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脾气很温柔啦,欢迎勾搭ww

【西涯侠】用古龙的方式打开西涯侠(伪)之二

*并不完全按照剧情走,昊欢竹马设定,不喜慎

第二集

【侠骨开启】

天清日明,微风轻漾。

飞叔腆着肚子,有些行动不便,但他还是坚持走到了一个村子口。

木牌子上写着三个大字:“康家沟”。

飞叔眼框泛起了红色:“哎呀,终于到了……这下能实现我二十五年……迟了七年的誓言啊……”


当年在接过李易的时候,飞叔就知晓这孩子的悲惨命运了。

自己武功薄弱,他们家又结下了许多仇。他不能让孩子从小就接受仇恨,仇恨只会毁了一人。

他只好躲躲藏藏,来到这偏远的康家沟。

宁静,安详,远离血腥江湖的康家沟,一个孩子在这里成长起来,就是一个最正常的孩子,有最平凡的生活。

而李易,即使被飞叔带到这里,他身上背负的也绝不会是最平凡的生活。

飞叔心里有数,但孩子能多享受一会儿安宁生活是好事。他沉思许久,决定为孩子换个名字。

换一个有侠义气息的名字,像他的父亲,注定有他不平凡的一生。

名字只是个代号。但代号有千千万,自己的名字只能有一个。

所以代号有时会很重要,而名字,是非常重要。

名字改了,就会成为另一个人,有另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李,西,涯。


“你说李西涯?”一位老年妇女扎着头巾,扭头问飞叔,眼睛里有复杂的光。

飞叔结结巴巴地回答:“是……听说……二十五年前……”

那老妇女不耐烦地大声吼:“够了!去树林子找他吧!他肯定又在练功!”

飞叔有些尴尬地告了别,往小林子走去。


很快他就看到一个身着黛色布衫的年轻人,在使劲蹬腿上树。

“纵云梯!”

不出飞叔意料,少年狠狠摔在地上。

他低下头,拍了拍身上的灰。

然后站起来,继续往那棵树上蹬。

飞叔叹了口气,这孩子的侠骨还没有开,再怎么努力也收效甚微。

他走上前,决心要为这孩子接下来不平凡的路,开启一个入口。



【竹马情郎】

“进来吧。”

一人走进房间。

这不是一般的房间,布置精巧而不俗气,奢贵而不浮华,只有王公贵族,或者名门正派家的人物才住的起这间房。

因为平常人是不会知道这间房是谁开的,也不知道有谁何时来住这里。

不仅开它的人来路神秘,住它的人也不会轻易暴露身份。

此时在房间里的人,一身白衣如雪,面容清俊。

他端坐在那里喝茶,整个人的气质柔和却有张力,仿佛是一副泼墨山水画,侠气而飘逸。

“少主,此次侠考未开始便有匹黑马,据说取准考证时将教官打伤。”

“哦?”

白衣人的声音柔和却有力,带着年轻人的韧劲。

“可曾调查,是否能为我苍穹所用?”

原来白衣人就是江湖赫赫有名三大派之一,苍穹派的少主,岳昊。

江湖时代变化太快,年轻一代正在崛起。

岳昊年纪轻轻便以出众的实力夺得当年侠考状元,傲视群雄,不得不令人侧目。



“属下已经调查,此人名为韩欢”

“韩欢?”

岳昊皱起眉头,放下茶杯。

难道是他?

可是,他怎么会随意伤人?

多年之前,他天真乖巧,甜甜的笑和颊边的酒窝,拉着他奔向那一片花树林。

冒着被父亲发现的危险,和他一起看那扇子一般的粉色合欢花。

竹马绕床,兄弟情深,是谁把他们拆散了?

是命运吗?

岳昊闭了闭眼。

也罢,多少年过去了,他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谁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呢?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时间也会酝酿一个人的情感。

有的情感会变成水,平淡而无味。

有的情感就变成了酒,浓烈而迷醉。

属下看见少主脸上闭着眼,脸上流露了很少见的伤感,虽然只是一瞬间。

岳昊迅速恢复了意气风发的面孔,让属下觉得刚刚的脆弱只是幻觉。

岳昊道:“对他留意些。尽量多查些他的底细。”

属下道:“是。”

岳昊道:“我只是不愿底细不清的人进我苍穹。”

属下道:“属下明白。”


只是相同的一个字,就让他的酒奔涌而出。

韩欢,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样一个人。




未完待续(?)

写着玩,有时间就搞_(:з」∠)_

评论(8)
热度(41)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