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珂_是珂不是柯

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
爱客嘛都会资深潜水员
放心,我挖的坑都会填,躺坑底的

【爱客】白沙尔·阿明的航海故事(AU,小短篇一发完)

*又名《白沙尔·阿明的被掳心酸史》或者《拐个王子做老婆》(够了)

*AU,海盗爱X阿拉伯小王子白,灵感与形象来自于斗鱼直播两人的装扮

*突如其来的鸡血,请不要打脸,食用愉快2333

以下正文:

“带上来!”

刘浩理了理落到脸颊边上的麻花细辫,架起刀看着地上跪着的白袍人。

“你就是商船的头?碰到我们算你幸运,我们只要珠宝财物,不拿人命。”

跪着的那人一副阿拉伯人的装扮,白袍宽大却显得瘦弱。他抬头看他,眼睛里似乎燃烧着点点怒火。

“哦,原来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啊,不会是哪个王爵公子吧?”

刘浩弯腰掸开那人的白纱巾,拍了拍他的脸。长得倒是清秀,不像一般阿拉伯人商人那般富态粗犷。

“细皮嫩肉的,也不怕被海怪吃了。”

“……哼,我还不如被海怪吃了呢。”一直沉默的白袍青年开口,语气带着压抑的愤怒。

“啧啧,你说这话,就不怕被扔到海里?”

青年沉默扭过头,不理睬。刘浩看不到他的脸,掐住他的下巴扭了过来。

“我改主意了,你和珠宝留下,其他人可以走。”

刘浩满意地看着青年眸子里的怒火烧到微微下垂的眼角,以及因为善良而无可奈何的妥协。


“你叫什么名字?”

“……阿明”

“啊,真是好名字,Amin在你们语言里可是忠诚的仆人。”

阿明捶背的手顿了一下。

“你放心,你的全名你不说我不会逼你,你的腰刀我也不会没收,你要想杀我随时恭候。”

阿明握住腰刀刀柄的手又顿住。

他不没收自己的刀,是有自信自己杀不了他吗?

现在杀不了他,可总是有机会的!

阿明默默在海盗船上做起了杂工。刘浩不给他干重活,偶尔让他打打下手,或者直接忽略他。时间久了,竟然让阿明觉得自己受到冷落,感到一丝寂寞。

……

我一定是疯了。

我是人质啊。

我被绑架了啊。

阿明在炊房剁肉剁得震天响,刘浩从门口过,进来幽幽地说:“小心点,我可不想吃你手上的肉。”

阿明手执菜刀转身就砍下去,被刘浩握住手腕,上半身失重被按在了菜板上,箍着白巾的头环差点掉进生肉里。

“唔……放开我!”

“看来我还是对你太仁慈了……这是你想出的新招吗,诱惑我?”刘浩凑近了慢慢吐气。

“谁诱惑你了?!我是要砍你,砍你啊!”阿明不知是憋的还是怎么了,脸涨的通红。“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才知道吗?忘记我是做什么的了?”
是啊,他是海盗,十恶不赦的皮厚的海盗啊!

刘浩微笑,抬起下巴,用胡茬子在阿明的脸上蹭了蹭。

“你可是我的战利品,我无价的珍宝哦。”

阿明不知道手腕是什么时候重获自由的,想拿起菜刀把那人大卸八块时那人已经走了,还锁了炊房的门。

阿明把菜刀砸向铁门。

啊,这个混蛋,我不会做饭啊!饿死你们算了!



“老大!不好了!前方有龙卷风啊!”

“稳住!收杆降速!舵手呢,听我指挥!”

乌云黑压压一片,眼看甲板上被雨水浸润颜色渐深,阿明身上也落下丝丝凉意。他看着来回奔跑的人们,本该是幸灾乐祸的,可又想起自己也是在这船上,同样会丧命,也没什么可以高兴的。

也许真主可以保佑他。阿明抬头,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真主就在前面风暴的中心,散发着金光,对他微笑呢。

阿明扔掉了手里的扫帚,慢慢往船头走去。

“阿明!不要过去!”

什么人在喊他?阿明回头,没有人,只有东倒西歪的洁具和一堆堆生肉瓜果。

真主已经开始唱歌了,真好听。

阿明面对真主,双手合十慢慢往前走。

他不想再做俘虏了,他要追随真主!

