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西涯侠】用古龙的方式打开西涯侠(伪)

第一集

【月黑风高】

月黑风高,乌啼满霜,最适合杀人。

为什么要杀人,可能因为有些人该被杀,或者只是单纯地声张正义,因为正义总是存在的。

也可能因为只有死人是不会说出秘密的。

秘密说出来也就不是秘密了。

李永仁身上就背负着这种秘密,足以让他被追杀的秘密。

元教的高手很快就追上,也许是李永仁身上带着包裹的原因,他不再跳跃,而是落在了地上。

“李永仁,枉我们教主这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是卧底!你们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过如此。”为首的人道。

李永仁蒙着面,但双眼射出精光。他的声音底气十足。

“承蒙教主照顾,念昔日情分,你们若是不扰我,便放你们一马。”

追杀的首领并没有被吓住,在他眼里这种叛徒都是该杀的,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而且他身上还带着教里不可外泄的秘密。

“好大的口气。”那人大声道。

李永仁眼里的光变化了。是一种无奈带着决绝的光。他知道,今晚这些人都要白白牺牲了。

“上!”

李永仁出逃之前是元教的副教主,虽然来追杀他的都是教内的顶尖高手,但武功远不如李永仁一人。被打趴在满地的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永仁身轻如燕,衣袂飘飞,暗夜里只有他的双眼异常明亮,那是自信又带着悲悯的眼神,仿佛在同情身下这些魂归西天的人们。

周围的人都没了气息,而李永仁发现另一边赶来了一波追杀的人。

李永仁的目光收缩了下,眉头微皱。

他皱眉不是因为有新的敌人。他皱眉是因为他不得不要拔剑了。

没有人知道他一剑的威力有多大,因为知道的人都死了。

就像刚刚赶来的这些人,不幸地很快地走进了鬼门关。

李永仁运气到他的剑上,目光随剑气横扫一片,所到之处无人幸免。

这就是大侠的魄力!

李永仁知道还会有追兵,没做停留就飞身而去。

他来到桥头,见到了他的管家阿飞。

“飞叔,易儿就交给你了。事不宜迟,快走!”

原来他一直保护的包裹里竟然是个孩子!

毫无疑问,那就是李永仁刚出生的儿子李易。飞叔接过小婴儿,轻轻晃了晃,担忧地看着他的主人。

李永仁此时目光柔和,温情地看着自己的血脉。他拿出自己随身的白色羊脂玉坠,交给飞叔,眼里已是平静与决绝。

飞叔接过玉坠,急切道:“主人多保重啊!”

李永仁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

直到只剩夜的静谧,飞叔才怜悯地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婴儿,悄悄叹了口气。

这孩子以后的命运,就靠他自己了!


【欢意难寻】

中年男子恐惧地看着眼前人,最后的尊严让他靠在桌子边不至于倒下去。

“来人啊,来人啊!”

那人转过身来,连带着两颊边的两缕发丝。

一袭红衣鲜如血,万分杀气厉如风!

“好歹也是元教干部,没一个能打的。”

秦欢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瑟缩人,语气也和表情一样冰冷。

那人绝望道:“为什么,十几年来我对教主忠心耿耿,为何要赶尽杀绝!”

秦欢道:“教主速来痛恨背叛之人,勾结他派,罪有应得。”

叛徒走狗,人前有多威风,此时就有多狼狈。

他们元教,历来最恨叛徒!

那人哭道:“冤枉啊,那密阳派的是我老乡,他提出的要求我都拒绝了啊!”

秦欢道:“……可有证人?”

那人道:“都……都被你杀了……”

秦欢的目光狠戾起来。

“被我杀了……这么说,是我错了?”

秦欢的语气里好像要渗出杀意。

那人语气都变得谄媚:“不不不,你误会了。”

“哥!”

门外响起一声清脆的女声,像是在冰上轻轻敲打了一下。

一位素衣女子轻快地跳了进来,跑到秦欢身边。

秦欢如冰的脸色好像也被这女子敲开,变得柔和了些。

但很快又被冰封住了。

秦欢无奈地问:“你来干什么?一炷香呢?”

少女一派天真活泼,笑嘻嘻地说:“我们是搭档,我来帮你呀。今天风大,一炷香很快就烧完了!”

一旁靠在桌子旁的那人见兄妹俩没有注意到他,眼珠子一转,手中微动,三枚毒针应声而出。

这种背后偷袭的伎俩被正派江湖人士所不齿,但对于一个希望绝处逢生的人来说却是最有用的。

秦欢把妹妹推了出去,手中长剑一挥,打落了两枚毒针!

还有一枚,正入他的左肩!

秦双立刻扶住了自己的哥哥,眼里流露的伤心,后悔,和对那偷袭之人的厌恶。

“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秦欢的额头冒出了细汗,身体微微晃了两下,便伸手拔出那毒针来。

“怎么会没事?你哥中了我的九步穿肠散,如若想活命,就放我一条生路!”那人露出诡计得逞的笑容。

秦欢也忽然笑了,他看着那针,又看了看那人。

那人的脸色突然变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枚毒针此刻已经扎穿了那人的喉结,夺去了他的生命。

少女惊魂未定,看了看她哥哥的脸色:“哥……你有解药?”

秦欢拉着她走出去:“父亲考虑周全,早就备下了九步穿肠散的解药。”

少女脸上露出憧憬的笑容,然后慢慢黯淡下来:“你刚刚好凶啊,好可怕。”

秦欢微皱起眉头,偏头看向秦双:“怎么,吓到你了?”

秦双嘟起嘴,天真可爱:“是啊,我刚想要他拿出解药,你就杀了他。”

秦欢眼里露出了丝丝杀气:“他在你没出去之前就动了手。”

秦双知道哥哥是为了他,开心地拉住了秦欢的袖子:“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秦欢只是淡淡道:“嗯。”

秦欢说:“妹妹,你先回去,我要去见一个人。”

秦双问:“是谁?我不能见吗?”

秦欢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好像在忏悔,又像是在怀念。

秦双看不懂,但她知道,从小哥哥露出这种表情时,就是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对秦欢很重要的人。

秦双很想知道,她和那个人,到底谁对哥哥更重要。




未完待续(?)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也没有人知道还有没有后续,因为只是心血来潮。

而且,真正的灾难,期末考试,很快就要来临!

在江湖掀起血雨腥风。

(已弃疗,如果往后会有昊欢吧……所以不要脸打个tag)

评论(4)
热度(26)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