神,比平时还灼热的眼神。这更让他糊涂了。是他吗。为什么呢。不过在那样的情况谁解释的清?哦对不起我只是喝多了并不知道是你,口一下又不会怀孕,而且你的确爽到了,过后谁又会去关心呢。很好,这下子戴姆要给他个交代的不止那个吻,又多了一项。比利笑了笑,像是被灌了口苦艾。

“小孩子能喝的,比如可乐威士忌。”戴姆摊手。

“那也只有比利会喝吧!”大家笑起来。

比利也笑:“不过那玩意也不能多喝,否则头要被可乐弄炸了。”

戴姆在口袋里掏了掏,在大家欢笑语的背景下抛给比利一小瓶布洛芬。

“可乐威士忌技术员,准备好了吗?”

算了。比利想。一直这样也挺好,毕竟他是戴姆啊。

“是的,中士。”

戴姆点点头,笑得心满意足。

这样最好不过。


END


♥♥

评论(10)
热度(75)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