刘浩看着阿明恍恍惚惚不停地往前走,心里从未有过的焦急。阿明能被他们截掳,明显是没有经验,现在百分百肯定中了塞壬那人鱼女妖的魔咒了。

该死,真他妈倒霉!他养他到现在,可不能白白让海妖夺去吃了!

刘浩三两步扑过去,把阿明按到在地。这下他双手没法捂耳朵,也听到了海妖的歌声。

于是他看见了海上漂浮着散发着金光的,穿着异域服装的,还对他抛媚眼的,阿明。

天哪!

刘浩大吼着闭上眼,双手死死捂住身下阿明的双耳。

阿明还在剧烈地挣扎,这歌声的魅惑性太厉害了,刘浩要不是紧紧夹着身下的人,恐怕也要和那几个手下一样跳船了。

刘浩咬着牙,从未碰到这等厉害的海妖,来不及射杀了。到如此地步难道真的要和传说中的英雄一样自毁双耳吗?

阿明,我是绝对不会伤你,只要我失去听觉,就能保护你了。

他用一只手环起来阿明的头,感到阿明狠狠咬住他的小臂。

呵,牙口还真不错。

刘浩另一只手抽出阿明的腰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耳朵扎下去。

没想到阿明用尽全力往后一撞,他被掀倒在地,腰刀脱手飞出好远。

“阿明!”

“你这混蛋,腰刀是我们男人的象征,不是给你自杀用的!”

刘浩看着阿明泛着红色的眼眶怔愣了一下,继而微笑着紧紧抱住了湿乎乎的白袍青年。

海妖太没品味了,还是怀里的这个好看。

狂风呼啸,雷电轰鸣,雨水倾盆冰冷刺骨。

“阿明,都是假的,你看到的都是海妖的幻象。”

只有怀里的温度,和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你就这么等死了?”

阿明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声音闷闷的。
“被你压死吗?那得等我把你喂胖点。”

刘浩心情挺愉悦的,想着和阿明死一起也挺划来。

“……你做饭挺好吃的,为什么要我做啊?”阿明没理睬刘浩的调侃,声音还是闷闷的。

“因为……”做饭是最轻松的活啊。一群常年海上漂泊的海盗,有得吃就是宝,特别好养,谁管好不好吃。“……我懒得做,有免费工不干白不干。”

“……你不是把我当俘虏吗?”

“是啊。”刘浩轻笑。反正没多少时间了,告诉他,也许他会相信。“我说过你是我的战利品,而你和那些珠宝一样夺人心神,我舍不得你。”

“……”

“阿明,你哭了?”

“没有,雨这么大,错觉而已……”

“你以为我是笨蛋吗?”刘浩哼哼两声。

“这是我问你的才对吧!”阿明抬头,刘浩发现,他眸子里盛满了无奈和温柔,原先的冷漠和抗拒已经消失了。

“阿明,最后的时刻了,能告诉我你的全名吗?”刘浩还是抱着他,轻轻地问。
“白沙尔·克里麦·阿明。”

“好名字,白沙尔,佳音的使者,我们一定会被庇佑的。”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还这么脏兮兮的。”

阿明的拳头握起来。仿佛下定了决心,他两指弯曲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奇怪的,嘹亮的口哨。

“你在干嘛?”刘浩奇怪,这么些日子以来从没看过他这么做过。

没想到阿明的脸红了红。

“只有这最后一个办法了。”

刘浩还想问,就听到一声响亮的鹰啸。一只雄鹰从天边飞来,仿佛一只长箭冲破了层层乌云,直接穿透了海妖。

一会儿乌云散去,海面恢复了平静。

“哇,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刘浩坐起来,阿明还靠在他怀里。

“……这是我们家族的神鹰,能在成年后救我一命。”阿明好像有点虚弱,声音轻轻的。“不过……必须在找到心上人之后,因为神鹰这次出现会庇佑两人一直幸福,否则就会带来诅咒。”

刘浩低头,因为白纱遮着,他只能看到阿明挺拔的鼻子,和被咬得通红的嘴唇。

“你是说……我是你的心上人?”刘浩拼命压抑声音里的激动兴奋。

“‘你做事一定要仔细观察,
因为人类的本源是恶毒的。
他们专门散播欺骗、讹诈的病菌,
所以你更不能随随便便地和他们在一起。’这是小时候大祭司对我唱的歌,所以,我一开始也认为你是讨厌的病菌。”

“那现在呢?”

“……我听到了你的心跳。”



“阿明嫂,这样会感冒的。”

“……”

“给你三秒钟,立刻跳下去。”

阿明湿哒哒的袍子贴在身上,正侧着身子靠在刘浩怀里,被刘浩两条长腿夹着显得虚弱无力。

从船上爬上来的小弟正好看到了会被挖眼睛的一幕。

一声鹰啸,小弟哗啦落水。

锐利的爪子落在刘浩的肩头,收起丰满鲜亮的羽翼,那神鹰低头看着刘浩怀里的阿明。

“咦,它这是,承认我了吗?”

“诶,我也不知道。”

阿明也看着神鹰,好歹也是家族神物,要不要这么快被收服了啊。

阿明又看向刘浩,这人容貌英俊五官深邃,桃花眼是能勾人心魄,他在第一天就知道了!后来的相处又进一步了解,这人身手不凡,喜怒无常却嫉恶如仇,手腕利落又潇洒不羁。

这个男人,简直天生的海盗!

身上被盖住了皮衣,耳边也想起刘浩温柔的声音:“这样真的会感冒的。”

那就赶快起来去换衣服啊,披什么湿衣服。阿明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他之前一直抓着刘浩的衣襟的手却没松开,喏喏地说冷,然后就晕过去了。

刘浩这才把他打横抱起来,白色的头巾落到了地上,能看到头发湿漉漉贴着额头,下面是清秀的眉眼和泛着淡红的脸。

刘浩一路小跑进了船上自己的房间。

还好房间里没怎么渗水。刘浩先把阿明放在竹椅上,先帮他把身上的黏湿湿的白袍脱了,里面的裤子也湿了大片。他先用干的毯子把他上半身裹住,去催手下烧热水。

阿明的脸更红了,他把自己额头抵上去试探,热的可怕。

啧啧,娇生惯养的王子,这就发起烧了。

不过既然是我的宝贝,可不会允许让你把自己烧坏。

用热水把人浑身的雨水擦干之后,刘浩拿出自己珍藏的酒,咬开瓶盖吐到一边,用海绵吸了开始往那人白皙的皮肤上擦。
酒香开始弥漫,而阿明的皮肤也透出晶亮的模样。

刘浩喉结滚动了下。

“哼,美酒佳肴,真像在吃大餐啊。”

艰难地擦完阿明的全身之后,刘浩也将自己清理干净,只穿了条白裤子就钻进被窝,抱着阿明睡过去了。

一直在房间里金属架子上的神鹰眨眨眼睛,也闭目养神起来。

“啊!!!”

第二天清早,震天撼地的叫声让舵手的手猛地一抖,偏离了本来就不固定的航线。神鹰哗啦啦从房间里飞出来,留了几片羽毛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刘浩半眯着眼转头:“叫啥呀明明,天刚亮。”

阿明拽着被子,惊恐地盯着身旁只穿着裤子的人。

“怎么你穿裤子,我没穿?”

“你想让我不穿也行,我这就脱。”

“你敢?!”

“呵,这世上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你现在知道害羞啦,昨晚……”

“!!!”

阿明一个抖机灵,立刻扑上去按住刘浩的嘴。

他们挨得特别近,呼吸自然地交融在了一起。两人的温度叠加,暖得令人融化。

“我……本来也是过着安逸的生活的王子,可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阿明缓和下来,靠在那人身上,感受强有力的心跳。

“也许,我被你俘虏,就是天意吧。皇室已经不需要我了,让我脱离那些禁锢,有自己的自由,去看更广阔的天地。”

“所以,”阿明微笑看着自己依靠的港湾,“你可要好好对我,保护好我,不然我这么珍贵,会被别人抢走的!”

“你放心,没有人能抢走我刘浩的所有物,一颗珠宝都不行。”刘浩把怀里人搂的更紧,闭眼感受他回应和温暖。

“更别说,是我最爱的那个呢。”

END

感谢太太们,补论文遁走了……

评论(26)
热度(57)

© 阿珂_是珂不是柯 | Powered by LOFTER